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联姻(一更)

数年前,大齐与南昊两国和谈,由先帝和南昊现任的皇帝定下了两国联姻的事。

但是,联姻的事定下后,就再无下一步的进展,南昊一直都没有动静,看起来对两国联姻不太起劲。

今年的万寿节,南昊皇帝派了大皇子乌诃迦楼千里迢迢地来大齐为今上贺寿,于是,文武群臣不免旧事重提,已经为此讨论过一波了,大都觉得两国联姻是好事。

如今昊强齐弱,朝中都不免担心,南昊会北伐一统中原。

联姻虽不能让两国永保太平,却也能给大齐更多的时间。

这次乌诃迦楼亲自出使大齐,一些朝臣都揣测着这是否是南昊皇帝释放的一个信号。

可是,乌诃迦楼一行人抵达大齐后,谁都没有主动提联姻的事,渐渐地,就又有臣子担心南昊会不会要悔婚。

本来,两国联姻的事应该由皇帝向乌诃迦楼开口的,可是皇帝觉得不合适,觉得以他大齐天子的身份来提降尊纡贵,会下了他的脸面,因此,这才由皇太子顾南谨趁着今天的万寿宴开口提了这件事,也顺带的缓和了一下刚刚的尴尬。

高台上,随着沉默的蔓延,气氛愈发诡异。

大齐人皆是目露期待地看着皇帝身旁的白衣僧人。

乌诃迦楼是南昊大皇子,在南昊地位崇高,深受百姓的爱戴,必定会是未来的南昊皇帝,与大齐联姻最合适的对象当然是他。

迦楼对着顾南谨行了个单手的佛礼,淡淡道:“天下大同,大昊与大齐本是也一家。”

他这句话说得超然,轻描淡写就把这个话题揭过。

迦楼神色如常,温润如玉,而他身旁多摩等的昊人却是面色僵硬。

他们也听懂了顾南谨的语外之音,冷冷地瞪着他,眼神中透出几分轻蔑的意味。

区区大齐的公主还想妄想嫁给他们大皇子!

就算两国真的联姻,有的是大昊的宗亲来联,总不至于大齐还以为他们大昊会委屈了大皇子吧!

然而,迦楼没对联姻的事表态,他们也只能按捺着,一个个身形僵直,沉默不语,浑身上下自然而然就释放出一股冰冷的气息。

顾南谨看着他们的神情,心里咯噔一下,隐约觉得有点不妥:昊国的人对于联姻的事确实不上心……乌诃迦楼更是不接自己的话。

坐在不远处的楚千凰一直注意着这边的动静,唇角翘了翘。

想到梦中的未来,她眸底掠过一道嘲讽的光。太子方才这一句话倒也没说错,将来大齐可不正是要落入乌诃迦楼的手中。

楚千凰又朝坐在她前方的三公主安乐望去。

皇帝已经下旨赐婚,楚千尘马上要嫁去宸王府,就算安乐再喜欢她,她也不可能成为公主伴读。

安乐和亲南昊的事关乎两国,势在必行。

按照大齐的规矩的,公主远嫁,会由伴读送嫁。

她是安乐的伴读,就有机会随安乐去一趟昊国,找到机会救乌诃迦楼。

楚千凰又垂下了眸子,眸光灼灼,腰杆挺得笔直,那沉静的表情与周围那些谈笑风生的贵女迥然不同。

与此同时,擂台上的两人越打越激烈,清脆的刀刃交接声此起彼伏。

看台上的大部分观众全然没感觉皇帝这边的诡异气氛,一个个为着下方比试的这两人鼓劲,欢呼,呼喊声一阵比一阵高昂,亢奋。

顾南谨眸色幽深,用请示的目光朝皇帝看去。

皇帝慢慢地转着拇指上的玉扳指。

他当然也看出了昊国人的不甘愿,心里不太痛快,感觉昊国人这番心不甘、情不愿的态度打的就是他堂堂大齐天子的脸。

这些昊国人未免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皇帝沉默不语,额角隐约浮现一条条青筋。

见状,顾南谨也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再说下去就有些不妥当了,他只能按耐了下来。

就在这时,下方的这场比试也有了结果。

其中一个比试者被人从擂台上打了下去,狼狈地滚落在地。

只留下一个皮肤黝黑、深目隆鼻的异族人站在擂台中央,傲然地俯视着摔落在地的大齐男子。

礼部官员立刻就宣布了胜出者:“这一场由西裕族的撒尔拓获胜!”

这就意味着,接下来,撒尔拓将进入最后的决赛与苏慕白一决胜负。

“啪啪啪!”

西裕族的看台上响起了热烈的掌声,那些西裕族人全都神采飞扬地喊着“撒尔拓”的名字,一道道声音整齐划一地重叠在一起。

他们西裕族的第一勇士在武试中出头,对于他们而言,那也是一种无上的荣耀,全都觉得与有荣焉。

在万众期待中,苏慕白持剑再次登上了擂台,与上一场比试的优胜者撒尔拓四目相对。

苏慕白笑容清浅优雅,撒尔拓回了一个挑衅的冷笑,锐气逼人。

两人先对着高台上的皇帝行了礼,皇帝慢悠悠地打开了手里的折扇,若无其事地笑道:“以武会友,点到为止。”

“苏慕白,撒尔拓,今天无论你们两个人谁是最后的魁首,朕都大大有赏!”

他笑容随和,语气宽容大方,一副重在参与、胜负无谓的超然。

苏慕白和撒尔拓皆是应诺。

决赛立刻就开始了!

这一场不限时,何时分出胜负,就何时结束。

校场上几乎是一片肃静,鸦雀无声。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苏慕白与撒尔拓身上,撒尔拓率先拔出了手中的弯刀,银色的弯刀在阳光下寒光闪闪。

“得罪了!”

随着这三个字响起,撒尔拓往前踏出一大步,雷厉风行地劈下了第一刀,刀光凌厉如电。

苏慕白立刻拔出了剑鞘中的长剑,以剑身去挡。

“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