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被追捕的人-9

樊队看了我一眼,缓缓说:“我猜的。”

我惊异地看着樊队,樊队似乎知道我会是这样的表情,他说:“我刚刚和你说了,我很少凭直觉办案,但是这次就是直觉,没有任何证据。”

我不知道该怎么接樊队的话,我再次看向尸体,我说:“那么李浩宗的死亡是和邹林海有关,否则不会是一样的死法。”

樊队说:“可能有关,也可能无关,如果有关的话我们现在看见的尸体应该只剩下一堆焦炭和骨灰,但是如果说没有关系的话,两个人都是死于异常的火灾,你说是巧合吗?”

我听到“巧合”两个字的时候整个人都习惯性地绷紧了下,我说:“有时候巧合并不是巧合。”

樊队说:“但有时候巧合就是巧合。”

樊队说完看了我一眼,他走到尸体的另一边,他和我说:“虽然尸体没有被焚毁,但是我们却依然无法确定他的身份,或者是很难确定他的身份。也就是说,我们虽然得到了完整的尸体,却依旧无法找到有用的线索。”

我觉得今天的樊队有点奇怪,我问樊队:“这真的是你找我来这里的理由吗?”

樊队抬头看了我一下说:“怎么你觉得不是吗?”

我沉吟了下说:“我觉得不是。”

樊队直起身来,看着我问:“那你觉得我找你来是为什么?”

我说:“我不知道。”

樊队说:“既然不知道那么为什么又会说出刚刚的那番话来?”

我说:“可能就像你之前说的那样,就是直觉。”

樊队笑了起来,他说:“那说说你的直觉是什么。”

我说:“我感觉你找我来是为了别的事,但是我不知道是什么事。”

樊队听了有一两秒没有说话,接着他问我:“那你觉得会是谁杀了李浩宗?”

我们之前的调查对李浩宗这个人可以说是一点头绪都没有,而且比较公认的看法都是那个冒充李浩宗的男人杀了李浩宗,进而伪装成李浩宗。

樊队听了问我:“如果不是呢?”

我愣了一下说:“在我们掌握的线索和证据之中,就只有他又作案的动机。”

樊队说:“在还没有弄清楚凶手的目的之前就妄下论断是很致命的,这会让你看不到真正的方向,你觉得他是凶手,那么他为什么要杀了李浩宗?”

我说:“为了伪装成李浩宗。”

樊队说:“就像狼外婆的故事一样,狼吃了外婆后再伪装成外婆。它吃外婆是因为狼本来就吃人,而它之所以要伪装成外婆是因为还要吃外婆的外孙女。那么你刚刚说的可不可以把冒充李浩宗的这个人看成是狼,他杀李浩宗是为了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