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凶手的目的

不问不知道,一问还真是吓了一跳。

我说:“当时有某个瞬间,我感觉他好像在看我。”

樊队问我:“是什么样的眼神?”

我说:“我说不上来,就是很奇怪,感觉是有些害怕那种吧,但好像有感觉有点打量的意思,总之就是描述不清楚,很怪异。”

樊队又问:“他有这种眼神的时候,你们在干什么?”

我说:“他在给我们示范有人来过他家挪动水杯的场景。”

樊队听了就沉默了下来,接下来他就没说什么了,而是安排其他的队员将整个屋子都搜查一遍,看还有什么线索没有的。

大约是我刚刚和樊队说起了水杯的事,我就到客厅去看了那个水杯,却发现水杯被放在饮水机旁边的台子上,里面的水剩下一两口。

而我明明记得当晚“李浩宗”在给我们示范的时候,是装了半杯水放在茶几上了,如果说当时这个人就是凶手,那么他没有必要又将水喝掉一些放回到饮水机旁边的台子上。

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他是故意的,可是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后来初步证实行李箱里的尸体的确就是李浩宗,和方明的死亡几乎一模一样,也是口鼻里被滴入了提纯的乌头碱液导致的死亡,而且他的额头上,也有一个口红印记,虽然尸体已经腐烂,但依旧还能分辨。

再后来尸体就被运回去了,樊队和我说:“你反应很快,我会和你们头儿商量,就暂时由我调遣,直到这个案件查明真相。”

到了晚间的时候,我吃完饭回到家里不久,就有人来敲门,我从猫眼里一看竟然是樊队,他一个人过来的,我不知道他怎么找到我家的,总之就是很惊讶。

他进门之后和我说:“来的突然,不要吓到你。”

我也不知道他的来意,他说就是来找我谈谈,他觉得我对这个案件的一些想法很特别,想详细听听我是怎么看这个案件的。

我于是就把一些大致的想法都和樊队说了,樊队一直都在听,也没有打断。

我说完之后,樊队忽然问了我一个很奇怪的问题:“你是本地人吗?”

我摇头说不是,他又问我老家在哪里,问了家里有些什么人,我告诉樊队我一个人在这边定居,父母都在老家和家里的哥哥一起住,我这里因为离的远他们也甚少过来。

樊队听我说完,忽然就说起了白天我们没有说完的话题,他说:“你有没有想过,那天晚上杀害李浩宗的凶手,给你们演示的那个水杯被移动过的场景,或许说的不是李浩宗呢?”

我看着樊队,感觉到一丝不对劲,樊队说:“如果当时凶手说的不是李浩宗,那么他是在说给谁听,或者他是在暗示什么,你想过没有?”

我惊异地看着樊队,已经知道他要说什么,而且樊队这个推断是说得通的,毕竟当时凶手在演示这个场景的时候,用了那样怪异的眼神看我。

我这时候才明白晚间樊队来找我的目的,他是为了证实这个猜测来的。

樊队说:“在看到医院里的那一段监控之后,我就有一个猜测,如果凶手一开始的目标并不是那些遇害者呢,那么他的目标又会是谁?”

我看着樊队,说:“我?”

樊队说:“你也注意到了,单身,独居与人交往不多,长相俊朗,是两个受害人的共同特征,而这个特征,你也符合。”

说话间樊队扫了一眼客厅,他问我:“那么你有留意到家里有什么不同的地方没有?”

这个我还真没有留意,因为工作比较忙的缘故,我在家的时间并不多,所以也并不曾多留意家里的这些细节。

樊队问我:“你介意我在你家里转一转不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