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真真假假

我不知道这个人是谁,我也想不到这个人是谁。

所以一直到我回去之后,我感觉我都处于这个蝴蝶尸体的阴影之中,那个蝴蝶的模样,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张子昂知道我去了哪里,他应该早就见过这个尸体了,所以他看见我这个样子,问我说:“怎么了?”

这种感觉我说不出来,说不上来是恶心,也不是因为恐惧,我自己也弄不清楚是什么,所以我说:“就是觉得难受。”

张子昂就没有说什么了,只是倒了一杯水给我,我喝下去之后感觉稍稍好了一些,但是这种难受的感觉好像是从心里升腾起来的,挥之不去。

晚间的时候我做了一个噩梦,我梦见自己再次置身于这个蝴蝶女孩尸体的屋子里,但是只有我和他,尸体就悬挂在我的头顶,我和女孩空洞的眼睛对视着,忽然女孩的尸体就开始转动了起来,我好像看见尸体用皮拉扯开形成的翅膀煽动了两下,就像是活起来了一样。然后我看见尸体在空中打着转,头就从朝着门口的方向缓缓转到了朝向屋子里的方向。

我也跟着尸体的转动转过身,却在屋子的深处好像看见了有什么人站在那里,但是这个人完全隐没在黑暗中,我只看见他的一双脚,介于黑暗的有无之间。在看见这个人的出现之后,我心里的恐惧开始莫名地升腾了起来,我听见自己在梦里问了一声:“你是谁?”

在自己这样说出来的时候,脑海里却好像闪过一些这个人的面庞来,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但同时又有一种分外陌生的感觉。

而我并没有听见梦里的人回到我,倒是听见了另一个声音,这个声音从模糊到清晰,逐渐变成近在耳边的呼喊声:“何阳,醒一醒,何阳……”

我微微醒过来,是张子昂的声音,但是同时我也开始察觉到不对劲,我原本是谁在床上的,但是现在却不知道为什么睡在了沙发上,张子昂就在我旁边一边喊一边摇晃着我,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梦里的恐惧开始散去,我有些迷糊地问张子昂:“我怎么睡在沙发上?”

而且很快我就发现一个奇怪的地方,就是客厅的门开着,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打开了一个身子缝隙,我又说了一句:“门怎么也是开着的?”

张子昂用手摸了摸额头,我觉得他的动作有些反常,很快我就听见他说:“何阳,你是什么时候出来到客厅里睡在沙发上的?”

我从沙发上做起来,看了看时间,发现现在是凌晨两点二十多,距离我睡下去的时间已经有了四个来小时,我记得清清楚楚,我是回房间睡的。

我有些茫然地回答张子昂:“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张子昂说:“我听见你在客厅里喊叫,就被惊醒了过来,出来到客厅的时候发现你好像在梦魇,客厅的门是开着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