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被追捕的人-5

张子昂看着我好一会儿,虽然他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我却感觉有些不一样,接着他问我:“为什么会是他?”

我说:“他和白崇他们一样是战友,而他是整个连环凶杀案中唯一死掉的这样的人,所以我认为这一起连环凶杀案其实都是在掩饰他的死亡。”

张子昂说:“推理太单薄了一些,没有足够的理由。”

我想了想说:“目前这是我在案件里发现的唯一不同的地方,如果连环凶杀不是为了掩饰肖从云的死亡,那么又会是谁?”

张子昂说:“肖从云的身份的确特殊,可是一旦你察觉了他身份上的联系,马上就会注意到他的特别,这对于整个案件来说太显眼了,在这样匪夷所思的案件里,这种明显的很容易就被大多人捕捉到的线索,很显然不会是真正的答案,于是我们进一步推测,凶手为什么要制造肖从云死亡的案件,以这样显眼的目标来吸引视线,想告诉我们什么?”

我说:“是和他的身份有联系的人?”

张子昂却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我,问我:“那么接下来呢?”

我说:“于是和他身份上有联系的,尤其是他的战友,全都是可疑的。”

张子昂听见我这样说问我:“我们刚刚见了石冰和白崇,那么他们是凶手或者嫌疑人吗?”

我发现问题绕了一圈竟然又绕回到之前的问题上去了,而且甚至张子昂已经说过了自己的见解,我稍稍有些讶异地看着张子昂,我问:“那么不是他们的话这就很难了。”

张子昂说:“很显然,这才是凶手的目的,把案件引向一个难度极大的方向,甚至是一个死胡同里,让思维陷入僵局,而且破案就像是走迷宫一样,你推理的越深,就越容易迷失在迷宫的深处,除非你想从头再来,但是就像迷宫一样,你一点进入迷宫里面,甚至连进来时候的路也忘记了,破案也如此,当你想回头再看的时候,发现线索和证据都已经没有了。”

我听张子昂的这些话里面有很强的画外音,我问:“你是说肖从云并不是真正凶手要杀的人,而只是用来误导我们的?”

张子昂点头说:“是的,目前我是这样认为的,从第一起死亡案件发生到你接触到肖从云的死亡,你的感觉是什么?”

我说:“很意外,尤其是他的死法,很怪异,虽然方明和邹林海的死亡已经很怪了,但是肖从云的死亡好像更加怪,更重要的是肖从云的死亡之中处处透着诡异的气息,总让我觉得不对劲。”

张子昂说:“最重要的一点应该是他的尸体是在方明家里被发现的,对不对,正是因为他尸体被发现的地方,才让他的死亡显得更加怪异。而且随着你对他身份的进一步了解,发现这个人身上谜团越来越多,于是你开始觉得这个人或许是整个案件的关键,找到他死亡的原因,或许就能找到连环凶案的关键,甚至是凶手。”

我说:“我的确是这样想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