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库 > 玄幻小说 > 造物主说 > 《造物主说》正文 第二十四章 你们对力量一无所知
    卡尔·基纳浑身颤抖的站在大堂上,目光紧盯着那扇紧闭的大门。

    在他的身后,还站着十几个人,一个个都是战战兢兢的,人站在那里,就像是站在冰面上一样,甚至都不敢大声的喘气。

    这座位于蓝堡之内的大厅,此时不管是墙壁,还是地板上,都布满了裂痕,甚至有几个角落因为缺损,能看到外面。

    不过,却没有人会因此而感到这里简陋,反而觉得这里肃穆、严肃,充斥这难言的威严。

    原因,就是因为那个人。

    所以,当与那位同行的女性法师从外面走进来的时候,以卡尔·基纳为首的众人,立刻就过去见礼,然后小心翼翼的询问起来。

    “邓恩?”露西亚耸耸肩,“我这就要去找他,如果你们想要见他,可以和我一起过去?”

    “不不不!”卡尔赶紧摇摇头,“我们,我们就等候在这里,是邓恩阁下让我们在这里等候的。”

    “奇怪的家伙,”露西亚笑了起来,“你们难道不该称呼他为基纳阁下吗?而且,你们和他不是族人吗?”

    对此,卡尔·基纳他们只能报以苦笑,最后还是这位颇有地位的基纳血脉出面,说道:“您如果见到了邓恩阁下,希望可以转告我们的悔意,我们愿意承担我们的罪过,只是希望他能让我们保留荣耀。”

    “就是希望能活下去,同时还保留一些好处,为什么要说的这么委婉呢?”露西亚耸了耸肩,毫不介意的将表面的东西撕开,然后更仿佛看不到身边那些人难看的脸色,笑眯眯的走了进去。

    她推开了房门,来到了长长的走廊上。

    或许是因为开门、关门的动作,造成了门框、墙壁和屋顶的震动,所以粉末跌落下来,落到了露西亚的头顶上。

    她有些无奈和恼怒的揉了揉自己的脑袋,然后抱怨道:“这该死的地方,我又要洗澡了,真实的,这座城堡都要崩溃了,为什么邓恩还一定要在这里呢?”

    “实际上,因为蓝堡具有着象征意义,”一个声音从走廊深处传了过来,那是纳达尔,“要知道,在这里,基纳血脉几乎和蓝堡是绑定在一起的,这座城堡也是领民们的精神支柱,基纳的血脉领袖住在这里,就能够稳定人心!”

    露西亚抬起双手,示意对方停下:“好吧,好吧,但是这里随时都有可能崩塌,毕竟受到了那样的冲击,也许连基础结构都被动摇了,我们这些人在这里,难道不该担心生命安全吗?施法再快、魔力再强,面对一块突然落下来的巨石,都显得苍白。”

    “这里的结构,已经被加固了,邓恩几乎将所有薄弱的地方,都进行了加固,”纳达尔笑了起来,“难道到了现在,你还不相信他的施法能力?也许地牢里的那些人,可以让你清醒一下。”

    “好吧,你赢了,”露西亚悻悻的说道,“不过说实话,虽然他很强大,对奥术有着出人意料的天赋,但还是太容易被说服了。”

    “那么多人出面,甚至还有哪位老伯爵,他们恳切的希望邓恩能够住在这里,”纳达尔指出了关键,“他当然不能直接拒绝,更何况,在这之前,他已经应老伯爵的请求,加固了整个城堡。”

    “那位老人一步一步的,让人无法拒绝。”露西亚也记得那一幕,“好吧,不说这些了,我过来是想要问问邓恩,我们什么时候出发,是打算处理了外面那些人之后吗?”

    “这件事很复杂,”听到这话,纳达尔反而收起了笑容,“外面那些人只是小事,他们毕竟是基纳血脉,即使直接杀了,依旧只是基纳的内部事务,甚至连公国和帝国,也只能过问,不能过多干涉,但那些被费歇尔聚集起来的人,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是吗?但是连那个费歇尔,都被轻而易举的干掉了,”露西亚不解的问道,“难道那些追随者反而是问题了。”

    “那个费歇尔很厉害。”

    “我当然知道,比以为我真的什么消息都不听,”露西亚翻了个白眼,“他的势力甚至已经渗入到了帝国里面,这次选择在蓝堡爆发,为的就是彻底撬动这一切,而且他拥有着惊人的个人力量,也有着大量的、来历各异的追随者。”

    “是的,问题就在于来历各异。”纳达尔说到这里,朝着里面指了指,“我们边走边说。”

    “好吧,我快饿瘪了,我们直接去餐厅吧。”

    ————————

    “如果那位大人不能饶恕我们,我们就算是吃了这些东西,又有什么意义呢?迟早都要死的!”

    在幽暗的地下,建成了几个世纪之久的地牢中,关押着几名身份不凡的囚犯。

    这座地牢,严格来说,不是位于蓝堡地下,距离蓝堡的主体建筑还有一段距离,因此哪怕是蓝堡震荡,依旧没有影响到这里。

    不过,这里已经很久没有启用了,一直以来只有寂静和阴冷。

    而现在,随着那个有着墨绿色头发的女人,以及其他几位相貌、形象各异的、不同种族的囚犯到来,这里也变得热闹起来。

    负责给囚犯送食物的骑士学徒,小心翼翼的走进来,然后轻手轻脚的将那一盘盘简单、甚至称得上简陋的食物,放在一个个囚门上特意留出的豁口处。

    随后就听到那个有着绿色头发的女人这么说着。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我要回去了。”骑士学徒慌忙后退,他的年龄很轻,没有经历过多少事情,但很清楚这个牢房里,关押的是什么人——每一个都十分危险,有着远超自己的力量,如果他们没有被限制的话,轻而易举就能要了自己的命。

    “你为什么要害怕?”绿发女人靠近了两步,从黑影中走了出来,露出了她美艳的面容,“我们都被那个大人封印了力量,现在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我们甚至需要通过你来求情。”

    年轻的骑士没有被那张脸的美貌所迷惑——何况女人的身体上布满了触目惊心的伤口,尤其是胸前的那个血窟窿,这让骑士学徒忍不住好奇,她为什么还能站着,为什么还能活着。

    但现在,他只想要尽快离开这里,所以根本不听女人接下来说了什么,就急急忙忙的离开了。

    “该死的!”绿发女人露出了懊恼之色,“为什么要让这样一个废物来送饭!”

    “丝丽嘉,省着点力气吧,也许你现在多恢复一些,不仅能够保住性命,甚至还能有机会离开这里,”一个好听的、柔媚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你知道的,如果我们能尽可能的聚集力量,哪怕是处于被封印的状态中,但只要能集中所有人的力量,一样可以打破这座牢房,因为这些都是囚禁普通人的,而且是为人类准备的。”

    “愚蠢的狐狸!”被称为丝丽嘉的绿发女人瞥了出声的那个人一眼,“你居然还妄想逃跑!”

    “怎么?难道你甘心留在这里?”发出声音的,是一个女人,但她的眼角上翘,有着粉红色的头发,以及一双竖起来的耳朵——这是一个狐族女人,“我们留在这里,恐怕没有好下场!”

    “是的,我们必须想办法!”又是一个声音响起,这个声音圆润而有力量,但同样也是一个女声,说话的女人个头很高,有着一双充满了力量感的大长腿,“连费歇尔这样的勇士都被那个施法者干掉了,我们没有办法直面他,只能退避!”

    “愚蠢的野蛮人都知道退缩了,”狐族女人笑了起来,“看来你被吓坏了!”

    “够了!”丝丽嘉忽然呵斥起来,“放弃你们的幻想吧?你们以为自己能够逃跑?这绝对不可能,没有人能在那位存在的眼前逃离,没有人,知道吗?”

    “我承认他很强大,”又一个女人说话了,她的浑身被黑色的长袍包裹,头上戴着兜帽,只露出了洁白如玉的下巴,“但这并不意味着他能掌握一切,他只是一个七环的法师,我们……”

    “愚蠢的女人,你的预言不仅毫无作用,还会将我们引向死亡!”丝丽嘉毫不犹豫的打断了对方,“你,还有你,以及你,你们对力量一无所知!”

    她深吸一口气,眼眸颤抖,恐惧充斥了整个心灵,仿佛再一次见到了那个背影,那个让她恐惧到没有一丝反抗念头的背影。

    “七环?忘记这个评价吧,那根本不可能是真的,只有最愚蠢的人才会认为那样的存在,只是七环法师,他所表现出来的力量,七环根本不足以评价!”

    “你是说,他在隐瞒自己的力量?”狐族女人敏锐的发现了关键,“也许这可以利用,他或许想要隐藏什么,并且有什么秘密。”

    “别做傻事!”丝丽嘉用严厉的目光看着那只狐狸,“别动小聪明,你会把所有人都害死的!不,也许到了那个时候,死亡反而是一种解脱,最让人担心的,是死后的世界也无法得到安宁!”

    又一个女人说话了,她的身上覆盖着轻纱:“如果您的话是真的,那个邓恩……”

    “别叫那个名字!”丝丽嘉尖叫起来,“你不能叫那个名字,称呼他为大人!”

    “瞧瞧,可怜的森林妖精,她已经被吓破胆了。”狐族女人讽刺着,“你想要做什么?把自己剥光,然后躺在他的床上吗?恐怕你肮脏的身体根本没有这个机会!”

    “该死的,你们不明白吗?”丝丽嘉似乎有些抓狂了,“你们不知道吗?在这种时候,提及名字也十分危险,你们难道没有想到吗?为什么会这么蠢!”

    “你的意思是?”那个用黑袍裹住全身的女人浑身一颤,“你确定吗?”

    “我不能确定,但本能让我颤抖,也许在他离开城堡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了一丝真实,”丝丽嘉叹了口气,声音降低了很多,“我多么希望那时错觉,但……”

    黑袍女沉默了一会,最后说道:“如果是这样,那么我们确实要改变计划了。”

    “怎么,瞎子,你这么容易就被说服了?”狐女女人蹙眉质问,“放弃了逃生的机会?”

    “如果她是对的,”黑袍女轻轻摇头,“那么那不是逃生的机会,而是通往地狱的捷径。”

    “我们该怎么做?”那个高大的女人一直在听着,现在发出了疑问。

    “等待。”黑袍女叹息道,“希望时间能拨开命运的迷雾。”

    ——————

    “也许这就是你的命运,邓恩。”

    东倒西歪的书架旁边,面色红润的老伯爵,看着不远处正在翻看书册的邓恩,轻声说道:“你注定要让基纳这个姓氏,传播到更远的地方!”

    “我想,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邓恩的目光依旧还落在书页上,但这并不妨碍他说话,“我只是路过这里,接下来还会继续南下,事实上,如果不是费歇尔太过自大,想要对北方的基纳动手,他现在也许已经成功了。”

    “这就是命运!”老伯爵斩钉截铁的说道,“他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这一刻,为了我将荣耀交给你,你配得上这一切。”

    “恕我直言,”邓恩合上书,看向老伯爵,“我倒是觉得这荣耀太小了,有些配不上我。”

    老伯爵愣了一下,但是他并没有恼怒,反而笑了起来:“是的,对你来说,基纳太小了,但不可否认的是,你有着这个姓氏,无论你愿意不愿意,为了的基纳会因为你而兴盛。”

    “我只希望这个姓氏不要为我招惹不必要的麻烦,”邓恩意有所指,“就目前来看,有着这个姓氏的人,并不都是高尚的,或者说,几乎没有几个高尚的,无论是那些投降者,还是抗争者,他们都有着自己的利益。”

    “我会约束他们,而且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但我的时间有限,真正不想让他们变成麻烦,必须你亲自告诉他们,你的话,将会成为血脉的条律!”老伯爵这么说着。

    邓恩不置可否。

    “我会证明基纳的价值!”老伯爵强调了一句,“你会看到的!”( 造物主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