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地下监狱-8

我找到老刘的尸体,是在最后一户人家里。

我确定在这之前尸体是不在这里的,至于为什么又出现在这里了,我只能说这个村子里还有我没有察觉到的人存在,如果不是这些人搬运了尸体,那么就无法解释为什么我明明检查过这里,却没有发现尸体。

尸体的死亡和蟾蜍尸明显不一样,而且尸体的确已经过了很长的时间,开始呈现出腐烂的痕迹,不过我却在他的身上找到了一张字条,笔迹上是何阳的笔迹,只见上面写着一句话——张子昂,来找我。

而上面画了一个大致的路线,我发现是在村子之外的一个地方,而且看样子出去很远的距离。既然是何阳的笔迹,又出现在老刘身上,那么是不是说何阳见过老刘,但是老刘为什么会死亡,却让我很是不解,何阳又为什么要把字条留在老刘身上,这让我一时间有些参不透。

看到何阳留下的字条,我感觉心里总算是有了个着落,虽然村子里的谜团依旧很多,但这个时候我更担心何阳的安危,我给老刘的尸体拍了几张照片之后,就按着何阳留下的路线前去找他。

这条路线是顺着水源的下游去的,到了水源消失的地方之后,继续一直往下,在按着路线的指引,再之后我就来到了上面的终点,而这个地方依旧是深山里,我见周围都是树林,并没有何阳的半点踪迹,我在周围一带都找了一遍,最后终于在树林里再一次发现了一个之前来山里时候见过的一模一样的木屋,当我走进木屋里的时候,何阳就在木屋里,他似乎处于昏迷状态,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我上前检查了他的呼吸,呼吸是正常的,他身上的衣服的确已经换过了,不是我们来的时候穿的那一身,这也能说明为什么我们会在地下监狱里找到他带血的衣服和鞋。

我试图喊醒他,但是发现他好像处于深度的昏迷之中,似乎是药物的作用,我看他的样子一时半会儿也醒不了,索性就在木屋里等着。

在过了一夜之后,何阳终于幽幽地醒转了过来,只不过在他刚刚醒来的时间里他并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这里是什么地方,看见我在一旁更是疑惑不已,问我怎么会在这里,我问他还记得昏迷前的最后场景是什么,他愣了好一会儿说他记得他在何家庄找什么东西,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也就是说他离开何家庄之后的事完全忘记了,我问他那他后来去了哪里他还记不记得了,他想了好一会儿摇头说:“好像我去了什么地方,但是究竟去了哪里,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就没有继续问下去了,我说:“樊队他们还在何家庄等我们,我们先回去再说。”

我本来是想再折回到村子里查明里面的原因的,但是现在何阳的状况并不稳定,我决定先带他离开,而我并不确定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所以打算原路返回。

但是何阳身上带着一份地图,我发现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距离何家庄已经很近了,也就是说这一路上,我从何家庄出发,在山里绕了一个大圈子,又到了何家庄附近。

我感觉这里面有些什么,但一时间又没有想清楚,就和何阳先循着路线下去了。

三天的时间,我们和调查队基本处于失联状态,回到何家庄的时候,高苏凡还在村里等我们,而樊队和杜成康已经回去了,说是崔刚来电又出了新的案件,樊队赶回去处理。

救援队已经进去过山里,但是却没有找到我们的踪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