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www.aiduku.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爱读库【www.aiduku.com】第一时间更新《我在八零嫁村霸》最新章节。

早上的第一缕阳光照进来的时侯,警方通报了一起凶杀案:42岁的外地商人魏XX,死于一处民宅,凶手手法残忍……

这个消息是早上出去采买的娟姐带回来的,顾慢还有点不敢相信:“不会是别人瞎传的吧?”

“不是,居委会的廖大妈挨门下了通知,凶手还没有落网,要特别注意个人安全,有什么可疑人员,立即上报。”

单云依拍手叫好:“苍天有眼,这是什么人在替天行道?果然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顾慢却是忧心忡忡的:“长河肯定是怀疑对象,这调查是没完没了了。”

果然不出顾慢所料,和魏XX有个人纠纷的薛长河和她,是最早被调查的。顾慢从出事之后就没有单独外出过,唯一的一次外出是坐着关诤言的车,给关诺取了一次行李(关诤言做证)。

重点调查是针对薛长河的,酒瓶上有他的指纹,鞋子上没有找到与现场吻合的鞋底纹路,剔骨刀上没有检测到人体组织。

光这些还不够,警方又详细的了解了薛长河从魏XX遇袭到遇害这一段时间的活动轨迹。遇袭时间段,薛长河和关诤言在小饭店喝酒,十一点多结束(饭店老板做证),回家后人一直未外出。

扣扣563743675

魏XX遇害时间推测在凌晨三点到五点之间,这个时间薛长河正在接受辖区派出所的讯问。

结论:薛长河没有做案时间。双方的纠纷已经有律师介入,也没有做案的动机。

到此,薛长河解除了嫌疑。

至于凶手是谁,一家人并不关心,对他们来说,这个人虽然伤人性命太过残忍,却是他们的恩人,他们没做的这个人帮他们做了,现在只能祝他好运。

薛长河的事情了了,关诤言着手调查左本菊出入酒店的事,他收买了酒店的一个服务员,就是给客人送水、订餐、搬运行李的小工,让他搞清楚206室住的是什么人。

几天之后,服务员那边有消息了,206室平日里住着一家三口,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经常出入,呆的时间并不长,大约半个小时左右。还有一点特别奇怪,这个女人每次来都行色匆匆,走时又擦眼抹泪的。

“孩子有多大了?”

一个年轻男人哪懂这个,想了一下说:“反正是躺着。”0—6个月之前,孩子都躺着,这和左本菊所生的孩子差不多大。

关诤言有个大胆推测,左本菊和幕后人联手了,左本菊想利用孩子嫁进关

爱读库【www.aiduku.com】第一时间更新《我在八零嫁村霸》最新章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