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有惊无险(1 / 3)

一品布衣 李破山 1009 字 10个月前

>

缩在墙角,周汝林捂着脸,哭得惨无人道。

即便以后是休了,但这种事情传出去,已然是沦为望州城的笑柄。

“驴儿草的,你不得好死!”

徐牧努着嘴,将纸张缓缓放入怀里。

“周公子,先别急,眼下这份婚书,我还没打算拿到衙门公证,到时候再还给周公子就是了。”

“驴儿草的?”周汝林抬起头,突然就明白了,“你要什么!你把婚书给我,我给你银子,如何?”

“不好。”徐牧摇着头。

性质问题,事情有闹大的那一天,真把婚书换了银子,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我想到了,自然会告诉周公子。对了周公子,你不会去衙门报官吧?”

周汝林怔了怔,他确实有这个想法。

“我提醒一下周公子,你若是报官了,那对不住,我也只能把这份婚书,贴在书院门口了。”

“驴儿草的!”周汝林气得咬牙切齿。

“司虎,还不把周公子扶起来。”

还有些云里雾里的司虎,怏怏地扶起周汝林。

“周公子,你我有缘再叙。”徐牧笑着拱手,缓缓走了出去。

“无缘!爷和你一辈子都无缘!驴儿草的!”

……

走出屋外,徐牧稍稍松了一口气。

周公府的事情,已经有着落,剩下的,便是给司虎打造长弓了。

“司虎,随我去书院一趟。”

趁着正好是夜色,两人翻过书院墙头,好不容易避开书院的守夜人,摸到桦木树那边,却如何也找不到刨挖的工具。

司虎涨红着脸,索性寻了一株小些的桦木,沉腰踏步,居然咬着牙,将桦木树整个倒拔而出。

徐牧看得目瞪口呆,这要是放在战场上,指不定是一员悍将。

“牧哥儿,跑啊!”

扛着桦木树,司虎低声开口。

徐牧急忙回过神,刚要和徐牧翻过墙头,却发现不知何时,已经有四五个守夜人听见响动后,提着灯笼一路跑来。

打架倒是不难,难的是暴露之后,免不了又是一番**倒灶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