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隐秘的讯息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自己都有些心虚,因为每一个巧合之下都充满了精心的安排和算计,尤其是在这样一个案件里出现的巧合,那只能说不是巧合。

果然张子昂说:“越是巧合就越是充满了阴谋的气息,每一个巧合都是一个个精心的安排汇聚而成的,在这样一个案件中,巧合就是最大的破绽。”

我没有说话,张子昂则问我:“你能联系到你师傅不的?”

说实话师傅去了哪里我并不知道,但是我却总觉得我能再联系到他,这种感觉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是觉得虽然我没有师傅的踪迹,但是能找到他。

我把这个事和张子昂一说,张子昂问我:“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我说:“我不知道,但是你提到要找到我师傅的时候,我就觉得我能找到他。”

张子昂说:“或许从一开始白崇消失,就给你留了什么信息,又或者本身就是为了让你找到他。”

我听张子昂这样说,脑海里却回忆了最后师傅见面,然后他最后那句话在我耳边响了起来——肖从云是我杀的。

我不自觉地就将这句话给重复了出来:“肖从云是我杀的。”

张子昂听见我忽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顿时就看向了我问我:“你说什么?你杀了谁?”

我说:“不是我杀了谁,是我和师傅最后见面,他告诉我他杀了肖从云,但是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我一直不明白好端端的他为什么要和我说这句话,是为了骗我,还是为了掩饰什么,可是现在我却觉得都不是,或许这就是他留给我的讯息,因为他知道我会再找他。”

张子昂说:“也就是说,线索在肖从云身上?”

我说:“我不确定,或许是在肖从云尸体上,又或者是和肖从云相关,你能接触到肖从云的尸体吗?”

张子昂说:“肖从云的尸体已经转移到了法医中心的冷库,我们都有权限去查看。”

之后张子昂和我到了法医鉴定中心,肖从云的尸体被冷冻在冷库之中,打开之后还是熟悉的尸体,和我在方名家看到的差不多,因为案情暂时还不明朗,还没有对尸体进行进一步的尸检,更重要的是,这么长的时间,并没有肖从云的亲属前来认领尸体。

我说:“肖从云的身份似乎有些奇怪。”

张子昂说:“如果你联系到你师父的身份,就会觉得不奇怪了。”

张子昂无意间的一句话,忽然提醒了我,我才想到师傅已经四十多了但是并没有成家,而且除了他在本地有一所自己的房子,也从不见他和什么亲戚来往,我说:“你是说肖从云、我师傅还有甚至石冰还有一个共同点,都是一个人,甚至都没有亲戚?”

张子昂说:“就目前的调查来看,还有一个人也是这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