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6章 谢谢你愿意喜欢这样的我 (大结局)

好书推荐:

“我妈。”</p>

“哈哈哈哈哈!许翩翩,这就是你看上的狗!他妈跟席家一样重要,你什么都不是!”</p>

许翩翩没说话。</p>

她只是死死盯着进来的男生看,仔细观察,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尽管是一个人,一张脸,但进门的男生透露出的气场,跟……</p>

跟席北歌完全不一样。</p>

“席放,你签了那份文件,直接带翩翩走,不要管我。你从小到大,妈妈没怎么照顾过你,妈妈不需要你做两难的选择。妈妈余生最大的愿望,就是你跟翩翩好好的,你带翩翩走!”</p>

“席妈妈,我没事。”纵然对未知感到恐惧,但恐惧到极点,许翩翩反而淡定了下来,“我想跟席放在一起。”</p>

“他不会丢下我的。”</p>

“我知道。”</p>

签完文件,破旧桌子旁的男生将签名给傅子珩看了一眼,看向席妈妈:“放人。”</p>

傅子珩也不恼,似乎笃定席放走不掉般,令保镖给席妈妈松绑,放他们母子出了仓库。</p>

“席放,你怎么能把翩翩丢那!”</p>

“她要跟你度过余生,妈妈从没为你做过什么,你怎么能……”</p>

面色冷静的男生拉开车子后门,将席妈妈推进去,说道:“我们肯定会一起离开。如果我跟翩翩出事,车锁会打开,妈你出了这辆车,就会立刻有人过来接你。”</p>

“席放!你不能这样!妈妈不能把你跟翩翩留给傅子珩那个变态!他疯了!”</p>

“席璋抛弃了他们母子,他现在精神紊乱了,随时能对你们做出人畜不如的事来!”</p>

“妈,三年未见,你也有白发了,不过还跟以前一样漂亮。”</p>

“什么三年,小放,儿子!你开门,开门……”</p>

上官宛不过恍了下神,反应席放的话,就被反锁进了车里。任她在里面,怎么拍窗户,返回仓库的男生背影都不带犹豫。</p>

他走回去,傅子珩已经检查了文件,确认无误,手里还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刀子。</p>

“回来了?”</p>

“席放,你刚刚要是开车走了,她被碎了失,许家也不会让你好过。”</p>

“说吧,怎么才能放人。”</p>

“求我!求我放了她!不然我现在就让保镖,一根根剁了她十根手指跟你看!”</p>

“求你。”</p>

“大点声!”</p>

“求你。”</p>

“把她小指剁了!”</p>

“傅子珩!”</p>

“你心疼?”傅子珩玩着刀子,狞笑道,“心疼到愿意替她吗?”</p>

“让保镖把她身边的刀子扔了,我随你处置。”</p>

“哈哈哈哈哈!”傅子珩笑的前仰后合,而后面色狠厉,“你当我傻?”</p>

“席放,你现在是不是很想制住我,救她?”</p>

“听好了,我被挟持住,许翩翩立刻就是具尸体!席放,你也尝一尝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吧!”</p>

许翩翩身边有两名持刀的保镖,他身边亦然。</p>

“伸手,放桌子上!快点!我不爽了断手的就是许翩翩!”</p>

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抬起,落到桌面上,傅子珩眼里露出了凶残的光。</p>

他手起,刀落。</p>

仓库里响起了凄厉的尖叫——</p>

“啊——”</p>

“席放!”</p>

傅子珩的保镖被分散了太多注意力,断掉的手指,刺耳的尖叫,短短几秒,他们再回神,傅子珩已经被刀刃逼着脖子,快成为吓尿的死人了。</p>

“席放!”</p>

“你别动我!”</p>

“你敢动我,许翩翩会跟着陪葬!”</p>

“你放了我,我就让你们离开!”</p>

“放人。”淡淡的男声在空旷的仓库里响起。</p>

保镖一动不动,等指令。</p>

“一群蠢货!”傅子珩怒斥,抖着身体命令道,“给许翩翩解开绳子,放她走!”</p>

“我死了,你们连钱都拿不到!”</p>

许翩翩被松开后,双腿发软,立刻跑到了席放身边。他看着傅子珩身前淋漓的血,以及那截断指,抖着手拿起那段手指,跟席放一起出门。</p>

“别哭。”</p>

“我没事。”</p>

“车钥匙在哪儿?”许翩翩拼命令自己冷静,现在去医院,可以将手指接回来。</p>

“上衣右边。”</p>

许翩翩拿到钥匙,立刻跑去开门,生怕耽误半分。</p>

席妈妈出来后,傅子珩百般已然在跟席放求饶了——</p>

“做人要守诚信,席放,我放了许翩翩,你也该立刻放了我。”</p>

“求我。”</p>

“求你。”</p>

“呵。”</p>

轻轻的一声笑后,刀刃逼近傅子珩的脖子,“叫爸爸的那种求。”</p>

“爸爸。”</p>

“席放,放了我,我分你三分股份!”</p>

“你别做卑鄙小人!”</p>

“对善良的人卑鄙叫卑鄙,对卑鄙的人善良叫傻逼。”席放这话刚落,傅子珩立刻挣扎起来。</p>

只不过,他刚逃开,大票的人便团团围来,将他擒住制服了。</p>

“席放你这个龟孙子,你带了人!”</p>

“我不会放过你!”</p>

“你已经签字了,席家是我的!”</p>

“席放你个死残废!”</p>

“我们去医院,”司机已经发动了车子,许翩翩跟席妈妈过来,催促席放,“现在立刻去医院。”</p>

……</p>

手指接好了,接下来便是住院观察,任它慢慢恢复。</p>

住院部病房里,席放坐在床上,许翩翩送走了席妈妈去处理傅子珩母子的事,将门关好,折了回来。</p>

不知道双重人格,许翩翩单纯地认为席放性格变了。</p>

但了解以后,便能清晰辨别出他跟席北歌,是谁在支配这具身体。</p>

席北歌目光冰冷,强势,极具占有欲。气场不可一世。</p>

席放则是温柔的,专注,又纵容。笑里无可奈何,但又包容着她。</p>

“席放。”</p>

许翩翩顿在病房中央,不再动了,与他对视上,抑制不住的委屈涌了上来。</p>

“翩翩。”</p>

温宠的声线,音容笑貌,似乎和他们当初认识时重合了。她喜欢的,怀念的,翩翩少年的样子,再度回来了。</p>

“你魂淡!”</p>

气愤地骂了一声,许翩翩立刻扑向了病床。</p>

席放将她拥在怀里,回应:“嗯,我混蛋。”</p>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在等你,你知不知道……”</p>

温热的唇吻上来,病房里瞬间禁了声。</p>

“我知道,”右手紧紧将她抱在怀里,席放说道:“谢谢你愿意喜欢这样的我。”</p>

“愿意一直喜欢我。”</p>

……</p>

经过半年时间,席放手指恢复如初,许翩翩过上了貌美如花看他赚钱养家的生活。只不过,席放法定婚龄一到,她被睡惨了就算了,还受到了席放跟席北歌的双重逼婚。</p>

一个动之以情,</p>

一个晓之以理,</p>

……加身体力行。</p>

临近毕业,许翩翩既忙碌又烦躁,熬不过去,只能去领证了。</p>

“你今天公司的事很忙吗?”</p>

“下午有会,晚上能照常陪你吃饭。”</p>

“那我们现在就出门吧,在你上班前去领个证。”</p>

“……你说什么???”</p>

于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她跟席放扯好证,出了民政局,席放拿着一对小本本开心的成了二百斤的孩子,在车里就拍了照片。</p>

她将照片传给他,他直接厚颜无耻地休了婚假,两人开车回家了。</p>

只不过,路上驾驶位的人还开着车,她百无聊赖地刷开朋友圈,第一条就是一对熟悉的红色结婚证——</p>

【席太太,你好。】</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