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9章 如何弄走(1 / 3)

仙道圣尊 范力天 1111 字 3个月前

美女从我脸上拿下来,笑一笑说:“是铜皮书。”

真是气死人!这本破书打我三次了!恨不得在它身上疯跺一万脚,才能泄愤……

天越来越黑,海上的鸟乱飞,居然有海蝙蝠,记得这玩意不在海上。

姬美骂我是傻瓜,连海蝙蝠也不认识?枉然做男人,迂腐透顶!

我记得海蝙蝠在水里,长得像鱼,为何会在空中?

美女不耐烦听:“空中的,就叫空蝙蝠,争什么?”

真奇怪;这些空蝙蝠紧紧跟着我们;走到哪,追到哪?难道也能闻女人气息?

我和邵姬美只跟着,不知美女往哪飞?天实在太黑,伸手不见五指,面对面也看不清。

不知海蝙蝠还在不在?这里有海鬼像小孩似的叫;没猫头鹰,却有黑乎乎的海浪。

大家都怕飞丢了;我在正中间,左边是美女,右边靠着邵姬美,真像一人娶两个媳妇!虽然看不见,但心里暖洋洋的,感觉快要飘起来……

此时,我想起很多男人,自始至终没娶媳妇,光光棍棍死去,连自己也觉得不划算。

刚才,三百个男人,没一人碰过女人,就被长鞭送上西天,是不是觉得太悲哀了?

只有那些不要的脸采花贼,采了一朵又一朵,死也满足了。

我身边虽有两个女人,看上去多神气,但没一人跟我。

那本铜皮书,还在美女手中,也不想还……

让她看时间,趴在我脑门上,瞅半天,还是没看清。

她真是个大傻瓜!听声音,能知道几点吗?

我们应该有夜眼才对,所有的东西都能看见。

美女骂我尽想美事——深夜娶媳妇,同床共枕;是不是异想天开?

我知道美女心里不能接受,趁天黑,能不能跟她接吻。

邵姬美也在暗中计算,不但要跟我,还想过夫妻生活。

我差点笑出声来;她的嘴被头发遮住,怎么能亲?夫妻恩爱也就免了。

天太黑!不知美女如何飞?除了她,别人不识途。

远远闪着光,越来越近,特别明亮;这玩意,像人推似的;究竟是什么?蓦然起风,亮光变快,从身边一掠而过。

我们惊呆了!半天才回过神,还是美女喊:“快追!”

她慌慌张张,没命往前赶;亮光在前面,追不到誓不罢休……

我和邵姬美紧紧跟着;美女透过亮光,越飞越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