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库 > 玄幻小说 > 火炼星空 > 《火炼星空》正文 第十章 传递
    与巫皇‘帝江’的交易。fqxsw

    牵涉数目相当之巨大,足足一百亿巫币!

    而这,仅仅只是炼制的其中一部分星宝‘圂’,大部分炼制成功的圂自己已然收为己用,既是为人类未来的强大做准备,又不想过多曝露自身实力,尤其是不想太过强化巫族力量。

    如今妖族虽占据绝对优势,但一日有巫皇帝江在,妖族都算不得真正压制巫族。

    这足足一百亿巫币的‘圂’,已是足够巫族开起绝地反击!

    “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林风与帝江四目相对,完成交易。

    不用清点,彼此双方都很信任,帝江也未查看圂的数量到底如何,而对自己来说,也不担心帝江会骗自己。

    唰~转过身,帝江洒意离去,步伐却是倏地一停,并未回头,只是冉冉开口:“缺钱的话,来巫族境找我,我很希望我们的合作能继续下去。”

    话音乍然而落,帝江便是离去。

    来去如风,空间之道的造诣极其强大,包括他所言都蕴藏深意。

    “哗!~”林风眼中精光一闪而逝。

    帝江刚才的话是对自己所说,暗示着许多。

    显然,他知道自己还有不少‘圂’的存货,然并未揭破。毕竟彼此关系良好,许多事若真摊开来未必是好事,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再者,就算如此,自己也没打算将剩余的‘圂’再卖给他。

    尽管自己需要足足五百亿巫币。

    很多事,不能只为一己私利去做,眼下自己肩膀上挑着的,不只是亲人。同样还有南方域。

    “估计他也摸不清我到底存了多少。”林风轻道。

    毕竟圂与其它星宝不同,它是如今斗灵世界唯一的一件天阶宝物炼制,就算帝江知识渊博,阅历深厚,然也没可能知道‘圂’到底是如何炼制,所需材料多少份量。哪怕最资深的炼器师都不敢拍胸口肯定。

    唯有自己,才真正知道圂炼制的每一个步骤,每一份材料。

    帝江所言,其实更多是一种猜测。

    “且打且算吧。”林风暗忖。

    看接下来巫妖之战如何发展,再决定自己是否继续帮助巫族。

    虽然自己并不想巫族过于强大,但同样不想妖族强大到肆无忌惮,完全压制巫族,这对自己对南方域而言没有半点好处。fqxsw

    “有了这批圂,巫族在短时间内应该会有一个大的反击行动吧。”

    “妖族。恐怕要吃一个大亏。”

    林风轻轻点头。

    圂在战争中能爆发多强的力量,自己最清楚不过。

    当日蚀九阴靠着那丁点的圂便已大发神威,更何况如今巫皇帝江拥有足足一百亿巨额数目的圂,这对妖族来说将会是一次致命打击。不说将妖族赶出陆地,起码能让妖族狠狠栽一个跟斗!

    “说不定南部古域之危,届时自然而解,不需要与妖族硬碰。”林风淡然一笑。

    此刻本体虽在南卜火海中修炼,但何尝不是一种变相囚禁?里一层外一层。自己根本不可能离开南卜火海,唯一的机会只有硬闯。但倘若巫族大肆攻击。逼的妖族不得不从南部古域撤出,对自己而言无疑省却一桩麻烦。

    但这些,都不掌握在自己手中。

    唯有实力和命运,是自己能真真切切把握的!

    “修炼!”林风眼眸炯亮。

    “还差一点,分身只要能随心所欲控制‘雷狰真身’,实力便能稳固。”

    “届时。区区妖族何足惧也!”

    ……

    林风握了握拳,信心十足。

    如今的分身,已然再一次超越本体,成为自己最有力最强大的武器!

    …

    祖巫殿。

    “太好了,大哥!”玄冥双瞳发亮。

    “有了这批‘圂’。这一次定让妖族吃不了兜着走!”后土眼中精光微闪,亦是颇为兴奋。

    唯是帝江神色未变,仿佛一切都是胸有成竹。

    此刻,在祖巫殿内除了玄冥及后土之外,还站立着一个面色阴沉的男子,幽然而立,眼中精光微闪,面色却是铁青。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被帝江挤下‘巫皇’之位的蚀九阴。

    “立刻着手去办。”帝江挥手发令。

    “是,大哥!”后土和玄冥眉宇间闪露着喜悦之色,领命而去。后土离开时目光瞥了蚀九阴一眼,既是带着分好奇,然更多却是疑惑。但并未问什么便是退下,因为对于大哥帝江,他百分百的信赖。

    很快

    巨大的祖巫殿中,便只剩下帝江和蚀九阴两人。

    一个,尊贵如皇;而另一个,如败军之将。其它巫族强者或许不知,但众巫王包括蚀九阴自己却清楚知道,他这一次是彻彻底底败在帝江手中,让出巫皇之位。

    “你这算什么意思?”蚀九阴嘶哑着声音,目光冰冷的望向帝江,冷笑道:“炫耀?还是羞辱?”说着,桀桀怪笑两声,带着几分哂然之色,蚀九阴面露不屑。

    既是与帝江撕破了脸皮,他自无谓再惺惺作态,趋炎附势。

    然,帝江神色依然未变,在那浑沌面目中有着副万年不变的表情,宠辱不惊,仿佛早料到蚀九阴会如此一般。

    “你觉得我会做这种无聊事?”淡然反问,霎时让的蚀九阴面色一沉,一时语塞。

    站在他的角度来看巫皇帝江意图自然是这般,但仔细想来,以他所认识的帝江显然不会做这种‘幼稚’之事。蚀九阴老脸一红,顿感一分恼羞成怒,咬牙大喝:“有话就直说,老狐狸!”

    被唤作老狐狸帝江也不生气,事实上他老早便知蚀九阴背后怎么称呼他的。

    包括一直以来蚀九阴在巫族族群内结党营私,想要独立和他对着干他都一清二楚,但那又如何?

    若连容人之量都没有。他如何统领整个巫族!

    “知道我为什么让你暂代巫皇之之位?”帝江淡然开口。

    “哼。”蚀九阴不屑的一横眼,“替罪羔羊,你不过是借势而为,想将我打落谷底。”

    啪!啪!缓缓拍了拍手,蚀九阴高傲的抬起头,骜然道:“恭喜你老狐狸。你成功做到了。”孑然的声音响彻在祖巫殿内,极尽讥讽之色,蚀九阴连正眼都不屑看帝江。

    然……

    “你错了。”帝江淡然开口。

    平静的声音宛如钟声响动,霎时让的蚀九阴眉头一皱。

    “我若要摆你一道,决不会拿整个巫族的荣辱来冒险。”帝江双目精光闪动,直望着蚀九阴,后者心之一凛,紧抿着双唇并不说话。直觉告诉他帝江并没有骗他,但此刻他并不愿如此承认。

    “你以为我很痛恨你?”帝江彷如自嘲的笑了笑。徐徐摇头。

    “其实刚刚好相反,我很欣赏你,或许你不相信,但我是真的把你当作下一任的巫皇,所以……”

    “这一次,我会将巫族交到你手中。”

    声音很平静,然蚀九阴却是呆若木鸡。

    整个人有些懵然,怎么都想不到这番话会从帝江口中说出来。

    “野心。贪婪,不甘居人下。”

    “这些在我看来。都是你最大的优点!”帝江眼眸闪动,“身为巫皇,尤其是在这片乱世之中,若没有野心凭什么领导巫族,凭什么去征服妖族!我要的不是一个唯唯诺诺听话的继任,而是像你这样敢作敢为。哪怕贪婪到自取灭亡都无所谓!”

    “起码,我不要巫族死的窝窝囊囊!”

    “哪怕倒下,都要轰轰烈烈!”

    声音倏地洪亮,帝江的声音宛如巨雷轰下。

    此刻,蚀九阴已然是完全被震骇。噤声喃道,“你,你……”

    “虽然你还不够成熟,但…时至如今我已没有其它选择。”帝江眼眸深然,直望蚀九阴,“告诉你也无妨,我只剩下最后不到一年时间,随时可能离开,届时巫族的兴衰荣辱将全权交托于你。”

    什么!?

    蚀九阴瞪大眼睛,吃惊无比。

    倏地仿佛明白了什么,蚀九阴膛目结舌,骇然道,“莫非你……”

    “我已经压制不住身体内的力量。”帝江眼瞳精光闪动,“只要我愿意,随时都能破开这层**颈,进入星空。但眼下我不想就这么离开,带着如此多遗憾,如此多未完成的事。”

    蚀九阴胸口急剧起伏,他自然清楚帝江所言是何意思。

    帝江,已经突破!

    每一个圣王级别武者梦寐以求的境界!

    他的身体,他的力量仍在圣王级别,但他的实力境界其实其实已经达到星空层次。

    蚀九阴面色剧烈变化,神色表情变幻极快,一道道震骇的消息让的他缓不过神来,冲击力太大,却是之前连想都没想过,但眼下却如浪潮般急剧的抨击心头。

    抬起头,四目相对。

    蚀九阴面色有些难看,然望着帝江深邃的双瞳,心中已然明白了许多。

    帝江对他说如此多,如此秘密之事,自然不是跟他闹着玩,更不会闲着没事做,而是将‘责任’的赋予和传递,将手中权力移交。换言之,帝江刚才所言全部是真!

    “蚀九阴,愿为巫族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蚀九阴面色如铁,眼眸璨亮。

    “很好。”帝江满意的点了点头,“在这一年时间里,我会尽我所有力量栽培你成为一个真正合格的巫族领袖,名正言顺登上巫皇之位!并且,我会助你为此次巫妖之战,打下胜利基础!”

    帝江声音铿锵有力,眼瞳深邃,光芒闪耀。

    …

    看火炼星空最新章节到长风文学( 火炼星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