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库 > 修真小说 > 仙侣情侠传 > 《仙侣情侠传》正文 源远流长(68)
    羽千泷瞧了瞧怀中的下酆都,不由怜惜大起,自百世经态录汇集,诸众除了御留香相互之间再无秘密,众人对二人的关系虽有认识却谁也没提。遇田不孤的眼神告诉她,下酆都已不能独自留在这世上。然而好友结交之礼至今历历在目,岂能对朋友下死手?羽千泷不由得瞧向御留香,御留香缓缓放下遇田不孤身子,神色莫名,冷肃异常,其冷声说道:“找人杀。”羽千泷有了心思,泣声问道:“真的没救了吗?她只是疯了。”御留香没有回应,断九泉撕下衣襟系在遇田不孤头上遮脸,才背起了遇田不孤的尸身。随后断九泉背起了张子诚的尸身,一行人遁向南方行去。御留香对地理极为熟悉,很快便寻到一处村子,约莫十七八户人家。一行人冲进村子里吓得路上的农夫连滚带爬逃离。御留香纵声喝道:“谁家有棺木?我花一万两黄金买。都出来见我,谁敢逃跑我就让他死!”御留香发怒时声沉尖锐,犹如厉鬼进村,村子方圆数里都听得一清二楚。村子里均是农夫人家,谁听过这骇人声音!均吓得不敢现身。御留香理智渐失,耐性全无,天罪之刃翻动,顿时剑气横秋,小路旁的土屋瞬间被削成无顶之室。屋内的猎户夫妇顿吓得尖叫而出,被天罪之刃拦在门前。御留香冷声喝道:“我不杀人,我要三副棺木,再找一个屠夫。只要你们找来,我出十万黄金。你听清了,是十万两黄金!”说罢,御留香自怀中掏出钱袋扔在二人身畔。年老的猎户夫妇那见得这般煞神,对御留香的话全没听进去,吓得跪地不住求饶。

    羽千泷呼声制止了御留香,她将下酆都放在地上,走近将猎户夫妇扶了起来,温声说道:“二位不必害怕,我们的朋友去世的太突然,一时悲伤愤慨。你家中可有棺木?我们出重金买下来急用。”男猎户战战兢兢的求饶道:“我们小户人家哪里惹得了你们这些舞刀弄枪的。钱我不要了,棺木送你,屠夫村里就有,求你别伤害我们。”羽千泷皱眉问道:“村子里进过歹人吗?”男猎户应道:“是的,大半年前杀手闯进村子杀了三十多人。求你们放过我们一家子吧,我家的娃已经没有了,再死家里就绝后了。”羽千泷从没觉得有今日这般心塞,咽哽道:“你家有棺木?”男猎户应道:“我夫妇二人的刚做不久,村里其他人还有备的,你们可去拿,不害大伙性命就行。”瞧得猎户夫妇惊恐无助的眼神,羽千泷内心深深被刺痛。这些农人虽愚钝,危难之刻尚能顾忌他人,杀手黑榜又何其讽刺?

    羽千泷捡起地上的钱袋放在男猎户手上,缓缓说道:“烦你去帮忙叫下屠夫,这些金锭你可给全村人分些。”男猎户稍稍稳定了心神,战战兢兢应道:“不用了,上次武林盟,朝廷都有抚恤,这些钱我不敢要。你们拿了棺木快些走吧!嘿道上的人我们惹不起。”羽千泷无奈问道:“你家棺木在何处?”猎户道:“在后院柴房。”御留香不再犹豫,纵身飞跃至后院,露天柴屋内果然有两副未刷漆的棺木。御留香取出棺木,放在小院中,随即向猎户夫妇说道:“我要你们将他以常人入殓之礼入殓,我说过十万两黄金一分不会少,你们将全村的人唤来,我保证不会害一人性命。”知晓了几人的想法,男猎户稍稍安定,只得硬着头皮去叫人,好在村子户数不多,很快便有人在小道上风处谨慎观望。御留香瞧得诸众不敢过来,压低声音说道:“你们照我说的话去做,甚至去报官都行,我只要你们将他入殓,我会重金酬谢。”一众农夫相互看看,有了之前杀手肆虐的噩梦,一众人只得硬着头皮上前,一粗衣老汉叉手问道:“不知去者可有亲友?是客是主?入殓葬至何处?”不等老汉再问,羽千泷插口道:“只需入殓即可,再找一个屠夫来就行。”老汉点头道:“如此倒是简单。几位稍等,我们去准备准备。至于屠夫,我家刑大便是。”说罢,指向身畔的汉子,约莫三十来岁,肤色偏黑,一眼便知是老实人。

    当下,刑大上前问道:“不知几位大王找屠夫作甚?”御留香将钱袋递到刑大面前,说道:“让你杀个人。”刑大吓了一跳,咕噜道:“小人只是个杀牲口的怎敢杀人!”御留香道:“这里至少有三十两黄金,你将我的朋友杀了再去报官,说是我杀的便可。”刚离开的刑老汉听得歹人要自己的长子杀人,吓得跑过来劝道:“小人们只是贫苦人家,怎敢这杀人的手艺,大王真是为难我们了。”御留香道:“她们杀过很多无辜之人,你们杀了她也是替天行道,老天爷是不会怪罪你们的。”邢老汉急道:“就是十恶不赦之徒,我们父子也不敢下手啊!乱造杀孽那是要进地狱的。况且朝廷有朝廷的法度,我们这些佃户人家能有一口饭吃便不错,怎敢行凶?大王们还是放过我们吧!你要入殓,小人们全村照办就是。”御留香有些不耐烦,冷声道:“你们宁愿死也不愿动手吗?”御留香本就高大,一身戾气常人且惧,这一发怒诸众皆吓得跪倒在地。邢老汉哭道:“大王仍是不愿放过我等吗?”

    瞧得眼前苦苦哀求的愚昧百姓,御留香怒了,天罪之刃挥动,沉声喝道:“我数三下,你不动手我便开始杀人。”说罢,内劲所致,一阵劲风遁着众人扑面而来。刑大瞧得真切,急道:“我来动手!”说罢便要抢上前去,岂知邢老汉抬手便是一记手刀将刑大击晕了。此时的邢老汉虽老泪纵横,但眼神锐利,其走到御留香身前沉声问道:“用甚兵器?”御留香应道:“用你的手艺刀。”邢老汉点头道:“得容我回去取,你能保证我杀了她,你能放过我们?”御留香朗声道:“若违此言,当万劫不复,永世不得超生。”邢老汉听罢似是下定决心,转身默默回去取自己的刀。村子众人知邢老汉已抱死意,皆开始暗暗抽泣。杀手的一场暴虐,村子里死伤大半,好不易安定下来再遇歹人,好在这些人不如之前那般见人就杀,还是讲些道理的。

    不及片刻,邢老汉握着斩刀缓缓走来,径直走到下酆都身畔,甩手便是一刀,正中咽喉。霎时血迹溅射,下酆都当场气绝。御留香一众俱是一震,不知这老头哪来的勇气。但见邢老汉转过身来,脸色颤栗,神色紧张,颤声问道:“大王,够了吗?”御留香本意不想伤害下酆都身体,但这些小娃娃不会内功也只得作罢,应道:“如此便好。你将她们入殓吧,我随棺木一起带走。”邢老汉点点头,转身取线将下酆都伤口缝合,这才招呼村里人准备入殓事宜。待村里人将二人的尸身入殓,两副未刷漆的棺木便停在御留香面前。御留香暗暗松了口气,向村里人说道:“我叫御留香,如果武林盟,朝廷问起来,你们报上我姓名便是。”说罢,御留香与申屠月一人扛一棺缓步离开村子。走出不远,几人突听得村内哭声大起,哀怨之声凄惨淋漓。听得声音似是邢老汉,正当几人稍微迟疑,刑大当先举着邢老汉的斩刀暴怒嘶吼追来,身后跟着的俱是村里为数不多的男子。

    羽千泷算是一众人里心思最细腻,叹道:“杀人者偿命,自古已然。他自杀了。”断九泉叹道:“我们逼死了一个好人。”御留香没有沉默,冷声道:“大不了去磕几个头请罪!我们的命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你们皆是我的朋友,我不死没人能动你们。”这是御留香以好友结交之心入世随俗的改变,羽千泷叹道:“那一天好遥远。”断九泉道:“错事已成,我们也无承担代价的能力,磕头在此便是。”说罢,断九泉当先跪拜连磕了九个响头。待四人磕头已闭,刑大等二十余人已冲到众人身前。羽千泷苍雪剑一挺,剑气自刑大等脚前划过,将一行人唬住。羽千泷朗声说道:“错事已成,我们的命还有更紧要之事。你们若恨,尽管去仙侠山报讯便是。”说罢,在刑大等红了眼的村里人仇恨的目光中,御留香一行人疾奔而去。这一切虽在少刻,但在四人心中却留下刻骨铭心的记忆。甚麽是民?甚麽是匪?民能成匪,匪能成民吗?答案是不能,这个世道人是不能有污点的,一旦有了污点便再也抹不去。连佃户也知杀人者偿命,他们这些匪徒曾经杀人眼都不眨,今日死了一个邢老汉,心却是如此沉重,连御留香亦是如此。沉重的背后是绝望,此时此刻他们仅存得一丝理智告诉他们,除了这份懵懂的结友之情,世间再无其坚持下去的动力。( 仙侣情侠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