10、危险边缘-2

记忆到这里戛然而止。

我几乎是从睡梦中惊醒,记忆每次到了这里之后就像做梦一样彻底断掉,留在脑海里的只有一个模糊的人影。

而且我最近梦里的场景都是自己不断靠近木屋,看见木屋里的这个人影,却始终看不清这个人是谁。惊醒之后,恐惧却变得更加浓烈,好似危险此时就围绕在我周围。

而那一声阴森森的——菠萝还是蝴蝶?又在耳边响起来。

直到现在,我还没有弄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张子昂和我对了好几遍的过程,但是他总是皱着眉头,一直在说:“好几处都不对。”

但是哪里不对他又不说,其中最重要的一处是那个废弃建筑里欧文看到的那个符号,张子昂问我是否真的看见了那个符号,我铁定没有看错,那个符号真实存在,可是张子昂告诉我,他也去过那个废弃的建筑立面,却并没有看见我说的符号。

于是之后我和张子昂都有了一个推测,这样废弃的建筑基地很可能有两个,而且是两个一模一样的,一个有符号,一个没有。

更重要的是张子昂描述的他去找我的路线,和我做的路线是相反的,但是他却依旧到了那个废弃的建筑里,这原本就是不合理的,再加上我们在地下看到的地下监狱并不一样,这越发让我坚信这样的地方有两个,至于为什么我后来会出现在他曾经出现的这个基地,很可能和我在牢房里闻到的那个奇怪味道有关,我感觉自己只是晕乎乎地迷糊了一会儿,可是如果是很长时间,甚至我昏迷了很长时间呢?

更多的我根本来不及多想,因为这里面的谜团和蹊跷太多了,更重要的是,我为什么要去到那个地方,我能记起来见过肖从云的场景,也能记起来他和我说了什么额,自然也记得看过的那个笔记,但是这个笔记的存在我却并没有和张子昂提起来,我不是要瞒着他,而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因为他是活生生的人站在我的跟前,而这本笔记的这个人,我并不知道是什么人。

所以我用了更加委婉的方式问他:“你的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

张子昂忽然听见我追问他的名字,感觉他有些警觉,好似他的名字里有什么故事一样,之后他只是告诉我他虽然是在孤儿院中长大的,但是他从记事起就用这个名字,我问这个名字是谁帮他起的,张子昂说他也不清楚,我问是不是他亲生父亲留下来的名字,张子昂却说不是,他说好像是孤儿院里的一个人给他起的,但是那个人他不记得了,也没有印象,只是孤儿院的人是这样和他说的,因为他很小的时候也经常问起过这个问题,只是那时候年龄小,随着年岁的增长,这些记忆也逐渐地淡化了。

那么这个人是谁?

我听了之后莫名地打了个冷战,而且心里生出来一个非常大胆的念头,这个歌一张子昂起名字的人,会不会就是在地下监狱消失的那个张子昂?

可是他为什么要将自己的名字给别人,这个名字有什么特别之处?

有了这个念头之后,我于是特地搜索了关于张子昂这个名字,但是却并没有什么收获,都是一些没有关联的信息,我又到办公室的电脑里去进行了交叉搜索,却都是空白。

张子昂知道我这样做也并不恼火,他说他早就这样做过了,却什么都没有找到。但是他却好奇我为什么从那里回来之后就对他的名字感兴趣起来了,而我和他讲述的这些事,好像并没有什么事是和他又牵连的。

我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解释,更重要的是在何家庄骗了他之后,张子昂好像对我有了提防,而我怕我再撒谎骗他,会造成他对我的继续不信任。

所以这一次我选择了沉默,怀疑始终要比不信任好一些。

张子昂见我不开口,就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了,而我回来之后只感觉所有的心思都在张子昂身上,我想起他说的当时来到这里是因为他收到了一封信,而且事实证明这封信似乎是一个引他到这里来的由头,再之后就发生了连环凶案,我就被卷了进来。

这里最蹊跷的在于,这里面包含了张子昂的身世,那么他的身世和这个蝴蝶尸案有什么联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