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库 > 玄幻小说 > 造物主说 > 《造物主说》正文 第二十五章 不是所有七环……
    “这样是不是付出的太多了?而且,那些都是基纳的血脉,虽然他们这次犯了一些错误,但这些血脉,才是保证家族繁衍的关键之一。”

    莫洛男爵在老伯爵的面前谈论着。

    现在,他们所在的地方,并不是先前老伯爵和邓恩见面的房间,而是一间书房,不过书架上却没有几本书——这里只是一个临时住所。

    在“蓝堡的震惊日”之后,得到了消息的两位男爵,以及他们的兵马——实际上已经是残兵,在确定了消息的真伪之后,立刻在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实际上,刚刚得到消息的的时候,两位男爵还在为是否反击而进行争论,扬奇男爵认为费歇尔已经无法抗衡,倾向于带着仅有的队伍离开,托庇于和基纳家族交好的领主,积蓄力量,等待时机,同时将这里的情况告知公国和帝国,用金杯法律来捍卫自己的权益,尽可能的拉拢足够多的盟友。

    而莫洛男爵则完全不同意这种做大,还将之斥责为逃避和软弱,甚至这是一种称得上耻辱的做法。

    在莫洛男爵看来,他们应该在费歇尔真正在蓝堡站稳脚跟之前,继续反攻,当然,在经历了一连串的惨败,尤其是认识到费歇尔的力量和势力之后,他很清楚凭着目前的人手,想要再次反攻,只会失败的更惨,因此他也需要盟友。

    因为这样的原因,两位男爵各自写了一些信,去联络他们所需要的人和势力。

    只不过,扬奇男爵所寻找的盟友,是要接受他们,加以庇护,而莫洛男爵需要的盟友则需要帮助他们冲锋陷阵,两者又被本质区别。

    相比于前者,后者不仅更难获得,而且还需要付出不小的代价,这些代价,两个几乎失去了根基的男爵是很难付出什么的,他们的价值很明显,只有基纳这个名号,这意味着,他们必须用未来基纳家族的利益,来交换当前可能存在的帮助。

    好于我,对比起莫洛男爵所需要的,扬奇男爵付出的更少,这也是他们的矛盾焦点。

    这样争论,即使在蓝堡光复的消息传来之后,暂时的停歇了,但两位男爵之间的思维分歧依旧还是存在着。

    因此,当两人回到蓝堡,还没有来得及休息,就急急忙忙的去面见老伯爵,并且知道了老伯爵的打算后,莫洛男爵就提出了反对意见。

    他提出了很多反对意见,出发点都是为了保证基纳家族的实力。

    当然,他也很清楚,不应该刺激,甚至激怒邓恩,而是应该笼络他。

    “我认为,我们和邓恩之间,是有着天然的亲近的,他是基纳血脉,而且我们之前也和他取得了联系,这意味着我们可以很好的和他交流,否则他为什么要击败费歇尔呢?”莫洛男爵说出来自己的分析和办法,“但是,如果因为他而处死这么多族人,即使邓恩会在短时间内,认为家族十分重视他,依旧会让族人对他产生怨恨,长此以往,恐怕反而会让两边关系逐渐远离。”

    “那是因为你没有意识到,如果只是付出一半族人、还是背叛者的血,就能获得邓恩的认同,是一个多么划算的交易!”

    面对莫洛男爵的说法,老伯爵却只是摇了摇头,随后语气转为严肃:“事实上,未来邓恩即使能够继承我的爵位,也肯定不会长时间在领地,更好可,他显然会更加看重北方,而在北方,他同样有一个伯爵领地,因此无论如何,蓝堡会有一个真正的管理者……”

    “但是这样……”

    “这就意味着,只有能够确保和邓恩之间的关系亲近,才能成为这个管理者,你明白吗?”老伯爵严肃的说道。

    随后,见到莫洛男爵还想说什么,老伯爵直接摆摆手,让这位男爵离开,出去冷静冷静,只留下了扬奇男爵。

    尽管心有不甘,而且也意识到,现在这个时候被要求退出去,绝对不是什么好现象,但在注意到老伯爵的神色之后,他什么都没敢多说,理智的退出了这个房间。

    “您的身体看起来比过去好了很多。”从进来之后,就很少说话的扬奇男爵意有所指。

    “是的,比过去更好,”老伯爵摇了摇头,“之前的昏迷,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但有一点很清楚,在这之前,我的身体确实很差,这是可以清楚看到的,不过邓恩解决了这些。”

    “他解决的问题还不止这一个。”扬奇男爵意有所指,“所以您才会决定,不惜一切也要留住他?”

    “不是留住!”老伯爵摇了摇头,“而是跟上,是捆绑在他的身上!”

    “这区别很大?”扬奇男爵眯起眼睛。

    “本质上的区别!”老伯爵叹了口气,“在面对邓恩的时候,我们应该搞清楚主次,要把邓恩放在强势的一方,我们是让基纳这个家族,去依附在这个强者的身上。”他苦笑起来,“我本来一直期待能出现一位足够强大的法师、施法者,保护这个家族,但最终,当这位存在真的出现,又有了一个问题,他太强大了。”

    “您能确定吗?”扬奇男爵有些疑惑,“据我所知,他现在是七环法师,不要误会,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一个高阶法师十分强大,值得整个家族为他尽可能的付出,但家族的付出,归根结底是为了家族更好,但您的意思,恕我直言,几乎是要不计一切代价。”

    “是的,只要他愿意接受,那都是基纳家族的胜利,”老伯爵语重心长的说着,“只有不将邓恩看成是基纳家族的人,你才能真正摆正位置,和他进行交易。”

    这句话之后,整个房间陷入了沉默,最终扬奇男爵点了点头。

    “你还是需要仔细思考一下的。”在给出这句话之后,老伯爵也送走了第二位男爵,然后他的老朋友、老管家走了进来。

    “看到您平安无事,真是让人高兴。”老管家微笑着说着。

    “是的,甚至连我自己都十分意外,事实上,我感觉自己已经见到了光辉之主,但最终又回来了,”老伯爵说话的时候,停顿了一下,“邓恩告诉我,在战斗时候,用特殊的方法保护住了我的身体,以及这座城堡内外拥有基纳血脉的人们。”

    老管家点头说道:“我明白他的做法,当时蓝堡已经被费歇尔的人占领了,城堡里除了作为人质的基纳血脉,以及那些背叛者之外,就都是费歇尔的人。”

    “是的,但最关键的是,在我醒来的时候,或许是某种血脉之间的特殊联系,让我感受到了邓恩身上的一种威严,那种威严难以描述!甚至让我感到恐惧!不,恐惧都不足以形容,就像是我在昏迷的时候,隐约见到了光辉之主一样,那太可怕了!”

    “您的意思,难道是说,邓恩他有着接近神灵的本质?”老关键的表现显得意外,但话音却一直很平静,“但这又怎么可能?”

    “我当然不能确定,这只是我的一种错觉,因为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但我觉得这即使不是真的,也应该是某种预兆,”老伯爵语气深沉,“现在的我,可以说是死过了一次的人了,所以我相信一些预兆,更何况,他们只是看到了邓恩的七环,但是他们难道没有想到,邓恩用了多久七环?”

    “但是您已经看错一次费歇尔了。”老管家提醒道。

    “我从来没打算让费歇尔获得基纳,我只是没想到他那么疯狂,而且拥有那么强大的力量,并且丝毫也不在意规则。”老伯爵叹了口气,“他以为和帝国高层达成了协议,其实并不是,高层只是在利用他,一旦蓝堡基纳彻底衰弱,费歇尔的利用价值也就没了,到时候,帝国有足够的理由让他退场。”

    “还是您想得周到,只是刚才两位男爵担忧的事,也是事实,总该提前做好准备的,防止意外来的突然。”老管家还是提醒。

    “我这身子骨还不知道能撑到什么,实在不好说啊。”老伯爵摇摇头,“这些事,就不用我去费心了,而且也没有用,有些事,越是提前准备,可能越要发生偏差,况且,你以为邓恩还会在意这些吗?他需要的,是我的明确表态,一旦表态,整个家族归附,他自然有办法让一切都按照他的意志改变,我的布置,比起他的意志,又算得了什么呢?”

    “吼吼吼!”

    忽然,窗外传来了一阵混乱的吼叫声!

    ————————

    “我们或许应该出面,虽然邓恩十分强大,但他终究也是一位基纳,家族的利益,他应该考虑一些,哪怕只是一点!我们只需要他的一点表态!”

    另一边,离开了老伯爵的备用书房之后,两位男爵回到了一处空旷的房间,内里早就聚集了很多人,大部分都满脸焦急之色——

    这些都是基纳的子弟们,他们用希冀的目光看着两位男爵。

    那位莫洛男爵提出了这样的看法。

    “是啊,如果我们一起出面的话,也许可以让他改变主意,放过大厅里面的那些人。”

    “到现在也没有明确说怎么处理,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好现象,听说连午饭,他们都只是吃干硬的面包。”

    “惩罚是应该的,但是至少应该明确一些,而且毕竟是同样血脉的,我们该有些区别,至于那些其他的背叛者,他们正好作为典型……”

    莫洛男爵点点头,看向扬奇男爵:“你怎么看呢?这件事。”他根据之前扬奇的一些表现来看,觉得对方可能会拒绝,在众多基纳面前,这绝对不会是一个好的选择。

    “我认为这些看法都不错,也许我们应该去和邓恩交涉一下,你觉得呢?”扬奇男爵没有拒绝,而是提出了这个看法,“也许我们应该直面他,才能明白老伯爵做出决定的理由。”

    莫洛男爵皱起眉头,他想要说什么,但话还没有出口,就被窗外一连串的吵杂声响打断。

    “什么声音?”

    听到那些声音的,并不只有一人,当众多基纳循着声音,朝着窗外看去的时候,一个个瞪大了眼睛!

    呼呼呼……

    在翅膀扇动的声音中,众多吼叫声响起,伴随着的,是乌压压一片身影——

    那是一头头正在扇动着翅膀的亚龙兽!

    它们有着接近巨龙的外形,只是身形会比较小一些,也没有前爪——当然,在翅膀的前端,能够看到一个细小的爪形。

    “吼吼吼!”

    那吼叫声遮天蔽地的传来,让人新生畏惧!

    无论是城堡内外,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感到了恐惧!

    “我记得费歇尔有一头亚龙兽坐骑!”

    “没错,一定是的,之前都没有见到那头野兽,显然,这是后患!”

    “去找邓恩,这一切,难道不是因为他吗?”

    “他一定有办法的!”

    “快啊!”

    ————————

    “那位领队先生,似乎有了决定。”邓恩的房间里,黑猫从窗外跳了进来,“先在这里待几天,等待南边的消息传来,再继续南下。”

    “和我的猜测差不多,他需要一些时间,让局势变得清晰一些,而且也要把蓝堡发生的事,传回去。”邓恩坐在桌子上,拿着羽毛笔,正在描写着某种奥术符文。

    “你不先去解决一下目前的问题吗?”黑猫来到了邓恩身边,盘起身子,“耽误下去,也许会出现死伤。”

    “你说的对。”邓恩将最后一笔写完,那个奥术模型顿时泛起光辉,直接冲出了羊皮纸,激射到窗外,然后漫天蔓延。

    顿时,在光芒的中央,邓恩的身影逐渐显现,在众目睽睽之中,他悬浮于半空。

    随后,淡淡的威压散发出去,原本气势汹汹的亚龙们猛然间动作停顿,然后一个个瑟瑟发抖的落了下去。

    “有的时候,我们需要有一些技巧,”屋子里,邓恩看着天空上,自己的那个投影虚像,笑了起来,“你看,这样我就隐瞒了真实能力,让自己看起来像是一个七环法师了。”

    黑猫撇了撇嘴:“不是所有七环法师,都能一口气释放出这种影响范围的法术。”( 造物主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