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一章 陆休入凉(1 / 3)

一品布衣 李破山 1108 字 10个月前

>

全面战争,已经开启。

这一次,徐牧并没有去,而是留在了令居关的本营,随时接应军报。

“几日的时间,反而是柴宗那边,连克多座城关。当然,这应该和并州少主的事情有关,我估摸着,在战后要安抚并州,不会太难。”

徐牧点头。并州王丁术留下的孤子,这一会,成为了伐凉的助力。按着当初和贾周的商议,会将这孤子立为并州王。当然,只是一个名头,作为稳住并州的名头。

至于晁义那边,徐牧并不担心。认真的说,克族人和并州不是主属关系,更像是一场报恩。这七桶羊汤的恩情,已经八倍奉还了。

“董家在凉州经营多年,养出了许多大族。董氏的旁支族人,暂且不说,另外还有许多的门阀,会死守凉州各郡县,企盼着能反戈一击。”.c0m

安并二州,应该会容易一些。但凉州那边,阻力会比较大。但徐牧并不担心,没有了主力军,一盘散沙似的凉州门阀,无法成为顶梁柱。

要当心的,还是西面之外的势力。

徐牧只希望于文那边的大军,动作能快一些,然后早点折返暮云州。

“主公。”一个都尉从外走来,“令居关的巡守营传来消息,外头有几骑人马,要入关卡。”

“几骑人马?”徐牧怔了怔。

“说是从定州而来。”

“定州!速速请入关卡。”

定州,同样是徐牧的野望之地。定州虽然贫瘠不堪,但它有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二百里南接内城,东北面的方向,穿过一段荒漠之后,便是河北之地。

如果说,蜀州以后要仰望天下,定州就是西面诸州最好的桥头堡。

只以为是使臣,徐牧刚坐在中军帐里,却发现一员满脸沧桑的将军,披着残甲,大步稳健地踏了进来。

在这位将军的身后,跟着的几个亲卫,同样是一身的残甲,但在眸子里,隐隐透出坚毅之色。

“这位——”

“定州陆休,拜见主公!”入帐的陆休,没有丝毫矫情,单膝跪地抱拳。

“陆休?你是陆长令!”

徐牧眼神一惊,急急起身往前,扶住陆休的肩膀,扶了起来。

在柴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