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消失的七天-8

我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如何接过张子昂的话。

张子昂说:“我一直记得这个人,但也害怕这个人,我后来所有的噩梦都和他有关。”

我这才知道,即便看起来再坚强的人也会有脆弱的一面,在我看来,张子昂是如此完美的一个男人,有精致的五官,沉着的性子,行事干练果决,而且年轻,如果他不说,我并不知道勇敢如他也会有害怕的东西,我感觉,这是我第一次开始了解真正的张子昂。所以我问张子昂:“他是谁?”

张子昂说:“我不知道,他戴着一个银白色的面具,整张脸都被遮住了,我只知道是一个男人,听声音大约三十岁左右,我称他为银先生。”

我听见“银先生”三个字只感觉耳朵“嗡”地一下就失去了所有的听觉,好像整个人已经不再置身于病房中一样,脑海中更是一片空白,我只是听见我有些失神地说:“银先生?”

而后我很快就回过神来,我和张子昂说:“我也见过他。”

张子昂眼睛里闪烁出异样的光,他问我:“在哪里?这么多年我一直在追查这个人,但是自从在守林的屋子里见过之后,这个人就再没有出现过,这些年我一直在所有案件中追寻这个人的所有蛛丝马迹,但是都一无所获。”

我没有什么可以隐瞒张子昂的,我说:“是在一个怪异的山村里,在那里我看见了这个人,和你描述的一模一样,我和他有过一段交谈,而且他说你是上一个去到村子里的人,我还想问你,你去那个山村做什么?”

谁知道张子昂却皱了下眉头:“山村?”

我说:“这个山村没有名字,但是非常怪异,是王晓带我去的,而且他告诉我这个山村在所有的地图上都找不到。”

张子昂说:“我没有去过这样一个山村。”

这时候觉得奇怪的是我了,我说:“可是他为什么要问我上一个来的人是谁,我以为是王晓,但是他说是你。”

张子昂没有回答我,而是短暂地失神,不知道在想什么,我问他:“怎么了?”

张子昂回过神来说:“你和我都见过他,而且你提出了问题,他给了我答案,那么他是谁,最关键的地方在于,我追查了这么久,终于在这个案件里,找到了他的踪迹。”

我以为张子昂知晓山村里发生的一切,却没想到他并没有去过,我试着问:“那么王晓曾经和你们讲过关于这个山村的事吗?”

张子昂说:“王晓是一个很特殊的人,他在调查队,和一般的人不同。”

我不知道王晓的过往,也不知道他身上有什么秘密,就来了兴趣,我问:“他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