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丹宗大比

好书推荐:

“叶小友,小心!”李老及玉老二人同时急呼。</p>

不过,他们就算是想要出手,在这么短的距离下,已是不可能的了。</p>

叶鸣感觉到后背有劲风横生,眉梢一挑,浑然不惊。似乎,他早就已盯防了黑汉及萧玉公子二人了。</p>

只见叶鸣脚下步伐一错,几道雷芒炸裂,他整个人已不知所踪。</p>

“嗯?”黑汉及萧玉见到叶鸣消失,不禁一怔。</p>

这人的步法,好玄妙!萧玉眼眸深处,露出一抹深深的贪婪之色。</p>

就在此刻,黑汉感觉到后背似有异样,想要转头往后看去。然而,他的头颅还未转动,叶鸣的拳头已然出现,不声不响,悄然轰在黑汉的后背心上。</p>

“啊!”黑汉只来得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就已如断线的风筝般,被叶鸣一拳高高轰起。一口老血,从黑汉嘴里狂洒而出,令得在场诸人纷纷避让。</p>

“这才是从别人背后攻击的正确姿势,你的那种阴招,动静太大了!”叶鸣现出身形,拍拍双手,一脸说教道。</p>

“轰!”</p>

终于,黑汉身形扑倒在地,一动不动,不知是死是活。</p>

“你,你……,你究竟是何人?”萧玉见到叶鸣风轻云淡的,就将黑汉给打得不知死活,也没了行前的嚣张跋扈,一脸警惕地看着叶鸣,问道。</p>

“傻哔!”叶鸣理都不理萧玉,又朝着他伸了个中指,顾自向着前方走去。</p>

萧玉见到叶鸣如此动作,面上露出一丝阴狠,却不敢当场发飙,只是在心中暗暗想道:“小子,且让你得意,待大比结束之后,我要让你知道萧家之人不可辱!”</p>

这场冲突,来得太快,结束得也太快,众人都还未反应过来,便已完结了。于是,有不少人望着扑倒在地上的黑汉指指点点,不知在说着些什么。</p>

“厉害!这名震西北的马老六,居然不敌叶小友一合,老夫服!”玉老见到叶鸣打趴了大汉,朝叶鸣的伸出大拇指,道。</p>

“李老,你这次可是傍上大腿了!”</p>

“呵呵,说真的,我也没想到叶老板这么能打!”李老呵呵一笑,心头却是震骇无比。</p>

“时辰到,请诸位宾朋上山!”就在此刻,一声如同梵音般的唱语,从四面八方嗡响而起。</p>

叶鸣两耳一动,寻到声音本源,抬头望向前方的丹霞山顶部,却见原本已沉暮的山顶上,一片红霞泛起。</p>

接着,红霞越生越多,眨眼间就将丹霞山方圆十余里范围内,照得火亮火亮的。原本只有一座堵在眼前的大山,忽然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道深不可见、宽约百丈的深涧。</p>

深涧对面,是一座火光冲天的活火山。火山周遭,云雾缭绕,无数青蔼聚散舒展,涧里流泉,叮当作响。雾蔼下,隐约可见数十楼阁飞翼,隐于山间各处。</p>

叶鸣所在的坝子与对面巨山之间,有一道火色的飞虹桥拱然而立,将两边连作一块。</p>

丹宗撤了护宗大阵,将丹霞山的原本山貌显露出来了。</p>

“这丹宗,倒是选了个易守难攻的好地方。那冲天的火光,应该是一簇玄火的光芒!看这阵势,这簇玄火怕已是长至大成阶段了!”</p>

叶鸣见到此等壮阔的景象,也为之一迷,与此同时,他双目一凝,望向冲天火光下方,在心头嘀咕道。</p>

“噫,好浓郁的灵气,就算比之无尽星域稍次一些的洞天福地,也不遑多让了!”叶鸣只是几个呼吸间,就发现有无数的灵气往从肌肤上的无数毛孔钻入。</p>

不过,叶鸣体内的源气值已被他吞食丹药填满,这些灵气在体内绕了一周之后,又重新从叶鸣的毛孔里溢出,归于天地。</p>

“走!”</p>

诸人见到丹宗已现,纷纷鱼贯上桥,往着对面的楼阁处走去。叶鸣回头一瞥,却见到先前倒扑在地不知死活的马老六,居然站起来,一脸阴毒地望向自己。</p>

“马馆长,这小子有几分本事,眼下丹宗已现,且莫与他计较,待上了丹场,我自有办法让他吃瘪!”萧玉走到马老六一旁,轻轻拍了下他的肩膀,劝慰道。</p>

“嗯,公子说的是。丹宗与萧家有着古老的渊源,玉公子一下说上几句,就可让那小贼在大比中落败!”马老六深以为然。</p>

虽然在坝子这边一眼望去,丹宗所在就是一座活火山,待过了火桥,叶鸣才见到对面大山之下,又有许多小山隐匿其中。</p>

在山道上走了多时,叶鸣等人来到一处名为炼丹场的阔地。阔地地面,皆是剔透的火色玉石板铺就。玉石下,一道道火红的脉落,规整地分布着。</p>

叶鸣稍稍观察一番,便知晓了玉石板下火红脉落的作用。原来,这些都是一条条引火道纹。</p>

“妙!居然想到引岩浆下的那簇玄火的余息,以来炼丹!如此一来,炼丹者,就算没有身怀玄火,但却能引玄火为己所用!这丹宗,能做出这等手段来,怕是也不简单!”</p>

叶鸣在心底暗暗分析着。</p>

明白了这些,叶鸣抬起眼睛,向着丹场高台扫去,只见那里已安危坐着数十位气色丰润的老者。</p>

叶鸣神识稍稍一动,就探清了这些老者的修为。修为最次者,也有虚境以上。为首者,更是一位突破了虚境的金丹境大能。</p>

“随便一个丹宗大比,就能如此多的虚境修炼者,怪不得连密侦司都敢不给面子呢!”叶鸣略作分析,就知晓了夜龙为何那么热衷于收拢宗门势力了。</p>

就在此刻,叶鸣心头一跳,感觉自己被一双锐利地眼睛盯住了。然而,叶鸣却佯作不觉,任那人在自己身上以神识扫来扫去。</p>

几息之后,那道神识才离开叶鸣身体周遭。</p>

“那为首的老头,神识的强度,不弱啊!”叶鸣在神识尽隐之时,瞥了一眼丹宗数十人中的居中座者。</p>

然而,就在叶鸣乍瞥之时,那老者的目光同一时间锁住叶鸣。</p>

“啧啧,这小子还真有意思!好久没遇到神识如此强大的后生了,他的神识强度,怕是比上老宗主也不遑多让吧!”老者低头,看了眼握在手心里的一枚正闪烁着光芒的剔透玉石,在心中啧啧道。</p>

叶鸣抬眼一看,却见那老者对自己微微一笑,不知是何意思!</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