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蹊跷的细节

张子昂忽然问了这么一个突兀的问题,何远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他问张子昂:“怎么好端端地说起兰凤?”

张子昂问何远:“何阳,你想过一个问题没有,兰凤究竟是为什么潜伏在你家里的,还有她和你说的话是全部的实话吗,是否有所隐瞒?”

这正是我最近在怀疑和思考的问题,没想到张子昂从一开始就没有信过兰凤的话,接着张子昂又说:“昨天我知道你见过兰凤,你一定是又发现了什么所以才要私下去问他,我现在也不问你和她谈了什么,你只需要告诉我,你从她那里得到想要知道的答案了吗?”

我沉着脸摇了摇头,张子昂说:“那么我刚刚问的问题,现在应该就是你的问题了。”

我说:“我也是从昨天见过她之后,开始觉得她出现在我家里,不是因为表面上看到的原因,我觉得,她在隐藏什么,可是要隐藏的是什么?”

张子昂说:“往往欲盖弥彰,就是为了掩藏最本质的真相,有时候在案件中,有些线索是没有用的,却也是最有用的,因为这些线索对案件本身并没有帮助,它们的存在只是为了掩盖真正的案件存在,但是也是因为这些线索的存在,让你找到了欲盖弥彰的破绽,那么我们现在面对如此多的繁杂的线索,甚至可以说就像是一团乱麻,哪些是没用的线索,是用来干扰我们的,而什么才是凶手想要掩盖的真相?”

我深吸一口气,我也没有回答张子昂,因为我不知道答案,我也说不出答案。

我说:“回答问题的本身,你刚刚闻到兰凤,是否是发现这里发现的线索和兰凤有什么关联?”

张子昂说:“我在想一个问题,既然这里有过分尸的痕迹,那么就必定有抛尸的环节,可是从事发至今,却并没有被发现的分尸痕迹,也就是说无论是尸体最后被怎么处理了,都会有一个被发现的契机,可是现在却一点线索也没有,我就想到这个介入案件很深却好似又游离于案件之外的兰凤,那么她的存在是为什么呢,再想到她的职业,那么是否有这样一种可能,这里分尸后的尸体残骸,是由她处理的。”

这才是张子昂要说的,张子昂则继续说:“樊队应该给你看过一段视频,也就是我们来这里之前收到的一段视频,里面是你熟睡的场景,但是在你的窗帘后面,是有一个人一样的东西的,初步判断,这个可能不是人,而是一具尸体。”

当初我看到这段视频的时候也是这样想的,现在张子昂提出这个问题,我好似知道他要说什么了,我接过张子昂的话说:“也就是说,兰凤潜入我家里,其实是分批次将尸体的残骸一点点带回到我家里来,那么……”

这么一说,我忽然觉得好像有些线索忽然就豁然明朗了起来,我想到这点之后,猛地看着张子昂说:“那么邹林海在这个案件之中的角色,就不是我们之前查到的那样。如果真的是兰凤将尸体残骸带回到了我家里,而在我家看到的又是完整的尸体,兰凤是不具备拼接尸体的能力的,那么最有可能的人就是——邹林海!”

想通了这点之后,我开始有些焦躁起来,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焦躁,张子昂说:“他们将尸体在你家里重新拼接,并且藏在了什么地方,这没有专业的医疗处理,你不可能不会闻到尸体的气息和血腥气,所以基本可以肯定,邹林海和兰凤合谋了这件事。”

我提出另一个疑问:“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又有一个问题,这女孩一家三口为什么会遇害,又是谁杀了他们,是邹林海和兰凤?”

张子昂说:“目前还不能确定一家三口全都遇害了,毕竟在你家中只见到了一具尸体,还不能下论断。还有一件事就是,邹林海和兰凤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的动机是什么?”

我说:“或许后来邹林海隐藏了方明的尸检结果就是找到他们为什么这么做的原因,那么按照时间先后的顺序,邹林海是先在我家里拼接了尸体,之后才有了隐藏方明尸检结果的事件,最后他在藏尸库里自杀,造成他后来做这些事的直接原因,就是因为这一件事。”

张子昂说:“不,不对,我觉得在这之前还应该有一件事,是促成他为什么要拼接尸体的原因,这之前一定还有一个更直接,更合理的原因,因为你刚刚罗列出来的时间线,是不完整的。因为在这之前,他需要先具备一个更重要的先决条件。”

我一时间没有跟上张子昂的思路,我问:“什么重要的先决条件?”

张子昂说:“他为什么要得到你家的钥匙,此前我们想不通他是如何得到你家的钥匙的,现在基本可以肯定,是通过沈童拿到了你家里钥匙的拓印,那么问题就来了,是什么原因,促使他要拿到你家里的钥匙,然后做了后来的这些事?”

我不得不佩服张子昂,一下子就看到了问题最关键的地方,而我就没有看到这一层,张子昂说:“这个原因才是最真实的原因,甚至这个原因,也是这个女孩一家三口为什么会遇害的原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