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疯秀才(1 / 3)

一品布衣 李破山 1033 字 10个月前

>

两日的时间,徐牧把能想到的事情,都准备了个妥当。另外,还重新买了两辆大些的马车,用来驮载重物。

“司虎,收拾一下,等会陈盛他们一到,马上出发。”

建酒坊的四通路,离着望州城四十余里,即便是一路畅行,也要大半天的时间。

“牧哥儿,你最好去院子外头看看。”司虎一边搬着木桶,一边憨憨开口。

“怎么了?”

“有个老匹夫,夜夜在院子外头,捡着酒糟吃。”

酒糟,是酿酒发酵后的残渣,一般用作猪食,极难下咽,不过这个年头,有些老酒鬼无钱买酒,便会去捡酒糟来吃,解下酒瘾。

听说,二月春老酒铺那边,前些时候还打死了一个捡酒糟的老酒鬼。

徐牧沉默地走出院子,果不其然,在外头的沟渠边,发现一个小老头,正醉醺醺地躺在地上,嘴巴里,还噎着半截酒糟。

腰上系着的酒葫芦,已经有了斑斑裂纹。

让徐牧微微吃惊的是,这小老头居然还穿着一件脏兮兮的文士袍,用绳子系着的裤带里,还别着一本圣贤书。

大纪兵事不盛,反倒是读书沾墨,让国人趋之若鹜,一篇**不通的诗文,若是出自某个权贵之手,便会引来漫天吹捧。

按理来说,在这等世风之下,这类老学究的读书人,不应当过得这么惨。

“东家,东家,我等来了。”

正当徐牧想着,陈盛几人已经赶到,各自的马车上,还满载着各种物具。

“咦,疯子秀才。”陈盛走近,嘴里发出惊呼。

“陈盛,你认识?”

“整个望州的人都识得。这人是秀才,前两月还在书院里做先生,听说是儿子在边关战死,一下子就疯了。”

“儿子在边关战死?”

“东家,这事情提不得。”陈盛急忙做了个噤声手势,“望州北面七百里,雍关被狄人攻破,都说是定边的几个大营,畏生畏死,没有驰援。”

“所以雍关破了,北狄人一马平川,几十万难民饿殍千里。”

“东家东家,莫说了,莫说了。”陈盛脸色发白,仓皇地左顾右看,又急忙苦劝了句。

徐牧沉默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