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8 苏家兄妹

王捕头又惊讶了一下:“您的意思,王学柱应该看得见走过来的苏王氏而躲起来?!”

“也不是绝对的,比如他当时慌神了,也不是没有可能。”宋宁想了想,又觉得怀疑的这个点,不大成立。

王学柱当时是强奸犯的话,他应该是慌乱的,就算他不是凶手,看到死人而这个死人还是自己喜欢的女子、且还是赤身裸体地躺着的,这样的冲击和慌乱,很少有人能保持冷静。

“当时周围第一时间来了多少人?”她接着问道。

“小人到的时候,周围都是人,后来问过苏王氏当时她一喊,周围来了哪些人,她报了了几个名字,一共是四位,三位妇人一个男人,是他隔房的叔叔,正要出去做工,路过这里。”

“后来小人问过这四个人,他们说法是一样的,看到了死者还有王学柱。”

宋宁问道:“他们描述的王学柱是什么样的?”

“裤子提着的,但腰带掉在地上了,他提着裤子坐在地上发抖。”王捕头道。

“那看来,在苏王氏喊完,人们赶到的时候王学柱已经提好裤子了。”宋宁道。

王捕头点头:“小人认为是这样的。”

“先去苏青娘家里。”宋宁要走,发现鲁苗苗还躺在地上,她不由踢了踢他,“干什么呢,睡着了?”

鲁苗苗坐起来,揉着后背:“好痛啊,这里石头泥巴的硌的我疼。”

他说完,大家一愣又都看向王捕头。

王捕头头发都竖起来了,传言宋大人一班人办案的能力很强,可没有说他们办案的过程阴森森啊。

“咋、咋滴?”

鲁青青问道:“尸格上了写了尸体前胸后背有青紫淤血,但没有细细描述,你当时看过吗?”

王捕头又怔了一下,摇头道:“因为是女子,当场没有验尸,回衙门后我也没有看,但按照老仵作这个人办事的习惯,如果有划破、出血的伤口,他应该会写上去,如果没有写应该就是没有。”

鲁青青看着宋宁,等她说话。

“作为新存的疑点吧。”宋宁看了一眼宋元时,宋元时正记在本子上,她问道,“你感觉怎么样?”

宋元时咳嗽了两声:“我没事。”

“你确定没事吗,我怎么看你脸色很红扑的。”她说着,摁住了宋元时去探他的额头,一摸上去就被烫着了,“我的天,你这温度可以煎蛋了。”

大家都围过来,轮流摸了一遍。

“是啊是啊,可以煎蛋了。”

宋元时无语:“也不至于挨个儿摸一遍,我真的没事!”

“不行,让青哥送你回客栈找大夫看病去。”宋宁道。

鲁青青点头:“走走走,我陪着你回去,你能不能走路?我来背着你吧。”

“我真没事,也没有那么虚弱。”宋元时苦笑,可还是将他记录的册子交给阑风,“那我先回去。”

宋宁叮嘱鲁青青:“赵大夫看一看,把药开好了,你亲自煎,别让人上手!”

“我晓得了,您放下心。”鲁青青扶着宋元时回客栈,鲁青青给钱打发客栈的伙计去请大夫来。

宋元时躺下来,就觉得自己撑不住了,昏昏沉沉的,鲁青青守着他。

大夫赶到,鲁青青引着进来:“我大哥骑马一路受了风寒,大夫您给瞧瞧。”

“行行。”大夫上前,宋元时就醒了,他望着鲁青青,“青青啊,我想喝白粥,你让伙计给我熬一碗粥!”

鲁青青点头:“先号脉,等送大夫走的时候,我顺道去,本来不还要抓药吗?”

宋元时坚持:“去吧,一句话的事。”

宋元时鲜少和他们开玩笑说废话的,他只有在宋宁面前才会开玩笑,鲁青青不敢反驳,应了是小跑着下楼去和伙计交代熬白粥,又匆匆上来,大夫正在写药方。

他愣了一下,挠着头问道:“元先生怎么样?”

“开一副柴胡汤,解表驱寒,今晚喝完出一身汗,明天烧就能褪。”大夫将药方给鲁青青,“小哥随我去抓药吧。”

鲁青青应是望着宋元时。

“辛苦你了,我接着睡会儿。”宋元时道。

鲁青青应是,将窗户关好被子掖好,关门出去。

宋元时迷迷糊糊睡过去。

……

宋宁随着赵捕头一起进了栗子村。

为什么叫栗子村的原因,是因为这个村子前后有不少的栗子树,秋冬的时候,家家户户舍不得吃口粮,就会打栗子回来吃,连着吃一个月,把口粮省出来续明年。

栗子村不富裕,但好在大家都不是佃户,田虽不多但都是自己的。

“村里一共有二百三十一户,日子过的还行。”王捕头一边介绍,一边领着大家往村里走,村长王石头被人从田里喊回来招待。

大家听京城有大人到村里来,顿时都赶过来看热闹,打量他们五个人的风貌。

一个个盯着赵熠,目不转睛。

“神仙吧?”有人惊叹道。

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

“不是不是!”鲁苗苗摇着头,“我不是神仙,我是鲁苗苗!”

众人呆呆地看着他。

宋宁加快了步子,将鲁苗苗甩在了身后。

王捕头对鲁苗苗的清奇是满脸的好奇。你要说这个人笨吧,可他说话和做人绝不笨的,可要说他聪明……可又确实不是很聪明的样子。

说不好,就……

不好说。

王捕头也跟着加快了步子,往苏青娘家去。

鲁苗苗留在村口和大家聊天。

苏青娘家在村中间,和案发现场的脚程确实有一刻钟左右。她家是三拖二没有院子的瓦房,门口散养着鸡,但没有鸡屎,收拾还挺干净的。

东边的竹篙上晾着男女老幼的衣服,以女人的衣服居多。

屋前屋后没有看到人,但门是开着的。

村长王石头在路上已经听王捕头说了宋宁他们一行人来村里是干什么的了,于是老远就冲着里面喊道:“苏力,在不在家?”

“四七他娘?”

侧面的屋里出来一位穿着桃花短褂,弯腰低头捧着湿漉漉头发睁不开眼的女孩子:“村长,我哥哥嫂嫂都去张村了,家里就我一个人呢,您有事不,等我洗完头行不行?”

是个姑娘的声音。

“你等会洗,先把头梳起来,有大人来了。”王石头呵道。

“啊?”小姑娘掀着头发抹了一把脸,发现门口站着一堆男人,她哎呀一声道,“等、等我一下!”

说着啪一下关了门。

“这小丫头太不懂事了。”王石头和宋宁他们解释,“是青娘的妹子,芸娘,还没及笄。小孩子,几位大人不要生气。”

宋宁摆手:“我们不请自来没什么可生气的。”

她进门内,站在堂屋打量。

不是富裕人家,但收拾的很干净,甚至于修补过的供案上,除了放着双亲牌位外还放着瓜果贡品和两束野花。

宋宁走街串巷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人家,虽也是穷的很,但穷的很讲究。

“对、对不起。”后面,洗头的苏芸娘不洗头了,把湿漉漉的头发绑成了麻花辫,羞赧拘谨地行礼,“拜见大人们!”

说着看着王石头。

宋宁打量她,十三四岁,身材发育的很不错,有些小的衣服裹得她前凸后翘。她容貌也不错,虽营养不佳有些蜡黄,但鹅蛋脸大眼睛,是个十足清秀水灵的小姑娘的。

宋宁扬眉,小声问王捕头:“苏青娘姐妹,谁比较漂亮?”

“她姐姐吧。”王捕头低声道,“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的漂亮。”

宋宁明白了。如果比苏芸娘还漂亮,那确实得十里八乡闻名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