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疑团重重

酒吧里这个女人给我的那个信封里的白纸,和在沈童枕头下面发现的几乎一模一样,用烧碱液浸了之后上面就出现了字,但是却和上一张不一样,这张上面的是一个名字——林飞,正是那个在郊外废弃的仓库里被发现的死者,也是在我家发现的名字,他和段家铭,似乎都是邹林海留下来的什么线索,可是至今还找不到任何的关联,却又隐隐地和整个案件有着莫大的联系。

现在几乎是在同一个地方,这个女人又给了我这个名字,似乎是一个提示。可是在发现线索之后,樊队早就派人去查过了这个仓库,根本找不到其他的任何线索,现场也只有林飞尸体腐烂的痕迹,很显然,林飞也是死于乌头碱中毒。

一个名字同时出现了两次,邹林海将这个名字放在我家中,这个女人又再一次给出了这个名字,那么林飞是有什么特殊之处?

而林飞和这些正咋发生的死亡案件又有什么联系?

张子昂猜测沈童之所以会发疯,很可能是见到了李浩宗的死亡过程,而沈童口中一直重复的蝴蝶,可能就和李浩宗的死亡有关,张子昂还猜测说可能李浩宗的尸体也被做成了风筝尸,而沈童从头到尾目睹了风筝尸的制作,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多半凶手还威胁他要把他也做成那样。

可是这毕竟只是张子昂的猜测,根本找不到证据,在又出现了林飞这个名字之后,张子昂和我说:“我们再去一次这个仓库,或许会有什么发现。”

之前我们已经去过了李浩宗和方明家里,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不过也不是什么发现没有,我们发现了两个可疑的线索,第一是原本在李浩宗家里的黑色旅行箱不见了,第二则是我们在厉害总和方明家里,都发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闹钟,而我记得当晚去李浩宗家里出警的时候,他家里似乎并没有这个闹钟。

樊队听了我的描述问我记得准不准确,我觉得是不会差的,我说当时有个细节,就是这个假的李浩宗在和我们说时间的时候,很显然他家里是没有钟之类的东西,我记得他还找了下他的手机看时间,如果当时这个钟就在客厅的柜台上的话,他不可能做出找手机的动作,虽然我当时并没有很仔细地看到这个钟是否存在,但我认为基于上面的这些推断,这个钟应该是后面才放上去的,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方明家里和李浩宗家里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闹钟,李浩宗家里的这个钟是谁放上去的,目的是什么?

另外,李浩宗家里的这个黑色箱子去哪里了?

这个猜测让我有些不安起来,因为在这件事发生之后,我家门口也多了一个这样的箱子,现在我甚至都开始怀疑,这个箱子或许就是李浩宗家里的这一只。

一时间我感觉线索很多很杂,有种不知道要从哪里入手的感觉。所以我和张子昂先去了那个发现林飞尸体的废弃仓库,为了保险起见,张子昂还喊了杜成康和王晓和我们同行。

这个郊外的仓库在城市的最边缘,而且很显然这边已经废弃很久了,平时都甚少有人来的样子,我们找到这个仓库,里面就是一片废墟,在发现林飞尸体的地方,这里是一个封闭的密室,只有一扇门可以打开,其余的全是封闭的,林飞就是被关在这个里面死亡的,不过根据推断林飞在到这里的时候很可能就已经死亡了,最大都可能是被抛尸在这里的。

仓库里虽然凌乱,却也找不到别的什么有用的线索,我听见杜成康和张子昂说:“除了有林飞尸体腐烂的痕迹之外,和我们你之前来的时候一样,没有别的痕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