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另一种谋杀

我听了有些迷糊,问张子昂:“李强怎么了,你觉得他没有说实情?”

张子昂却摇头,他说:“我觉得我在哪里见过李强,但又想不起来,而且总觉得他在这个案件里的位置,很突兀。”

我有些没有明白张子昂的意思,问他说:“突兀?”

张子昂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解释,就是觉得很奇怪,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连李强也一起查一下。”

我看着张子昂,他不是那种想一出是一出的人,他既然这样说一定是察觉到了什么,于是我说:“这个我去找师傅让他帮忙。”

张子昂没回应,但是两三秒之后说:“不,我找王晓去查。”

我愣了一下,问张子昂:“怎么,你信不过我师傅吗?”

张子昂说:“在案件明了之前,先尽量让警局里的其他警员少介入进来,毕竟现在这个案件是保密的,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我点点头说:“明白,这个樊队也嘱咐过我。”

我和张子昂先去了李浩宗的家里,李浩宗的案件是崔刚和告诉反负责的,张子昂告诉我他们在李浩宗家里并没有找到有效的线索,凶手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包括李浩宗的死亡痕迹。

我和张子昂再找了一遍,也没有找到任何痕迹,甚至可以说是依旧没有半点线索。

我和张子昂说:“如果李浩宗已经死亡,那么他是怎么死亡的?”

张子昂说:“乌头碱。”

我说:“你觉得是巧合吗,为什么凶手不用其他的,偏偏用乌头碱,除非凶手最容易接触到的,就是乌头碱。”

张子昂说:“乌头碱的提取需要用到氯仿或者乙醚多次萃取才能提纯,氯仿是一级易制毒,乙醚是二级易制毒,都是严格管制产品,除非是通过专业人士才能拿到。”

我听了已经有了思路:“邹林海,他是医生,很容易接触到这些东西,或者拿到这些东西。”

张子昂说:“或者,乌头碱本身就是他提纯的。”

我说:“可这只是我们的猜测,没有证据,而且现在他们都已经死了,我们也没有找到任何提纯乌头碱的地方和痕迹,难道还有被我们忽略的地方?”

而且说到这里的时候,我还有一个疑问:“按照我们之前的猜测,既然方明是去运送李浩宗尸体的,那么说明他是不想死亡的,那么凶手是如何在短短的时间里制服他的,更加诡异的是,方明的乌头碱是通过口鼻进入身体的。”

张子昂说:“我们还缺少一个现场,一定还有一个现场,那么会是在哪里?”

正在我们毫无头绪的时候,我接到了一个电话,竟然是樊队直接打给我的,电话里樊队的声音很冷,他说:“何阳,李强昨晚上被杀了,你和张子昂现在到现场来,地址我已经发给你了。”

我惊了一下,只不过一天的时间,而且樊队亲自打电话给我,却不是张子昂,挂掉电话的时候我觉得有些反常,因为平时樊队都是直接通知张子昂,再由张子昂转告我,可现在却调换了过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