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拜见公婆

而此时的皇宫中,皇上将自己儿子和小女儿都给请到了皇后娘娘的凤栖宫。正在准备着家宴好好的一家团聚一番。</p>

太子殿下带的亲眷当然是已经成为太子妃娘娘的沈千雪。只是两人成婚的时候没有过多的排场,也很低调所有很少有人知道而已。</p>

太子殿下答应沈千雪说是等他将来等上皇位的时候,一定会在举行一次大婚让天下人都来为她们两人祝福。这才让沈千雪的心好受了一点。</p>

二皇子带来的人当然不是沈千碧,毕竟沈家的女儿身上担着的只是一个预言而已。若是沈千碧也有她二姐姐的能耐,那秦眠早早就会被扔回西域国了。</p>

四皇子从小就没有了母亲,一直是一个人生活。所以身边也只是带了一个跟随着她长大的侍女而已。就是这个侍女看在敏妃娘娘的眼里,确实多了千回百转的主意。</p>

小公主一如既往的活泼开朗,众人都行礼入了席。她还在宫殿门口望着过道上空空荡荡的过道,吐了吐舌头额:“三哥,三嫂还真的是恩爱的很,不会今天也爽约吧!”</p>

敏妃到时听到出自己女儿将“恩爱”两个字咬的很重的样子。就知道自己的女儿对她这个做娘亲的开始不满了。其实按照人间孩子的年龄,明年也是小公主及笄时候了。</p>

叹了口气站了起来把自己的女儿拉了会自己的作为,有些谄媚的对自己的女儿笑了笑。</p>

“母妃,你这笑我怎么感觉有点毛骨悚然的样子。”她双手环胸忙不迭的后退了一点说:“你是不是在打什么主意的,我可是给你说了。我的终身大事,没经过我的允许你们都不能给我做主。这可是外公和外婆的意见的。”</p>

五皇子江川笑呵呵,一直在和自己娘亲说着悄悄话好像是这边的事情。与他们娘俩无关是的。</p>

就在所有人猜测这对方心意的时候,外面传来曹公公的声音:“三王爷和三王妃到!”</p>

皇上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就是感觉哪里不对劲。曹公公什么时候说话也有颤音了,可就在她想问清楚的时候。就看到两个身影逆着光走了进来,逼得众人闭上了眼睛。等两人身上的气息收敛起来之后,众人才看到如天人一般的两人出现在大厅之中。</p>

沈千凤和江奇刚刚要行礼,就见两个七八岁的小女孩从他们的身后跑了出来。只是感觉皇上锐利的眼神的时候,还是停住了往里面冲的势头停了下来。</p>

乖乖的和沈千凤于江奇跪了下来,同两人一起出声:“民女参见皇上皇后和各位皇子!”</p>

“儿臣参见父皇,母后!”</p>

皇上挥了挥手:“都起来吧!”</p>

皇后确实看开口:“这两个娃娃是哪里来的,为什么也把他们给带了进来。”</p>

说起这十件事情,沈千凤也是心中一肚子苦水。谁叫这两个丫头是自己的徒弟呢?谁叫这两个丫头前前两天刚刚失去双亲呢?</p>

皇上脸色变的十分的不好,身上的气势突然的变了:“你们说,天赐山庄的守护着被杀了!查出来是什么人了吗?”</p>

江奇上前回了一声:“暂时没有,线索很少。我已经从新派人去镇守通天碑的。”</p>

皇上叹了口气:“既然这两个孩子是林家的后人,那就封!”</p>

皇上的这个封字还没有说出口的时候,就碑沈千凤直接给回绝了。至于为什么要回绝皇上的封号原因很简单。</p>

“你说,两个孩子的父亲就是因为替皇家守护通天碑引来的灾祸。”</p>

沈千凤点头,只是因为现在没有证据才这样说的。她准备明天一早去天赐村好好的调查一番。</p>

皇后这个时候见几人已经将正经的事情说完之后,就直接招了招手把沈千凤叫到自己的身边。一个接一个的介绍起来,当介绍到了沈千雪的时候。那平日里高傲的沈家大小姐,确是用这温和的语气和沈千凤聊了几句。</p>

沈千凤也觉得这个女人仿佛是编了一个人是的,眼睛瞄到了一旁的太子。太子确实冷冷的哼了一声,仿佛眼里没有面前的这个人一样。</p>

到时二皇子身边的秦眠来道沈千凤的跟前,笑眯眯的说了一些家长里短的时候。话语中对沈千碧明里暗里透着不喜欢。这是这个女人的心机太重,那个只知道表面上要强的人,没有内在的深沉怎么能斗得过这个叫做秦眠的女人呢?</p>

罢了,要是有机会还是劝一下这个妹妹远离帝都城。否则后果很有可能会被这帝都城吞噬的连骨头都不剩下。</p>

秦眠拉着沈千凤的手那谄媚讨好的样子,根本就是在拿自己当着二皇子正妃来做的。二皇子此时的脸色已经黑沉如墨了,但是那秦眠确是已经将某人请到了自己作为的旁边。</p>

招来了随身侍女,侍女的手中捧着一个长长的盒子。他还奇怪了早晨出发的时候,为什么不让他碰这个盒子。原来是要送给沈千凤的礼物,本来爆发的怒火却被二皇子深深的吞了下去。</p>

西岳国为什么对三王爷也可是讨好起来来,眼神瞄了一眼一脸正经表现的母妃。母妃没有发难之前,自己是不是也要和这个三弟拉拉关系呢?</p>

就在二皇子思考问题的时候,就听秦眠的声音单单的响了起来:“这个是我秦家老祖送给王妃娘娘的贺礼,传说这把剑是上古的时候从天外掉落而下。里面蕴含的力量很强大。千百年来秦家无所先人都没有办法让这把神剑认住。”</p>

沈千凤皱了皱眉头,本想开口拒绝的。忽然听到丹田之中沉睡的天灵剑呼了一口气:“手下,手下!这把剑有人可以驾驭的,这个人就是江奇那小子。”</p>

虽然天灵剑让自己手下这礼物,这东西她肯定是势在必得的。但是在收下礼物之前,还是要问明缘由?</p>

“说吧,有什么事情本圣女能够效劳的?”</p>

秦眠没有任何隐瞒的,因为那个人在帝都城的消息。她相信不是仅仅是皇上,就是江奇的神阁也是不可能瞒得过的。</p>

“我请你就一个人?”她将视线瞥向已经坐下的江奇。</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