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有点前途!

好书推荐:

幕阳辰,丹宗这十年以来的首席丹徒,这是他在入宗十个月取得的成就。他,丹道天赋强横无比,只学丹十个月,就能够炼制出三品巅峰的丹药。</p>

此人,可谓丹道中万中无一的天选之子。若非他入丹宗以来未满一年,早就被丹宗的宗主收为座下亲传弟子了。</p>

“凉了!”李老在丹场旁边,苦笑一声,摇了摇头。对于此次大比,他心若死灰,已准备回去收拾收拾,将济玉堂转让与丹宗了。</p>

“呵,烂泥扶不上墙!能来丹宗炼丹场炼丹,乃是一次珍贵至极的机遇,却在此呼呼大睡!”幕阳辰瞥了叶鸣一眼,冷笑一声。</p>

他在入场之时,便受到了宗门长老的招呼,要他在丹药之道上将叶鸣打得抬不起头,以报复叶鸣轻视丹宗之举。</p>

幕阳辰将自己扛来的丹炉放下,并从背后的那个比他的身躯还要大上许多的背包取来一张简易桌子,将其展开,又从包里取出灵药整齐摆放在桌上。</p>

接着,他引火温炉、试温,准备开始炼丹。一开始炼丹,幕阳辰脸上布满着严肃而又神圣的表情。</p>

不过,他好奇心下,忍不住又瞥了叶鸣一眼,见到叶鸣依旧没有醒过来的意思。</p>

“时辰尚早,冲击一下四品初级的地灵丹吧!如果半途不成,转炼三品丹药也足击败此人了!”幕阳辰将目光从叶鸣身上收回,如是想道。</p>

若是炼丹出四品初级的地灵丹,那么他就可凭此一举迈入四品丹师的行列,且可以凭借四品的丹药让叶鸣没有任何翻身的机会。他可不会认为叶鸣有能力炼制出四品的丹药!</p>

若是不成,则转炼其他的丹药,想来亦可压叶鸣一筹!</p>

打定主意,他又从包里取出几株等级较高的灵药,配制起地灵丹的丹方。</p>

丹场里,除了叶鸣之外,无论是从各地而来的闲散炼丹师,或是丹宗里的丹徒,谁都不敢轻视自己的对手。</p>

场内众人,一个个都紧张而又认真的开始炼丹起来。唯独叶鸣,兀自在呼呼大睡,与场内的景象格格不入。</p>

然而,这些丹师丹徒们却没有见到,就在他们专心致志,一心钻入炼制丹药的时候,叶鸣身前的那口古朴丹炉,已被炉下引来的玄火的余息烤得逐渐变得有些通红了,一道道玄妙的紫色纹路,也渐渐显现出来。</p>

“嗯?这口炼丹炉……”丹宗众长老,列座首席的老者,目光一直盯在叶鸣及其旁边的幕阳辰身上,自叶鸣的丹炉紫纹一现,他惊咦一声。</p>

“灵副宗主,怎么了?”老者左侧的一位老者,见到他惊诧神色,不禁有些疑惑地问道。</p>

“沐长老,那小子的那枚丹炉,乃是由天外神陨所铸,且刻有蕴丹阵纹!此鼎,应该有所来历!”灵逼宗主道。</p>

“哦?莫非,这小子并不是放弃了比赛,而是在蕴养丹炉?此子能够想到这些,怕是炼丹造诣并不比幕小子弱啊!”沐长老稍稍一想,如是分析着。</p>

“呵呵,丹道造诣如何,那小子还未出手,我等又如何能知,且看看再说!”灵副宗主轻笑一声,随后对着身后某处一招,一名丹徒模样的年轻人悄然走了过来。</p>

“师尊,有何嘱咐?”年轻人走到灵副宗主身后,行礼问道。</p>

“天明之前,将那小子的所有信息全都给为师送过来!”灵副宗主一指叶鸣,对此人吩咐道。</p>

语落,灵副宗主又将双目重新落下叶鸣身上。</p>

丹场内所有炼丹者,自他们开始炼丹,溢出神识波动之后,灵副宗主都能一看将他们的丹道造诣看得清清楚楚,唯独不能看破叶鸣。于是,他好奇心使然,想看看叶鸣能搞出什么动静来。</p>

“是,师尊!”年轻的丹宗弟子恭敬地回了一声,悄然折返而回。</p>

……</p>

丹场诸人,或用炉下引来的玄火余息,或用自己丹田里喂养的各种火焰来炼丹。一时间,场丹无数中颜色的火焰齐绽,绚丽无比。</p>

不多时,场内就弥漫起股股浓郁至极的药香。</p>

时间悄然流逝,转眼已过去了两个小时。速度快的炼丹师,已然开炉。</p>

“嗤~”有人炉盖一起,一股浓烟伴药焦味冲炉而起,满脸黯然摇了摇头,又从背包里翻出一大堆灵药。</p>

显然,他们第一次开炉,失败了,理想中的丹药变成了焦灰。能免顺利出炉,并非一件易事!</p>

有人炉盖一起,浓郁的药香扑面而来,丹师惊喜无比。显然,他的丹药成功出炉了。不过,他们也不敢大意,将丹丸取出后,又继续炼制品级更高的丹药,确保自己与丹宗的丹徒斗丹中有更大的胜算。</p>

“嗯,时间差不多了,这炉回血丹应该可以出炉了!”在叶鸣一旁的玉老,双目微闭,神识尽数落在丹炉内。</p>

然而,炉内药气弥漫,他的神识却探不清炉底下的丹丸凝聚程度,只任自己多年以来的经验,确定自己开炉的时间。</p>

丹炉若开启时间早了,丹药可能凝聚未完成,药效达不到。若开炉的时间晚了,丹药则可能毁于一旦,被炉内的高温焚成灰烬。</p>

所以,炼丹很多时候,都凭着一股直觉,都凭着一股气运。</p>

玉老睁开双眼,伸出手去,正准备将炉盖揭起。</p>

“成败在此一举了!”玉老用力一揭,一股药香从炉内砰然而出。</p>

“成了!”玉老口鼻一闻到这股药香,脸上洋溢出浓浓的喜色。待药气从炉内尽数飞出之后,炉底内安静地躲着三枚血色的丹丸。</p>

“回血丹,一品巅峰!一炉三子,成色中上!”细细看了丹炉底部的三枚丹药,玉老有说不出的兴奋。</p>

如果不出意外,此次自己又逃过一劫了!</p>

玉老两只手捧起丹炉炉耳,准备将炉内丹药倒出。就在此刻,与他比斗丹药的那位丹徒也是双眼睁开,一手掀开炉盖。</p>

呼~</p>

一股比起玉老揭盖时浓郁数倍的药香,从炉口溢散而来,钻入玉老的口鼻。顿时间,玉老面色惨白。</p>

“哈哈哈,老头,不好意思,此次你的灵药馆怕是保不住了!我这里出炉的是二品中级,轻身丹!”丹徒高傲地抬起头颅,看了玉老一眼,笑着说道。</p>

“哟,三枚回血丹,不错啊,老头!如果你不站在这小子的旁边,以这等一品巅峰的丹药,可谓有九成的把握能通过此次的大比!可惜了!”丹徒探过头来,向玉老炉内瞥了一眼,有些为他可惜。</p>

“唉!”玉老长长叹息一声,却不说些什么。</p>

一声叹息之后,玉老向来挺拔的身段,此刻看起来似乎有些佝偻了。</p>

“这,就是命吧!”又无奈地嘀咕一声,将丹炉放置不顾,一双老手往桌上还余下的灵药抓去,准备收拾东西走人。</p>

莫说对手炼制出来的是二品中级的丹药,哪怕是二品初级,也非玉老这等闲散丹师能够炼制出来。</p>

除了认输,又能如何?</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