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我是你老祖

好书推荐:

惊退象雕二妖,叶鸣一行越过一条小小的河沟,来到祭台处。</p>

祭台由白玉雕缕而成,呈长条形状,四足。台身台侧,皆刻得有一头憨态可掬的夔兽图纹。</p>

此台甚大,宽约三丈,长约十丈,高近八丈。</p>

“祭台这么大,难道上古修炼者都是巨人不成?”叶鸣看着这个巨大的祭台,想起无尽星域的某些蛮族。</p>

如果不是巨人,那么弄了这么巨大的一个祭台,不方便使用。</p>

祭台之后,一个宽约百余丈,呈穹庐状的坟包高高隆起。坟上,草木萋萋。</p>

坟包之前,除了祭台,却是无碑。</p>

“这里,便是万界无一的夔首埋骨之处了!”看着巨大的坟包,叶鸣也是唏嘘不已。</p>

万界独一无二的存在,可以媲美龙凤等最高等阶妖族战力的存在,就是在这里安安静静的沉眠了不知多少岁月,待再次化卵重生。</p>

“噫,想不到居然有人比我等更先到达夔兽祭台!”当叶鸣心绪翻飞的时候,一声轻咦声,从河沟外侧传来。</p>

叶鸣诸人回头一看,见来人居然是一位身着大红花袍的翩翩美男子。</p>

“凤九!凤族当代家主的第九子!”叶鸣一旁的龙象听到来人声音后,急忙向叶鸣传音道。</p>

“比你小子如何?”</p>

“略强几分!”龙象倒也没有隐瞒,道出实情。它说话的时候,两只象眼抬起,一副讨好的模样。</p>

叶鸣看到他这副表情,哪里还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啊,分明就是从他那老爹那里得知了自己拥有可以让他血脉更进一步的源化神通,想让叶鸣也对自己施展施展。</p>

“小子,你都金丹境巅峰了,还不能化形么?”叶鸣不理会龙象,反而朝他问道。</p>

据叶鸣所知,龙象一族,只要到达了虚境修为,都可以化作人形的吧!这一族的血脉,也就比龙凤二族稍稍弱上一些而已。</p>

“咳咳,实不瞒大人,与我同一辈的龙象一族,很多修为比晚辈低的族人,只要不是老父的子嗣,都已然化形了!”龙象说道。</p>

叶鸣一怔。听这小子这么一说,好像有种隐隐将问题推到本座身上了啊!</p>

“你小子,是想将罪责全归咎于本座?怪我把你们的血脉混坏了?”叶鸣佯作面色一冷,传音与他道。</p>

源化这等秘辛,夜龙等人还是不要知道为好。</p>

“晚辈哪敢有这种想法啊!感激大人还来不及呢。老父曾对我们兄妹的血脉检测过,得到的结果是,我们兄妹的血脉,远比他的纯厚!他猜测,我们兄妹几人,想要化形,怎么也要等到元婴巅峰才可!”</p>

龙象连忙传音,解释着。他生怕叶鸣误解了自己的意思。这位大人,可是万万惹不起的存在。</p>

“哦!”叶鸣点点头,而后转过头来,将目光望向已跨过了小河沟来的那几人。</p>

叶鸣与龙象的神识交谈,也就是瞬息间的事情。</p>

为首的凤九公子,修为与龙象一般,也是一位金丹境巅峰的存在。</p>

凭借血脉上的优势,再加上重重神乎其神的灵技,想来秘境里的元婴妖兽,也奈何不了凤九一行。</p>

“我倒以为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呢,原来是鸿少啊!啧啧,不过,某家一直疑惑的是,鸿少都是金丹巅峰修为了,为何还不能化形呢?”</p>

凤九见到先于他们进入祭台处的势力居然是龙象一族的象鸿,脸上闪过一丝异色。</p>

他们一路过来,也受到了一头元婴境的妖兽阻挡,不过,却被凤九给轻易干掉了。</p>

“呵,九公子这是明知故问!”凤九一来就揭龙象的伤疤,龙象一笑置之。</p>

“哈哈,龙刑那厮,怎么还没到,不会是被秘境里的妖兽给干掉了吧!如果真是这样,那他们龙族可就要被我等嘲笑了啊!”凤九带着族人离叶鸣等三丈外,大笑一声说道。</p>

“嘿嘿,凤九你这厮都没被秘境里的土着妖兽干掉,本大爷怎么可能被干掉呢?”一声粗犷的话语,从河沟外传来。</p>

叶鸣诸人抬眼望去,见到一位满头金发,裸露着上身的大汉,孤身一人笑着到来。</p>

“龙刑,当代龙族翘楚!”龙象及时传音向叶鸣介绍起来。</p>

叶鸣面色不波,心中却暗暗惊奇。自己不在的这十余年,龙凤二族倒是出了不错的两位后生!叶鸣只需瞥上一眼,透过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龙凤威仪,就知道这二人的血脉极为纯正。</p>

“就是不知道其余几大圣族,后辈是不是也像凤九龙刑这二人这么惊艳!”叶鸣心中暗暗嘀咕,有些期待起来了。</p>

上一世,他的横空出世,使得妖族的几大圣族出现了极大的危机,叶鸣隐隐感觉,自己身死穿越,很可能就是妖族的这几大圣族干的好事。</p>

毕竟,叶鸣能够源化诸多灵兽灵植,让其血脉返溯本源,这等神技可是直接撬动了几大妖族的根基。</p>

虽然自己拥有源化技能这事情没人确切知晓,但只要想到与自己亲厚的龙象一族,区区十年时间内,就从平凡的一等妖族势力中脱颖而出,直接进入了一等妖族巅峰的势力,直追他们这几大圣族地位。</p>

再加上从叶鸣的兽神宗里,不断向各方大势力孵化出一头头,一只只拥有着上古血脉的灵兽,那么就算这几大妖族的掌舵者再笨,也可猜出事情本质的一二了。</p>

置身处地想想,如果自己是这些妖族圣族的掌舵者,也会设法将自己除掉的!</p>

“咦,龙刑,你龙族没人了,就你一人到来?”凤九见到龙刑孤身一人,出口讥讽道。</p>

龙族与凤族在妖族九圣当中,势力最为强大,向来都要争做妖族执耳人,不过斗了不知多少岁月,这两族谁也压不过谁。是故,只要他们有机会,总会不遗余力的去讥讽另外一族之人。</p>

“哼!我龙族岂会像你火鸡族这般,到哪里都成群结队,叽叽喳喳的?如果数量真的可及弥补质量上的差距,那么蚁族何不早就统领我妖族了?”龙刑生得五大三粗的,但嘴舌之伶俐,却不下于凤九。</p>

凤九一行,被他如此一怼,竟隐隐有些找不出话头来。</p>

“嘿嘿,这不是鸿少么?”见到凤九被自己的话语给咽住了,龙刑这才将目光投向叶鸣一行,他的目光直接忽略过叶鸣、银月及千面冥狐,朝着龙象一笑,打了个招呼。</p>

“刑少好!”龙象口吐人语,亦朝龙刑打了个招呼。</p>

龙刑不理会龙象回答,目光一下子凝在了夜龙身上。他从夜龙身上,感觉到了一股熟悉且令他本能厌恶的气息。</p>

不过,他心机倒也深沉,面上露着笑容,朝夜龙问道:“这位兄弟,气息不俗啊,不知是哪一家的?”</p>

龙刑厌恶夜龙的气息,同样的,夜龙也极其厌恶龙刑的气息。</p>

夜龙神色不波,淡淡回道:“哪一家?如果真要说,就是下面那一家的呗!”</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