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地下监狱-6

这么说的他们在我之前已经来到了这里,而且他们很显然在这里遇见了什么,接着只剩下了这个人在村子里死去,可是为什么这个手机又被藏在了这个房梁上,那么刚刚一直在拨打的这个号码又是怎么回事?

在这么多的疑惑和谜团之下,我于是拿着手机回拨了这个号码,在电话“嘟嘟嘟“地想了三次之后,电话就接通了。

接着我听见了电话那头一个非常急促的声音:“老刘,你在哪里,老刘?”

对面这个男人的声音非常急促,而且显示处在一种莫名的危险当中一样,我知道他能辨认老刘的声音,我于是问:“你是谁,我在村子里找到了这个手机。”

对面听见了之后沉默了那么一秒的时间,似乎是愣住了,但是接着他就和我说:“快离开那里,快离开村子!”

他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我听见他说的不清不楚,有这样一支队伍是真的,那么他们现在哪里?

我忽然意识到,他们的手机之所以有信号,或许是一个局域网,在这个深山里又没有信号覆盖,那么就是说,刚刚和我通话的这个人,离这个村子并不远,那么他还在哪里?

还有,他说的老刘是谁?是不是那个已经变成蟾蜍尸的男人?

我这样想着,另一个问题也随之而来,这么多户人家,为什么老刘的手机偏偏出现在了这户人家的房梁上?

这户人家是最靠近村口的,也就是说按照我进入村子的顺序,我先看到了停靠在路边的棺材,然后就是来到了这一家。但如果是从这支队伍的路线的话这里是他们进入村子里最远的一户人家,这里面有什么蹊跷?

我边想着,边将整个屋子再一次检查了一遍,却依旧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甚至是连一些很细微的细节也没有发现。

我感觉一定有什么留在这个屋子里,除了这个手机一定还有什么,可是会是什么,又在哪里?

正在我想着的时候,我手里的手机忽然又响了起来,我看向手机,是刚刚拨打来的那个号码,我在电话挂断之后回拨了好几个,可是对方却一直处于无法接通之中,现在电话又回拨回来,让我意识到,刚刚是不是到了信号被屏蔽的什么地方?

我接起来,却听见电话里传来了一个刺耳的声音,好像是什么机械发出来的,在这声尖利的声音之后,我听见的是有人急促奔跑的声音,却再没有任何人的回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