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库 > 玄幻小说 > 造物主说 > 《造物主说》正文 第三十五章 有一段故事
    恩塔萨走进酒馆的时候,原本热闹的厅堂顿时安静了下来,但紧跟着却更加热闹了。

    人生就像是忽然爆炸了一样。

    和恩塔萨比较熟悉的几个冒险者,高声询问起来:“恩塔萨,和我们说说吧,有关那位可怕的法师的故事,你是亲历者,不是吗,当时你也在场!”

    “是的,伟大的精灵守卫恩塔萨,难道我们不是好朋友吗,你应该告诉我们,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们真的十分好奇!”

    恩塔萨笑了笑,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走到吧台。

    “给我来一杯果酒,要朱红色的。”他对着老科尔说着。

    随后,已经上了年纪的老人熟练的调酒,很快就将一杯朱红色的、仿佛鲜血一样的果酒,放到了恩塔萨的面前。

    “多谢您。”恩塔萨扔出了一枚铜币。

    但老人没有收下,而是推了回去,他说道:“说说吧,恩塔萨,我也十分好奇,传闻中,那是一个神灵的化身,是这样吗?”

    “一定是真的!”旁边立刻就有人起哄,他们强调道,“想想看,直接烧毁森林之森,然后再快速重建,而整个过程中,没有任何人受伤,任何!无论是分布在森林中的精灵部落,还是那些没有智慧的野兽,甚至连那些丑陋的巢穴蜘蛛,事后都没有任何损伤,当然,如果将他们的惊恐剔除的话!什么人能做到这点?”

    “没有人!”有人回答道。

    “是的,只有神祇!难道这还不足以证明?”第一个人高声呐喊,“只有神!我们想要渐渐这位神迹制造者,如果不能,就告诉我们他的故事,恩塔萨。”到了最后,他压低声音,“他应该烧死那些蜘蛛的。”

    恩塔萨保持着笑容,他喝了一杯果酒,放下杯子,看着那个年纪很大的酒保:“你也想知道?”

    “当然,谁不想知道呢?”老科尔一点都不客气,“所以,他们说的是对的吗?”

    “我不知道?”恩塔萨摊了摊手,“别这样看着我,我并不是在开玩笑,相反,我是很认真的在告诉你们,我可不认为凭我这样的水平,我这样的精灵,能够看出那位的跟脚,你们相信吗?”

    他们都摇了摇头,但气氛更加热闹了。

    “说多一点,恩塔萨!”

    “听说大祭司受到了袭击,是这样吗?你们是怎么反击的?误会是怎么解除的?”

    “大祭司受到了袭击?”恩塔萨笑了起来,他摇了摇头,“不不不,这是一个误会,一个天大的误会,但这个误会差带你让我们遭受灭顶之灾,知道吗,当那位旅法师挥动他的法杖……哦,别着急,我会告诉你什么是旅法师的,我也是才知道补救……回到刚才的话,他挥动了法杖,你猜怎么着?”

    “大祭司死了?”

    “你在开玩笑嘛?”恩塔萨瞪了那个人一眼,“收起你的调笑,你应该对那位长者保持敬意,现在让我们回到话题,法杖的光辉笼罩了大祭司,然后我们就进攻了,各种魔法的光辉将我的视野都遮蔽住了!别意外,这很正常。”

    “你以为他发起了进攻?”老科尔给恩塔萨的杯子到了一点果酒。

    “是的,在那种情况下,换成任何精灵,任何人,哪怕是巨魔,都会做出这样的判断,我们当然这么认为,而且我们太紧张了,是的,紧张坏了,”恩塔萨露出了夸张的表情,“想想看,你面对的是一个随便一下子,就毁灭了精灵之森的人物,然后怎么样?他又把一切复原了,我们当然会害怕和紧张,我们就像是拉紧的弦!”

    有人举起酒杯,高声问道:“然后你们把箭射出去了?”

    “当然。”恩塔萨点点头。

    “结果呢?”老科尔问道。

    “很糟,”恩塔萨露出了沮丧之色,“从来没这么糟糕过,相信我,我从来没有那么绝望过,我以为三百年前,面对那头成年原始龙的时候,是我一生中最糟糕的事,你们知道的,当时我的一只手断了,还失去了自己的朋友,但现在,这只能退居次席了。”

    “别卖关子了,快说!”

    “可怜的恩塔萨,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沮丧,杜克,你不该这么刻薄。”

    “好吧,但是告诉我们后续!”

    “没用!”恩塔萨狠狠地灌了一口果酒,“所有的攻击,全部没有作用,而且那些攻击都被凝固了,你能想象到吗?不管是刀剑,还是拳头,甚至是魔法的光辉,都停在了那个人的身前,然后随着他这么一挥手,就全部回来了!”

    “哦!星辰在上!”

    “这太不可思议了!”

    “等等,你说全部回来了?”

    “是的,全部回来了!”恩塔萨重重的点了点头,全部,一点不剩的,回到了我们的身上,然后我们被自己的攻击打倒了!因为那些攻击,都被强化了,我们承受不住这种反击,几乎每一个人都受了重伤,我也差点死了!这太可怕了!”

    “你说你受了重伤?”老科尔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面前的这个精灵,“但你应该没有这么快速治愈伤势的本领吧?”

    恩塔萨点点头,说道:“是的,你听我说,后面才是关键,那个人他在我们的哀嚎中抬起了手,然后打了一个响指!”

    “我听说那个人特别喜欢打响指,在来到这座城市的时候,他也做过类似的事。”

    “我也听说过,好像和三位圣骑士战斗的时候,也有响指出现。”

    “难道这是某种魔法?”

    “诸位,诸位,你们还想不想听?”恩塔萨露出了不满之色,等众人安静下来,他才继续说道,“我说到哪了?对了,响指,所以我们都醒了?”

    “所以你们在战场上睡着了?”有人笑出了声,“你们可真有紧张感。”

    “别那么愚蠢,那是幻术,明白吗?”有人强调道。

    “是的,幻术,”恩塔萨的表情凝重起来,“但你们应该知道,越是强大的人,越不容易中幻术,尤其是那些神祇的代行者!”

    “你是说,大祭司也中了幻术?”老科尔露出了吃惊的表情,“而且,你们所有人都是?在不知不觉中,在不知道什么时候。”

    “是的,全部,无一幸免!”恩塔萨点了点头。

    “等等,那么我们可以不可以理解为,之前的森林……”老科尔像是明白了什么。

    恩塔萨打断了他,他说道:“很遗憾,虽然我们也希望是这样,因为这还不至于让我们绝望,但之前的毁灭和重生都是真实的,我们的感知不会欺骗我们。”

    “哦,真糟糕,”老科尔耸耸肩,然后他的表情也严肃起来,“所以,你们面对着一个能够轻松毁灭和重建,同时能轻而易举将所有人,包括神祇代行者都给拉入幻境的能力,听起来,这不像是一个人能做到的!”

    “瞧一瞧,我怎么说的来着!那是一个真神,行走在地上的神圣!”

    恩塔萨有些不确定的说道:“也许吧,但他并没有给出答案,所以我不能确定,唯一能够知道的,就是他说自己是一位旅法师。”

    “什么是旅法师?”老科尔又问了一句,“你刚才提到过一次,是一种法师职业吗?还是代表着特殊的力量?”

    “在世界之间穿行,在星界中遨游的法师,”恩塔萨给出了答案,“这是他给出的说法,一个让人吃惊,但又很有可能的说法。”

    “他来自其他世界?”老科尔警惕起来,“入侵者?”

    “别担心,至少和恶魔不同,”恩塔萨耸耸肩,“至少目前还不用担心,而且他似乎还有意加入我们的队伍,共同对抗恶魔,这也许能算是一个好消息。”

    “十分有限,但好吧,如果这种强大的人物,能帮助我们,也许和平会一直持续下去。”老科尔又给杯子里倒满了果酒。

    “是的,他叫醒了我们,然后告诉了我们这个消息,也许这算是一种自我介绍,”恩塔萨的语气里带着自嘲,“当然,这个介绍没有人敢质疑,而那位旅法师先生,他说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我们能够和他平静的交流。”

    老科尔十分诧异,他问道:“只是为了这个?”

    “只是为了这个,”恩塔萨端起了杯子,“只是他是这么说的,我们没有怀疑的理由。”他喝下了一口,然后继续说道,“不过,大祭司并不愿意这样结束,你知道的,他当时认为在森林中的族人都伤亡在火焰中了,因此他质问了对方。”

    “哦,质问一个神祇!”之前一直在插话的冒险者用嘲讽的语气说道,“真是一个睿智的神祇代行者,如果不是那位先生的脾气不错,也许我们已经在冥土狂欢了,难道没有人提醒一下那位大祭司先生,注意局势的不同?”

    “他是做决定的那个人。”恩塔萨摊了摊手,“总之,那位又打了一个响指,”他看了旁边的人一眼,“我开始相信,他有这种嗜好,因为如果这是某种魔法的启动仪式,那未免也太复杂了,知道吗,至少他在施展魔法的时候,有五六次都是用的这个。”

    “重点!重点!”老科尔敲了敲桌子。

    “好吧,好吧,”恩塔萨继续说道,“那些分散在森林中的部族首领们,瞬间来到了我们周围。”

    老科尔问道:“你是说,在火焰爆发时,滞留在森林中的高等精灵部族首领?”

    “是的。”

    “全部?”

    “是的。”

    “他怎么分辨的?”老科尔满脸不解,“我是说,他又不认识他们,如果他将随便什么精灵带过来,我都不会意外,但是准确的辨认首领……”他顿了顿,“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他就是做到了,所以我们都害怕了,我想大祭司也是一样的,所以他安静了下来。”恩塔萨喝了一口果酒。

    “都没有人注意到,这是一个空间法术了吗?”有人叫喊起来,“全部首领,瞬间来到,注意用词!”

    有人笑道:“得了吧,现在发生任何事,只要和那位旅法师先生有关,我都不觉得奇怪!”

    然后,人们就不再理会这个了。

    “然后呢?你们把他请过来了?”老科尔的声音再次响起。

    “当然不是,这太危险了!”恩塔萨摇了摇。

    有人嘀咕道:“我觉得,只要我们能看到他,就没有安全的地方。”

    “可能吧,”恩塔萨苦笑起来,“但我们没有立刻邀请他,我们知道这十分失礼,但他表示理解,然后我们回来,向最高长老会回报了情况,他们就开始讨论了。”

    “一直到现在?”

    “一直到现在!”恩塔萨一口气喝完了果酒,他站起身,“好了伙计们,我要走了。”他指了指窗户。

    众人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立刻就发现了窗户外面的两个人。

    “也许长老会已经有决定了,总之,我的休息时间结束了,”恩塔萨朝着门外走去,“如果你们还想知道什么,可以去评议会外面,那里的布告栏会张贴一些消息,没有我这么准确、及时、详细,但会不断的更新。”

    “我们会记住的。”

    等离开了酒馆,恩塔萨和两位同伴碰了头,然后问道:“我们去哪?”

    “去邀请那位旅法师。”他的同伴回答道。

    “哦,长老会有结果了,这次速度真是出乎意料的快,”恩塔萨说着就要前进,但跟着就注意到两位同伴的脸色有些不对,“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当然!”刚才回答他的那个同伴点点头,“因为这并不是长老会的决定。”

    “不是长老会的,那是谁的?”恩塔萨十分疑惑。

    “神谕!”那个同伴苦笑起来,“我们接到了神谕,要将那位旅法师,带去至高的星辰神殿!”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恩塔萨瞪大了眼睛,“神谕?居然是神谕?要知道,已经三百年,没有神谕了!”( 造物主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