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库 > 穿越小说 >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正文 第1917章 安德洛夫娜
    834厂的工作骨干都是从兄弟工厂挖过来的。

    他们有相当人员是中老年的男人,其中还有退休后返聘回来的。

    这其中有着普通车工、冲压工、钳工、铆接工、木工、热处理工和烤漆工等。

    一支枪械由许多零件构成,所有的零件加工都有不同的加工工艺,各色工人完成了相关的生产制造,最终所有的零件汇总到总装车间。

    以制造枪械为例,当前任何的枪械制造厂,都是遵循着这样的生产模式。

    不过这种模式的历史并没有那么久远。

    历史可以追溯到美国独立战争时期,那个时代,哪怕是大英帝国,红衫军装备的枪械,都是由相关的制枪专业户制造。

    这些专业户要做的工作非常繁杂,从制造木质枪托,到关键又复杂的卷曲枪管工艺,一切的零件都是由专业户徒手打造。

    长久以来,火绳枪或是燧发枪,都是这样被造出来的。

    那个时代,世界各国的枪械都是以此模式制造,直到独立战争迫使北美大陆军做出改变。

    他们创造性的改变了制造加工模式,许多的制枪专业户被组织起来。有的专职制造枪托,有着专职卷曲枪管,有得专职生产各类零部件,还有的就负责给铅弹塑形。

    单个制枪专业户只需要考虑自己所从事的工序并精益求精,如此一来,枪械的生产效率得到提升,枪械的品质也得到提高。最关键的,由于有着大量的备用零部件,枪械的修理也变得快速。

    战争逼迫了这种生产模式,遂到十九世纪,主流大国建立专业的兵工厂都以该模式生产兵器。

    美国早早的走在了生产加工行业的时代潮头,一百年后,他们又发明了“福特制”,也就是所谓的流水线加工。

    流水线加工,它是一种模式,并非严格需要专业的“流水线传送带”。

    杨明志估计自己不能搞定传送带,也许1943年可以?暂时它不是自己考虑的事。

    杨明志自觉能做的,就是把工厂的各加工部门统统动员起来,给予各部门计划,责令他们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任务,并由调度员将完成的零件交给下一个部门处理。

    因此,调度员承担起了“传送带”的职能,故而只要各部门的劳动按计划完成,调度员的工作一丝不苟,834厂内一个庞大的流水线系统不就成功了?!

    当然,这里的最终环节就是总装车间。

    杨明志很快见到了自己予以厚望的安德洛夫娜,这位仅有十九岁的年轻姑娘。

    她虽然只有十九岁,却不会给他人留下青涩的感觉。

    曾几何时,安德洛夫娜想象着未来的平静生活,可以与爱人共度美妙的时光。

    谁曾想战争爆发了,自己刚刚成年也刚刚结婚,新婚不久的丈夫就应招入伍!她知道这是男人们必须履行的保卫国家的义务,也清楚自己必须要在这场浩劫中,为了自己的国家而奋斗。

    可是,出征的丈夫和许多出征的年轻人一样,为了苏维埃祖国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安德洛夫娜终究收到了丈夫的阵亡证明书,作为遗孀她得到了一笔微薄的抚恤金。

    曾经的美好突然间结束了,她只得把自己“囚禁”在繁忙的工作车间,用拼命的工作麻痹自己。就像是忧愁的人拼命灌酒,等自己醉醺醺后,自然忘却了痛苦。

    她拼命工作,一来是自我麻痹,以劳累压制着内心的痛苦,二来就是为了更多的粮食配给。

    当然在同事看了,她拼命工作恐怕就是为了生产更多的枪械交付部队,让那些战士给自己报仇。

    而在厂长尼古拉耶夫斯基看了,这个年轻的姑娘分明是有着巨大的奋斗热情高度的思想觉悟。

    杨明志的出现,让失去丈夫的她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性——在新的工作,以管理者的身份创造更多。

    由于杨明志向830厂的尼古拉耶夫斯基厂长提出一些要求,安德洛夫娜的伙食标准得意提高。在之后的一个月时间,安德洛夫娜吃到了更多的粮食,营养不良的情况得到极大的环节。

    自那之后,一切真的变了。

    因为杨明志刚刚离开新西伯利亚,掌握地方权力的乌莫夫办的第一件事,就是偷着量产突击步枪。

    乌莫夫根本不是那种纯粹的官僚,他本身也是一位实干家。

    之前的凡是参与到样枪设计的技术工人,都被乌莫夫委以重任。安德洛夫娜这种曾被杨明志特别关照的人,到了乌莫夫这里更是要关照一番。

    除却单独给了她一点鲜牛肉配给外,还责令她必须办好一件事,即将冲锋枪厂总装车间的一半人员,教会她们如何装备突击步枪。

    杨明志没有看走眼,这位安德洛夫娜以极大的热情,她几乎放弃了所有的业余时间,除了吃饭和睡觉,她就一直在厂房内充当老师,并开始带头装备突击步枪。

    所有偷着生产的突击步枪各种零件,最终都是由卡车运到830厂这座专职生产冲锋枪的工厂。

    冲锋枪的产能被下调,取而代之的就是突击步枪。随着莫斯科下达了量产命令,“偷着做”行为合法化,工厂的任务目标突然暴涨。

    在安德洛夫娜被调走之前,她已经训练了一批专业的突击步枪装配员。虽然大家都是女工,由于每个人每天都要完成大量的任务,她们得意在很短时间内积攒大量的生产经验。她们不仅仅装备基本的突击步枪,还懂得枪族中班用机枪的装备,毕竟两者的核心枪机是完全一样的。

    她们亦是学会香蕉式弹匣和两种弹鼓的装备,技术水平已经颇为熟练。

    曾经,安德洛夫娜是830厂厂长尼古拉耶夫斯基可以信赖的技术骨干,当杨明志要求带走这么一位人物时,他一度心情非常不爽。

    如今这种不悦的心情荡然无存,因为更多的“安德洛夫娜”已经训练完毕,830厂也得以在十多天时间完成生产转型,随着时间的推移,冲锋枪的产量日渐降低,突击步枪产能与日俱增。

    尼古拉耶夫斯基知道,等发明人别列科夫将军归来,其麾下的工厂一定会拼命生产突击步枪,不过到了那个时候,自己的工厂已经具备了很大的产能。究竟谁更胜一筹呢?!

    在温暖的总装车间里,那些刚刚还在户外,一个个打扮得好似黑熊的工人们,他们都脱下了厚实的外套。

    室内的温度着实不错,所有工人都穿着当局发放下俩的制式棉衣,也就是发给部队的那种,毕竟那棉衣也不是纯粹的军装,是追求实用和产量的苏联当局的无奈选择,实则是最优选。

    所有人穿着一样的衣服,杨明志倒是能轻易的分辨出人员的性别。

    女人们即便是穿着棉衣,棉衣之下她们都穿着连体裙。她们也都戴着粗麻布缝制的帽子,将自己的辫子盘在里面,这与发生在机加车间的情况完全相同。

    人每天都是会掉落一点头发了,在吃饭的时候,汤锅里发现厨师的头发是种糟糕的感觉,生产加工军械,军械内部出现头发这种多余物,往往是灾难性的。

    仔细看看这些工人,杨明志倒是看到了几个中年男人,他们有着忧郁的眼神,以及鼻子下的大胡子,他们干瘦的脸庞更是彰显深沉。

    除此之外,其他人都是女工,杨明志可以确定,她们都非常的年轻。

    正巧834厂厂长安德烈诺夫就站在自己身边,杨明志急忙问道:“我看到了非常多的年轻女人,难不成她们都是今年毕业的学生?”

    “是的,将军同志。和您在机加车间看到的完全一样,我想这些年轻人会用行动证明自己的可靠。”

    杨明志点点头:“我相信她们是可靠的。这里面还有些像您这样年纪的中年人,他们是什么情况。”

    “哦,他们担任的是调度员,必要的时候,他们也可以担任装配工。”

    “这也也好,装配工作是枯燥的,每天的工作强度也很大,还是年轻人更适合这份工作,现在你让大家紧急集合吧!对了,让安德洛夫娜单独出列。”

    在834厂,厂长安德烈诺夫被任命为厂长不久,他的权威性就已经确立。当然,这里面有着一种非常滑稽的原因,因为相当数量的工人,尤其是那些新晋女工,她们真是太年轻了!

    杨明志挺起胸膛,他胸口的一排勋章,和军人特有的气质,足矣给予广大的苏联年轻姑娘强烈震撼。

    女人总是对强力的男人情有独钟,在战争时代,男人的“强力”就体现在战斗力。何况,俄国女人似乎天生就特别崇拜英雄,杨明志只是站在这里,殊不知他已经给自己收获了许多粉丝。

    当然,如果换一个同样一身勋章的军人站在这里,一样能收获许多的粉丝。

    杨明志还有另一个优势,他把自己的胡须刮得干干净净,整个人显得非常年轻,一个年轻有为的将军居然是自己的最高上司,一群年轻的女工情不自禁投来崇拜的目光。

    尤其是人群中的那些大抵是鞑靼、叶尼塞族裔的年轻姑娘,她们简直不敢相信,这位将军居然长着一张经典的亚洲面孔,仿佛他就是自己的同族!这里自然又多了一种天然的亲近感。

    最为兴奋的还属年轻的安德洛夫娜,带所有工人结合完毕,排成了三排队列后,她迈着铿锵有力的步伐,刻意模仿正规的女兵,走近杨明志站在他的面前。

    “报告局长同志,834厂总装车间全体工作人员集合完毕,请指示。”

    杨明志一怔,看着这姑娘坚毅的眼神,再看看那些人员,杨明志觉得自己仿佛在检阅一支步兵连。

    此情此景,杨明志下意识的举起右手,敬了标准的军礼,接着说:“您做的很好,安德洛夫娜同志。”

    “谢谢您的夸奖。”

    短暂时间的近距离观察,杨明志可以确定曾经慢性饥饿的她,身体状况得到了巨大的改观。恐怕还有她的精神方面,失去新婚丈夫的苦楚是否也因为新的工作环境,暂且被埋在心底呢?

    杨明志长舒一口气,“安德洛夫娜同志,原计划我是让您担任835厂总装车间主任。如今计划稍稍有所变化,突击步枪的主要生产工厂变成了834厂,现在我就任命你为834厂总装车间主任。您觉得如何?有没有信心做好这件事?!”

    “有!局长同志!我不会辜负您的厚望。”

    女孩目光如炬,刚毅的眼神证明了自己的强大信心,以及兢兢业业工作的思想觉悟。

    此刻,随行而来的乌莫夫非常适时地向杨明志好好介绍起来这位姑娘。

    “啊,别列科夫同志。您对她一直很重视,说出来您可能不信,她真的是一位人才。”

    “哦?您……”杨明志非常诧异的转过身,“州长同志,您……您对她也非常重视?刚刚您就这么说过。”

    “那是当然的。这位安德洛夫娜同志具备了获得劳动红旗奖章的潜力,她只要继续努力工作下去,我想她可以获得此殊荣。我诚实的说,她只要继续努力,我甚至会亲自为了她写一份介绍信,以获得奖章容易。”

    杨明志万万没想到,乌莫夫居然给这个姑娘如此高的评价。

    “劳动红旗奖章”,此乃普通工人可以在日常劳动中获得的最高勋章,至少目前是如此的。

    乌莫夫毫不犹豫的说明了,她对于新西伯利亚市,关于多工厂突击步枪量产转型期间作出的贡献。

    乌莫夫深深拍打着杨明志的肩膀,带着笑容意味深长的说:“别列科夫同志,您有着一双慧眼。您发掘了一位聪明又勤奋的劳动者,安德洛夫娜小小年纪,以及为830厂培养了一批优秀装配工,现在她到了您的工厂,我想您的834厂的枪械生产,将迅速步入正轨。”

    “哦?是嘛?!”

    “当然!我们需要的是实干家,也许有朝一日,安德洛夫娜同志将具备成为国营工厂厂长的资质,到了那个时候,嘿嘿……”

    杨明志知道这些国营工厂目前的职务升迁模式,它和军队非常相似,因为管理人才的极度匮乏,只要工作上做出成绩,升迁就是必然的。他略略扭过头,只见的安德洛夫娜面带笑容一脸红润。

    杨明志从未见过这姑娘笑过,之前见到她,或是沉浸在失去挚爱的苦闷,或是流露出忙碌工作后的疲态。

    笑容展示了她的自信,还有被夸奖后的羞涩?

    “真想不到,安德洛夫娜同志!”杨明志走近这个姑娘,目视着她情不自禁颤动的双眼,郑重其事的说:“现在!听后命令。”

    “是……是!”女孩一跺脚,绷紧身体昂起下巴,完全一副士兵模样。(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