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隐藏的网

陈饶只是看着我不说话,我又看了一遍,的确是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又看向他,谁知道他竟然又离开了,我原本以为他会对我做一些不利的事情的,可是没有。

这份档案既然是复印件,他也没有要拿回去的意思,就算是给我了。后来那两个出警的同事回来了,陈饶就像是没事一样,他之所以这么镇定,是料定了我不会把他的事说出来,也正是他这样的举动,让我感觉他身上有很多线索,只是现在还没有一个统一的方向。

果然第二天我就被释放了,是张子昂来接的我,我还没想明白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好像就是为了关我一晚上,可是为什么这样做,谁也不愿意说。

他们发现了那个自诩“蝴蝶”女人的尸体,张子昂说她身上的脊肉被取走了,而且证实我饭盒里的的确是猪肉,并不是奇怪的东西,于是新的问题就来了,她身上被取走的肉去了哪里?

我问张子昂:“凶手为什么杀她?”

好像我顺口问出来的问题反而难住了张子昂,张子昂说:“不知道,从现场来看找不到杀人的动机,如果作为单独的案件来看的话,属于一桩变态杀人案,但如果和整个案件联系起来,就有些难解了。”

我说:“似乎她的死因还是要从她为什么见我查起,我听说她是法医中心的助手,在她身上找到什么线索了吗?”

张子昂却怪异地看我一眼问我:“谁和你说的?”

我说:“庄羽青,她昨天来找过我,而且告诉我这个叫蝴蝶的女人是她的助手,她拿走了肖从云尸检的一些重要东西。”

张子昂怪异地看着我,他说:“法医中心并没有庄羽青这个人,而且……”

后面的话张子昂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了,他问我:“你说这个人来拘留室见了你?”

我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了,我说:“是的,她直接就来了,以至于我并没有怀疑她的身份。”

张子昂问我:“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没有说出来,瞒着我?”

我说:“你不也是没有说全,有什么瞒着我吗?”

张子昂意识到我在说什么,他说:“你还是介意这件事。”

我说:“如果是你,你会介意吗?”

张子昂说:“会。”

我就没说话了,张子昂也没有继续说下去,之后我们去了法医中心,在那里我看到了张子昂和我说的女尸,只见他的脊背上空空的一道看起来十分骇人。而我也证实了另一个问题,就是法医中心的确没有庄羽青这个人。

那她是如何畅通无阻进来警局的,难道又是陈饶?

我问张子昂:“你们查过陈饶这个人吗?”

张子昂知道这个人,他问我说:“他有什么问题吗?”

我说:“或许他和庄羽青有关,而且我怀疑他就是我们一直要找的藏在警局的那个人。”

张子昂问我:“你确定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