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盒子里的东西

樊队问我:“那么问题是,这个人是谁?”

被樊队这么一问,我却没有想法了,我也想不到还会是谁,而且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做了这些事却并没有被发现,甚至我桌子上的纸条,也是他给我的。

樊队见我沉默,于是和我说:“想不通的话暂时就不要想这个问题了,不如从简单的地方入手。”

我看了樊队一眼,说:“你是说从我师傅身上找寻答案?”

樊队说:“是你这样想的,我并没有这样说。”

说完樊队就笑吟吟地看着我,他刚刚分明就是这个意思,可是却又不承认,我也不和樊队争辩,就站了起来离开,我说:“我会找到线索的。”

我在回到自己座位上的时候脑海里却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既然师傅并不是凶手也不是警局里的那个人,那么他为什么又要给我张子昂的案卷,他和我说的那番话的立场也就改变了,那么最重要的问题是,他为什么表现出对张子昂的敌意,或者说他想告诉我什么?

我于是找到了短信里面那个陌生的号码,我回拨了过去,但是却没有接通,电话里面提示无法接通。我挂掉电话,当时师傅离开并没有说要去哪里找寻他,现在要找他简直就和大海捞针一样,而且找不到师傅,石冰也不可能有线索。

我想的入神,张子昂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我身旁我也不知道,还是猛地察觉到身旁站着一个人的时候才下了一跳,我看向他问:“你走路都不出声的吗?”

张子昂说:“我喊过你了,可是你不知道在想什么,根本没有听见。”

我这才尴尬地笑笑说:“原来是这样啊,刚刚失神了。”

张子昂也坐下来问我:“你在想关于白崇的踪迹。”

我奇怪地看了张子昂一眼:“你怎么知道的?”

张子昂说:“因为现在他是唯一的线索,找到他才能明白一些事,所以你在为白崇的踪迹而犯愁对不对。”

我问:“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张子昂摇头,他说:“如果要有人知道,也应该是你才对。”

我感觉张子昂好想知道什么一样,我问他:“你好像话里有话,你想说什么?”

张子昂说:“没什么,就是随便说说,我还找樊队有事,我先进去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