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山崩于前,而色不变(1 / 3)

一品布衣 李破山 1069 字 10个月前

>

两日后,老马场周围,总算是围起了木桩,这样一来,即便是有山匪要抢庄子,也得好好考量一番。

作为上一世的装修设计师,徐牧有的是办法,让整个酒坊庄子,变得更加有建筑性。

“陈盛,这几日多取些高木。”

左右,老马场北面有的是林木,不过要费些气力锤树罢了。

“东家要做啥?”

“造箭楼。”徐牧淡淡一笑。

若是平和时期,自然没必要如此,但现在乃是乱世,不说其他的,单单北面老山上的那帮山匪,都足以构成威胁。

有了箭楼,不仅能登高瞭望,而且以俯视姿态射弓驱敌,往往会事半功倍。

“东家,咱们这是造庄子,还是造营寨了?”陈盛狐疑道。

“自然是酒坊庄子,但有备无患,总是没错的。”

“那……听东家的。”

“陈盛,我等会还要去望州城一趟,庄子里的事情,便先交给你,记得了,若是有山匪来,便立即闭上庄门,放出粪烟。”

“东家,我晓得。”

徐牧点点头,只让司虎取了一把朴刀,余下的,都留给陈盛这些人。加上那七八个散户,整个庄子里,也有十几人了,除非是大规模的山匪,否则的话,老马场还是安全的。

“司虎,上车。”

司虎豪气地倒提朴刀,扯了扯几下裤带,才咧着嘴嵌了进去。

“你特么快点。”

司虎干笑两声,才翻身上了马车。

马车驶离了一段距离,徐牧才转过头,看着庄子前,那个渐渐模糊了的瘦弱人影,越来越小,直至消失在地平线上。

一路上,马车驶得飞快,晌午时分,四十里路一马平川,便到了望州城门。

“牧哥儿,进城干啥?”

“问些事情。”

说着,徐牧皱起眉头,城门不远,一个棍夫原本百无聊赖站着,在见着他后,便立即脸色一顿,匆匆往后跑去。

“司虎,沿着衙门的路走。”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马拐子这帮人,估摸着都把他当成眼中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