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入墓

好书推荐:

“嗡~”</p>

叶鸣震慑技能乍发动,龙刑只觉自己的灵魂都瑟瑟发抖了。就像是自己站在暴怒状态下的老祖跟前,那种气息简直让人绝望。那是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颤抖。</p>

“不,除了老祖,没有人会让我的灵魂都感到颤抖!”龙刑强撑着没有被震慑技能压得趴下。</p>

他心中如此一想,神念一动,摇身变作一头金光灿灿的真龙。</p>

然而,他不变身倒还好点,一显真身之后,震慑技能对他的压制更大,他那长达六丈的真龙身躯,瞬间匍匐于地,所有的金鳞都在不断反复且无节奏的乱翻振响着。</p>

“叶鸣,叶鸣,他怎么会兽神宗老祖叶鸣的那种技能?不,不,不可能是兽神宗的老祖叶鸣,传言他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但是,同名同姓,又有同一种技能,不是同一个人,这些难不成真的只是巧合么?”</p>

龙刑虽然被震慑技能压得不能动弹,但神识还是挺清晰的,瞬息之间,就想到了很多。</p>

“呵,某家说的是大话么?”叶鸣走过来,抬起脚随意地踢在龙刑的身上,轻笑一声,道。</p>

“你,你,你以大欺小,堂堂兽神宗老祖,居然欺负我这么一个晚辈!”龙刑颤抖着抬起头来,恨恨地道。</p>

“兽神宗老祖?呵,你倒是看得起叶某!”叶鸣心头一惊,想不到龙刑也开始怀疑自己的真实身份了。</p>

不过,叶鸣也不多说,现在说得越多,那们就越有一种想要强行解释的意思。</p>

“下去吧!”叶鸣脚尖微微一用力,就将六丈大小的金色真龙踢下祭台。</p>

“哗~”</p>

祭台下,在龙刑被叶鸣一脚轰下,诸人都看直了。龙刑虽说还能与叶鸣聊上两句,但本质上是与凤九一样,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就被叶鸣给击败了。</p>

难不成,真龙飞凤,在叶鸣的手里,就是这么弱小么?</p>

“咳,那个骚年,上来,咱们说两句!”叶鸣不废吹灰之力,就取得了另一件灵宝的名额,干咳一声,朝那位具有大气运的少年说道。</p>

“呵呵!你这家伙阴险得很,我才不会上你的当呢!”少年虽然嘴上这般说,但身体形向祭台一纵,就飞了上来,与叶鸣隔着三丈而立。</p>

“骚年,你看那夔神鼓与夔雷锤原本就是一对相互助益的宝物,要不,咱们再次放对,谁赢谁就拿走两件宝物?”叶鸣诱惑少年说道。</p>

“咳咳,兽神大人,你这样就不对了噻,虽说你已夺舍重生,但也不要这么不要脸面嘛,怎么说,你当初也是星域的一方大佬啊。想不到您老人家居然为了一件灵宝连面子都不要了!”少年神识传音回道。</p>

“草,果然!老神棍的弟子的眼就是毒辣!”叶鸣见到少年都已看出自己的身份,在心中怒骂一声。如此看来,眼前这貌似无相公子的少年就是无相公子本尊了。</p>

“你看出来了?”叶鸣传音询问道。</p>

“对啊,师尊的无相镜已传给我了!我只须对你照照镜子,就能将您老的前世给照了出来!你也甭想再骗我了!”</p>

“好吧!要不,我用其他宝物与你小子换这件夔灵宝?”</p>

说实在,叶鸣还是有些舍不得让这两件灵宝就此分离。</p>

“行啊,只要兽神大人您老把震慑妖族那种绝技教与我,别说这件夔兽宝物,就算您老想要无相镜,晚辈也会双手奉上啊!”无相公子提出了一个交换条件。</p>

“那算了,就算我想教,你也没法学会,这东西就是天赋!要不然,你以为为何我兽神宗除了我一人之外,其他人都不会!”叶鸣摇了摇头,放弃了。</p>

不是他不想教,而是无法教啊。这是系统自带的技能,怎么教?</p>

“这样啊?那算了。嗯,对了,您老人家该不会想与晚辈抢先选择夔兽灵宝吧?”</p>

“你小子,果然深得老神棍的真传。罢了罢了,待灵宝出世之后,你先选,余下的是我的就是了!”叶鸣对于两件夔兽灵宝,倒不是很在意。</p>

拿了其中一件,也算是完成密侦司给自己下达的任务了吧!</p>

……</p>

比斗已结束,众人却不曾离去,依旧在夔兽茔坟周围,待夔神鼓及夔雷锤现世。</p>

然而,不知是不是巧合,在诸人比斗一结束,夔兽祭台之上,突然雷电阵阵,擂鼓声声,一道漆黑的破碎虚空就此凭空显现,两件从虚空深处,泛着阵阵紫芒的灵宝,往着虚空破碎处飞了出来。</p>

“咦?难不成,这两件灵宝真的已到了通灵的地步了?”叶鸣有些感觉到诧异。</p>

如果不是通灵,那么就是有人在暗中安排,要不然,不可能比斗才一结束,灵宝就现世了。</p>

“嘿嘿,晚辈就先选了哦?”无相公子见到两件灵宝出世,走上前去,在两件灵宝跟前细细看了又看,久久都不能做出决择。</p>

“前辈,要不,您老就让晚辈将这两件灵宝全都拿走了呗?”无相公子悻悻抬起头,厚着脸皮对叶鸣道。</p>

“前辈个屁,你既然都看穿了我的真实身份,应该也知道我的一切修为,都是从头开始,咱们其实是属于同辈。无相老哥,要不,咱们再斗一场,索性让胜者一并取了两年灵宝算了?”叶鸣白了无相公子一眼,又旧议重提。</p>

“呵,叶老弟你是觉得我傻还是你傻,既然我都知道你是大佬夺舍重生,我还会脑残去和你比?”</p>

无相公子轻笑一声,一把就将夔雷锤给握在手中,挥动几下,将其收入芥戒当中。</p>

而后,他纵身一跃,就飞下了祭台。</p>

“取了雷锤,难不成你小子还真想当雷神?”叶鸣朝无相公子吐槽了一句,也将夔神鼓收入芥戒中。</p>

“好了,散了散了!既然灵宝已有所属,咱们这一次,算是白来了!”西门楠见两件现世的灵宝已落入叶鸣与无相公子的手中,挥了挥手,就准备返程了。</p>

诸人听了她的话,也纷纷点头,表示认同。就算他们现在想强抢,也不可能了,毕竟之前是发过誓言的。</p>

而且,抢无相公子的东西,你简直是不想活了。至于叶鸣,你难道没有看到他虐凤九龙刑,就像是打死狗一样,比无相公子那种大气运的家伙还要来得更恐怖呢。</p>

然而,就在诸人准备闪场的时候,一阵兽禽共鸣声,从夔兽茔坟四周蓦然响起。伴随着兽禽鸣声落下,一股股漆黑的雾气,就已将夔神墓周围给全围住了。</p>

“什么情况?”见此,诸人大惊,纷纷取出法器,提防着望夔神墓外围的无数漆黑气息。</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