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猫眼

那天晚上大约是凌晨两点左右,是我和我师傅值班,接到了一个报警的电话,是个年轻男人,说是有人想杀他。

我和师傅就出警了,结果到了这个男人的住处,发现只有这个男人一个人,也没有生命危险,他说是怕我们不出警所以才这样说的,说是家里出了怪事,好像有人在窥视他。

问他原因,他给我们看了他家的猫眼。他家的猫眼是反着装的,也就是从门外能看清楚客厅里的情形,师傅和我都试了试,的确能看的清清楚楚。

师傅问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说他也不知道,就是今晚正睡着忽然听见客厅里“嗡嗡嗡”地响,起来发现电视开着,也不知道怎么打开的,因为整个屋里就他一个人住,也没别人。

他说然后他就觉得好像门外有人在看他,就来看猫眼,结果发现猫眼像是蒙着什么,灰蒙蒙的根本看不清楚,于是就开了门来确认,门外倒是没有人,他就从门外的猫眼也看了看,结果惊出来一身冷汗,于是就报了警。

师傅听了好一会儿没出声,一时间也没有明确的解决办法,于是就在他家找了一圈确保除了他没有别人了,叮嘱他反锁好门,等明天我们再来帮他做个周边的调查,也让他明天去把客厅的锁和猫眼都换了。

随后我们就回来了。

谁知道到第二天早上还没轮班,就有人报案说发现了尸体,当时我们还没联想到和这个人有关,直到报案的清洁工说了发现的地址,师傅才抹了一把脸说:“恐怕是出事儿了。”

因为清洁工报案的地址,就是这个男人小区不远外。

师傅不敢独自处理这事,立刻给头儿去了电话,头儿让我们先去现场,他安排人手随后就到。

我和师傅去到的时候,只见几个清洁工围在一起,旁边有一个黑色的行李箱,师傅上前问怎么回事,其中一个清洁工说他们早上打扫街道清理垃圾,这边的垃圾桶里丢着一个行李箱,还挺重的,她觉得不对劲打开了一点就看见一张人脸看着她,把她吓得够呛,这才报了警。

师傅听了蹲下身子拉开了拉链,果真看见那个半夜报案的年轻男人赤着身子被塞在行李箱里,拉链拉开的地方正好看见一张惨白的脸,眼睛睁着看着你,像是故意这样放的尸体一样。

我当时只觉得全身都在发抖,我刚从警校毕业出来分到这个警局,还是第一次接触命案,师傅见我抖得厉害,也没说什么,只是说:“以后你会习惯的。”

再往后其余的人就都来了,我被安排了去打一些下手,没能有机会接触尸体的尸检和后续的取证,也不知道具体的事情进展。

后来还是师傅和我说,尸检出来的死亡时间,大概就是我们走后一个来小时,死因是吸入了大量的纯乌头碱,从鼻子和嘴巴吸入过量直接导致了死亡。

师傅说:“也就是说,当时凶手就在附近,或者就藏在某个地方,我们走后杀害了死者。”

我不知道乌头碱,师傅和我讲了乌头碱的致死,说是纯的乌头碱液只需要服用3-5毫克就能致人死亡,半粒胶囊的剂量都不要。

更重要的是初步判断杀人的凶手可能是个女人,如果不是女人那么就是个变态,因为在尸体的额头上有一个口红印,不过没有留下生物特征,好似是用保鲜膜涂了口红后隔着保鲜膜亲上去的。凶手在死者熟睡的时候将纯的乌头碱液通过嘴巴和鼻子滴入,甚至都没有和死者近距离接触。

也就是说凶手是精心策划过的,而且很专业。

我听了后心里都发怵,这是什么样的变态才会做出这样恐怖的事来。

我问师傅:“那凶手有线索了吗?”

师傅说:“还在排查,那个小区一带都没有监控,走访了附近的邻居都说并不常见这个年轻人,好像也没见有人进出他家,至于猫眼的事,就更没人知道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