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地下监狱-6

我按下心里所有的疑虑回到了尸体旁边,我出去已经有了快四个小时,我离开尸体太久了。

重新回到屋子里的时候,有个诡异的细节让我惊了一下,就是这个蟾蜍尸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睁开了,我打开手电筒的时候正一动不动地看着我,虽然他的眼睛已经没有了焦距,但看见的时候还是让我心里莫名地惊了一下,我看向它的全身,竟然发现尸体与我离开时候并没有什么变化,这些遍布全身的黑色水泡好像已经完全停止了变化,稳定在了这个状态。

我感觉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好像发生了什么一样,但这种感觉又像是一种错觉,更重要的是我好像感觉有人来过这里,可是又找不到半点有人来过的踪迹。

之后的时间我睡了一会儿,说是睡其实并没有进入深度睡眠,在这种环境下也不可能谁的着,我勉强休息了一两个小时之后,天已经亮了,尸体一直维持在那样的状态,在白天的时候看起来,简直就是一直趴在地上的蟾蜍了。

我心里开始变得没底起来,一天已经过去,而我还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在早上,我外出探查线索的时候,在寂静的村子里听见了一个声音,是一阵音乐的声音,声音时有时无,最后我在一户人家里听见了这个声音,进去之后才发现是一个手机。而我听见的这个音乐声音,是手机的铃声,有一个陌生的电话一直在给这个手机打电话。

这个手机所在的地方是在屋子的房梁上,如果不是声音响起来在屋子里根本不可能看见,也就是说,这是有人故意放在这里的。

而我无法确认这个手机是我来过这里之后还是在我来之前出现在这里的,更重要的是,这个手机是有信号的,也就是说这个村子附近有一个加密的基站,否则不可能我的手机没有任何信号而这个手机会有信号。

不过从电量上,我感觉应该是我来过之后才出现的,因为整个手机的电量,竟然是满格的。

手机里面的通话记录除了这个一直打过来的电话都是空的,我又翻开了短信,只见上面有一条短信,也是刚刚打过来的这个号码发过来的,整条短信只有四个字——我找到了。

我再翻看其他的内容,在相册里看见了三张照片,第一张和我一样,拍的是这个屋子里的尸骸的样子,不过只拍了一张,第二张就是我见到的村子外面那口棺材。

我看到的照片是最后拍的照片最先看到,最后排的照片最后看到,所以这个顺序是没有问题的。

让我觉得奇怪的是第三张照片,也就是最早的这一张,这张照片是花的,好像是无意间拍下来的,但是我依旧判断出了上面的地点,这好像是我去过的那条水源,但是我取法确定是上游还是下游。

这是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因为从模糊的画面里,我能看见因为手机甩动而被拉长和模糊的画面里,似乎是有好几个人的,虽然看不清楚,但是这些人影遮蔽了水源。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就是,既然水源这里的照片是最先拍的,那么是否意味着,这个手机的主人,是从水源那一边过来的,而不是像我一样,是从村口这一边过来的,也就是说,这里来过一队人,但是这队人现在不知道在哪里,而他们是从水源那边的方向进入到了这里。

那么手机的主人是谁?

我马上想到了我看到的这个在村子里被我遇见的,刚刚才死去的蟾蜍尸,难道这个人就是这个队伍里的一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