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步步深入

只听见师傅说:“和你关系非常好的那个张子昂,你有没有想过,他为什么对你会格外上心一些?”

我听见师傅无缘无故说起来这个,心上沉了一下,我说:“你想说什么?”

师傅说:“何阳,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恶魔,你心里的恶魔是什么,你知道吗?”

我不说话,但是我之前已经隐隐察觉到我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会让我随时失控的东西,但是我谁都还没有说,尤其是昨晚上之后,我这种感觉更加强烈了。

师傅见我不说话,于是笑了一声说:“看来你已经察觉到了,有些种在心里的种子一番发了芽,就再也不受控制了,你也是同样,何阳。”

在没有弄清楚他的目的之前,我不和他多说别的,我只是问他:“你究竟想说什么?”

师傅说:“那么张子昂心里的恶魔是什么,你知道吗何阳?”

我看着师傅,我觉得我的眼神锋利的像是一把刀刃,师傅明显也感觉到了,他于是从身后拿出来了一个卷宗递给我说:“这个你拿去看吧,这份卷宗,是你的权限调阅不到的,也是找不到的。”

我接过卷宗,师傅就起身离开了,我看着他离开的身影,问了一句:“你要去哪里?”

师傅说:“你最好不要和任何人说见过我,以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还有,你最好先看看卷宗里面的内容,或许会觉得我说的是对的。”

我于是站在原地就打开了卷宗,只见里面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案子的卷宗,就只是一个普通的盗窃案,而且撰写案卷的人正是张子昂,我通读了一遍,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整个案卷就是发生了盗窃案,然后张子昂和同事依循盗窃犯留下的线索追查到了盗窃犯,但是没想到盗窃犯狗急跳墙,朝他们开了枪,将和张子昂一起去追查的同事打死了,张子昂不得已开枪回击,射杀了盗窃犯。

整个案子就是这样,如果说有什么争议,恐怕就是张子昂射杀了盗窃犯的这个过程,不过按照案卷里写的,盗窃犯已经如此穷凶极恶,开枪射杀也是合情合理的,可是为什么师傅要拿这个给我看,难道他说的张子昂心里的恶魔,就是射杀的这个嫌烦和看着同伴的死亡带来的愧疚感?

似乎这个案卷被隐藏的意义也就出来了,难道是在射杀盗窃犯的过程中,有了什么不合规的地方?

我拿着这个卷宗思考了很久,最后才将它收了起来,然后回到警局,回到警局的时候樊队和张子昂他们都不在,似乎还没有回来,也没人留意到我的离开,我将卷宗放起来,后来张子昂他们就回来了,我不知道他们去干了什么,好像是樊队紧急召集他们去调查了什么,但是没有叫上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