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被追捕的人-2

我听见樊队主动提起我父亲,我说:“那你应该已经知道他见过我的事了。”

樊队说:“我知道。”再接下来的我就不知道要怎么问了,我自己也不知道樊队对这件事究竟掌握了多少,而且我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想问樊队:“我的亲生父亲,他是怎么死的?”

樊队听见我问起这个问题,他说:“何阳,从你到了腊尸案的现场,我就知道你总有一天会问起来这个问题,腊尸案是怎么发生的,现在我们也还在查。”

我说:“可是这是二十多年前的案子了,到现在依旧还没有任何结果吗?”

樊队摇头,他说:“当年的这个腊尸案,只有一个现场,而且你家里并不是第一现场,你的家人也很显然不是在那里被杀害的,那里只是摆放尸体的第二现场,而除了这个第二现场之外,我们根本没有找到任何有关的其他线索,也就是说,除了我们已经看见的挂在梁上的腊尸,就没有任何线索了,无论是从尸体上,还是从现场,都照不出来有用的或者是指向性的线索,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我点点头,但我还是不愿相信,我说:“怎么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来。”

樊队说:“其实我一直有一个猜测。”

我我问:“什么猜测?”

樊队看了一眼张子昂,然后说:“你应该已经在办公的电脑里看到菠萝事件了。”

樊队忽然无缘无故提起菠萝事件,我愣了一下,但还是点头说:“是的,案卷我都看过一遍了。”

樊队说:“菠萝事件是腊尸案之后大约三年发生的,你有没有觉得菠萝事件很蹊跷,好好的人头怎么会好端端地就出现在菠萝里了,是谁干的,这些人又是谁?”

我看着樊振,却依然抓不住他想说什么,樊队看着我,又看了一眼张子昂,他才说:“我怀疑,菠萝事件的死者,很可能参与了腊尸案,如果你想让一个案件永远成为一桩悬案,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和这个案件有关的所有东西都消失,而且为了不引起怀疑,所以两个案件的时间间隔有三年左右,这样腊尸案基本上已经被淡忘了,加上两个案件又没有什么关联,线索就一点点被抹除了。”

樊队是这样想的,但是樊队在说这些的时候却一直看着我,我却读懂了樊队看我的眼神,我说:“你并不相信这个猜测是不是?”

樊队问我:“怎么说?”

我说:“你说这个案件的时候一直看着我,就是在观察我的反应,因为你已经知道这个猜测里的很多漏洞,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和你的假设发生了冲突,你将两个案件联系起来的前提是消除和腊尸案有关的线索,可是杀人的人却将人头放在菠萝里面再嫁接到菠萝地里,他的这个动机,怎么看都是想让人发现不对的菠萝,发现这些死者,因为既然是在波罗地里,那么就意味着这些菠萝粒的人头迟早都会被发现,即便收割的时候没有发现,但是卖出去之后还是会被发现,而且还会引起很大的反应,这不符合消除线索隐藏案件的初衷,反而像是扩大案件,想让人知道死了人。”

樊队听了也没有什么反应,他说:“所以我才和你说这只是我个人的一个猜测,如果没有这个疑点,那么这就不是猜测而是事实了。”

我注意到樊队的措辞里有些不一样,我问他:“所以在有这样的疑点的情况下,你也还是认为这个猜测可能是对的?”

樊队说:“有时候看起来矛盾对立的事实,只是缺少一个中间可以连起来的环节,所以我现在既不能证明这个猜测是对的,但是也不能否认塔就是错的。”

樊队和我说这些像是意有所指,我仿佛听出来了什么,我说:“我知道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