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危险边缘-1

时间回到四十八小时之前。

“菠萝还是蝴蝶?”

这个声音在我耳边突兀地响起来,我不知道要选择的是什么,但是这两个词语无论是那一个都给我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隐隐中我只想到了菠萝尸和蝴蝶尸,难道这是死亡暗示?

我没有说话,而身旁的这个声音也没有继续,但是我感觉到了一股肃杀之气,好像死亡就在我的身边徘徊,让我的脊背升腾起来了一股莫名的寒意。

我试着转过头去看这个人,虽然我已经和他交过一次手,但是我却没有看见他的面庞,而这个人却给我一种异样的熟悉感觉,好似我在哪里见过他。

但很快我的脖子就被一个力量钳制住,他说:“别动。”

然后他就推着我要去一个地方,我无法挣脱,而且他牢牢地卡着我的脊椎骨,这里是脖颈最脆弱的地方,他只需要用力我的脖子就能当场折断。

我感觉在黑暗中行走了很久,之后来到了一个稍稍空旷的地方,但这里依旧是一片黑暗,之接着我感觉他钳制着我脖颈的力量没有了,只是很快的时间,我就感觉他已经消失在我的身旁。

顿时这里好像只有我一个人。

但接着我听见一个颤抖的声音:“你是谁?”

我刚想说出自己的名字,但是很快就觉得不对劲,这里面好像不只是他一个人,好像还有一个人,站在这个声音的旁边,我并没有看见任何东西,完全是凭感觉一样的,我于是迅速看向那边问:“谁在那里?”

没有回应,但是我听见一声剧烈的响声,然后伴随着身旁这个人的惨叫声,我感觉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溅了我一身,甚至连我的脸上都是,一股子血腥味顿时扑面而来,我一时间没稳住,往后退开了一些,刚刚还问我是谁的这个人,现在恐怕已经身首异处,而从他身上溅出来的血现在正在我的身上。

我虽然没有亲眼看到这一幕,但是却比亲眼看到更觉得恐怖,我一时间只感觉脑袋里一片空白,然后爬起来转身就跑,我也不知道自己跑到了什么地方,就只是一直在黑暗中奔跑,我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让我面对这样的杀人场面,而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被杀的又是什么人?

我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接着我好似看见了有光,于是我训着光走了过去,我发现自己还是在地下监狱里,而发出来光的地方正是其中一间牢房,我看见牢房里亮着一个手电筒,就摆在被褥里,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放着,我觉得奇怪于是走了进去,但是不知道怎么的,我总觉得怪怪的,这种怪异不知道来源于什么地方,而且在我进入到监狱里的时候,我再一次闻到了在孟广文家里的那股子奇怪气味,我感觉自己好像是眩晕了这么几秒钟,的时间,又或者是几分钟,总之就是迷迷糊糊地一阵,清醒过来的时候让我惊异的地方在于,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鞋子也换过了,我看见沾了血迹的衣服被我丢在床上,鞋也工整地放在床下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