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拜东家(1 / 3)

一品布衣 李破山 1003 字 10个月前

>

昏暗的院子里,徐牧转过头,看着已经走回屋的小婢妻。

话堆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徐郎君,有事就讲?”尤文才有些担心徐牧反悔,对于两个月不知肉味的他来说,一个鸡腿,已经是很大的怨念了。

徐牧缓了缓脸色,“尤兄,我想问一下,这附近哪里会有桦木?”

“桦木树?”

尤文才**脑袋,想了许久,方才开口。

“徐郎君,我记得望州书院那边,似是有几株。”

“望州书院?”

“呵呵,徐郎君莫非忘了,我可是望州书院的书生,在书院里,算是风流倜傥的那一批。”

后半句,徐牧直接过滤了。

不过,这望州书院,还是真得去一趟。

不仅是桦木树,他还听说,那位周公府的嫡子,似乎也是在望州书院求学的。

要杀死大盗彭春,周公府那位嫡子,会是一个很好的契机。

“尤郎君,水烧好了。”姜采薇小心翼翼地走出来,喊着尤文才,一双眼睛,却一直看向徐牧,带着七分羞怯,三分欣慰。

徐牧有些愧疚地转过头。

他刚才原本想把姜采薇托付过去,但忽然又觉得,尤文才似乎不是那种值得托付的人。

“这就来!”连鸡毛都没拔干净,尤文才已经慌不迭地起身,抱着山鸡往屋子冲去。

不多时,整个破院里,肉香气一下子弥漫出来。

把山鸡熬熟,姜采薇又分了一半,撕成肉丝洒到芋羹上。

一碗鸡肉,再加上一瓦罐的鸡丝芋羹,已经算得上是大纪平民阶层的上等佳肴。

姜采薇舀了半勺芋羹,不小心舀到鸡肉丝,都要急忙地拨下去,尔后才捧着粗碗,和那位小丫鬟一道,两人蹲在院子角落,埋着头便吃起来。

“为何不上桌吃?”徐牧沉默了会,缓缓开口。

“徐郎……奴家不能上桌,邻人会笑话的。”姜采薇捧着粗碗,脆生生地开口。

“徐郎君,别理她们!咱男人嘛,才配大口喝酒,大口吃肉。”

尤文才吃得嘴都合不拢了,说好吃一个鸡腿,偏偏夹了两个,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