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库 > 玄幻小说 > 造物主说 > 《造物主说》正文 第十八章 奥都斯的暗流
    邓恩清楚,眼前这只黑猫提及的那个人,就是蓝堡血脉的旁系子弟,费歇尔·旁多。

    这位费歇尔的经历十分传奇,至少在邓恩的眼中来看,颇有几分主角的卖相,似乎是光环在身,无往不利。

    可惜,在蓝堡的血脉仪式上,那位费歇尔吃了个亏,原本应该持续上升,并且借此一飞冲天,乃至直接获得蓝堡未来主导权的机会,直接葬送在邓恩手上。

    邓恩也借此得到了前往八大国度的坦途。

    不过,这样的挫折,很显然不会让费歇尔罢手,更不会让他气馁。

    在邓恩看来,那位费歇尔就像是所有的主角一样,在遭遇了一次挫折后,反而获得了更多的际遇,至少从目前传到邓恩手上的消息来看,费歇尔已经的势力已经初具规模——

    一个月的时间。

    在两个世界不断接近的过程中,其他世界、整个星空依旧在运转着,无数的故事在继续,萦绕在邓恩几个化身周围的故事,也在积蓄着。

    至少,邓恩本体所在的奥都斯,最近一个月的发展堪称精彩,即使邓恩身在学院,但通过蓝堡传来的信件,以及魔剑士、四元素之灵不断传递过来的消息,都足以让他看到这个广袤大陆,在面对危机时,展现出来的风采!

    一切仿佛都混乱了,每一个势力,在接连几次空间震荡后,都发疯一样的寻找着源头,最终目标被指向了死亡沙漠。

    那片原本是神圣帝国的核心地带,如今却成为了死亡领域。

    不过,随着危机的到来,以及背后某种暗流的推动,整个奥都斯世界——当然,邓恩主要的消息渠道都集中在瑟尔大陆——至少是这座大陆,那些庞大的国家,以及十分有名的组织,包括了议会和国度都有所行动。

    事实上,就连学院这个十足的新生组织,也在几次会议中提及,想要派遣一支队伍前往南方的死亡大沙漠,显然已经蠢蠢欲动,在邓恩看来,这支队伍很快就会成型。

    事实上,不光是这些跨越了国别和领地的大组织,就是一些地方性的组织,同样因为这些空间震荡而产生了剧烈变化。

    联合帝国内部就有许多领地,因为有关空间震荡的传闻,而让权力发生更替变化的例子——很多人认为这种震荡背后,隐藏着的是某种机会,而联合帝国的众多古老家族,更是对此深信不疑,毕竟,这些家族本来就是神圣帝国执政官血脉的后裔,继承了特殊的异界血统。

    现在,随着众多势力都将空间震荡的源头,指向了古老帝国原本的核心地带,联合帝国的那些古老家族们,怎么可能不产生联想?尤其他们始终面临着血脉干涸、枯竭的窘境,更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因此,包括蓝堡在内的诸多家族,在相互沟通之下,打算共同派出一支集合各家力量的精华小队,前往死亡沙漠。

    “他们倒是还很清楚,面对一个个国际化的大组织,他们尽管是联合帝国的顶级贵族,但在超凡力量并没有多少优势,必须要集合起来,才能拥有不被强行退场的资格。”

    在和黑猫进行了简单的对话,并且拒绝了对方的提议之后,邓恩重新翻出了那几封信,仔细的看了起来。

    这几封信是从蓝堡所在的郡寄过来的,但写信的人,并不是那位老伯爵,而是当初和邓恩有过冲突的男爵,莫洛男爵、扬奇男爵。

    这两位男爵,当初或者明,或者暗,都曾经抵触过邓恩的到来,即使在血脉仪式之后,男爵们和邓恩之间的关系似乎有所缓和,但那种隐约竞争的气氛并没有消失。

    但是,就在不久之前,准确的说,是半个月之前,在自己的实验室中闭门的邓恩,接到了两位男爵的来信,而且不值一封,在随后的日子里,几乎没两三天就,邓恩就会收到一封,有时候是莫洛来信,有时候是扬奇,有时候是他们一起。

    两个人的信结合在一起,让邓恩对联合帝国如今的局势有了一个比较细致的认识,或者说,对于帝国贵族们的游戏,有了个明确的概念——

    贵族们在争夺领导权。

    不要误会,不是帝国的领导权,因为帝国的权力结构,目前还很稳定,皇帝和选帝侯,以及大贵族、大领主的结构,是相对稳定的体制,足以包容其中的众多阴谋和斗争,维持着帝国的稳定。

    他们争夺的,是那支精锐小队的领导权——

    “在决定组合联合小队,然后南下之后,几个大族的强大人物,都在试图获得主导权,他们之中有不少人都有着不错的背景,或者是出色的骑士,或者是强大的施法者,并不甘心被别人控制,因此这场争斗始终存在着,并且让小队南下的时间一再拖延。”

    “相比之下,我们蓝堡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虽然有一些依附在家族的法师和骑士,但这些人还没有被信任到,足以代替我们真正的蓝堡血脉,前往可能存在的祖脉之地!”

    “但是,这一切都在费歇尔回来之后改变了,老伯爵之所以没有给你通报,一方面是不想影响你在学院的发展,因为我们都知道,你在这里有着不错的名声,而另一方面,恐怕就是费歇尔和伯爵有什么约定,而蓝堡也迫切的需要一个足够强大的血脉,争夺南下小队的领导权,否则的话,我们只会被派出去送死。”

    “可惜,无论是什么样的约定,现在都不重要了,因为他——有着丰富经验的老伯爵,终究还是犯下了致命的错误,他引狼入室了,这直接导致了他现在的昏迷,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那个外来者!”

    “这样的怀疑,在那个外来者妄图篡夺伯爵爵位的时候,几乎被完全证实了,只不过他肯定没有想到,睿智的老伯爵早就准备好了一份具有法律效用的文件,按照文件的内容,一旦老伯爵出现了意外,而他的直系血脉全部都不存在的情况下,他的爵位和领地,将由自己弟弟一系继承,也就是您!”

    “我们猜测,这份文件的成文时间并不长,也许就在老伯爵和那个卑劣者达成协议之后,至于目的,现在已经很明显了,为了不至于因为老伯爵死亡,而让您成为最直接的受益者,他没有让老伯爵死去,这让真正的蓝堡们有了机会,所以我们最终抢回了老伯爵!”

    “现在,失去了最大筹码的卑劣者,已经正式竖起了叛旗,想要强行获得蓝堡的权力,遗憾的是,蓝堡的封臣和骑士们,居然有很多早就被他笼络和迷惑了,居然在那个背叛者特纳的带领下,汇聚在了卑劣者的旗下!”

    “蓝堡的内战已经打响,虽然我们在初期取得了一定的优势,但不得不承认,卑劣者的准备十分充沛,而且他还有很多强悍的属下,同时自身也有着过人的实力!我们恐怕无法抵挡太久,因此我们需要帮助!如果您能回来,那么将会拯救自己的领地!”

    “是的,我们更倾向于让您继承,或许您会怀疑我们的动机,但请相信我们对名誉的看重,以及帝国的法律,因为那份文件已经广为人知,没有人能改变这件事,您可以通过很多渠道,来知道这件事的真伪!”

    “我们绝对无法容忍一个卑劣者,一个玷污了血脉的低劣者,窃据蓝堡的荣耀,我们更希望迎来一个真正拥有光荣血脉的领主!您的父亲,拥有着最为纯洁的蓝堡血脉,您是他的继承者,您才是蓝堡之主!”

    “留给您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卑劣者的准备出乎了我们的意料,似乎他连王室都有了联系,据说有一位公主,和他关系密切,也许他是靠着这种方式,来影响大公的,但无论如何,最近有风声说,王室对于那封法律文书的真实性存在怀疑!一旦王室插手了,那么一切都将不通,我们也许会失去最后的优势,是时候做出决断了!”

    “如果您在这个时候犹豫,也许连在学院立足的根基和背景都会失色一部分!”

    翻看了一番,邓恩微微一笑,这这最近的一封信合上。

    “我才是蓝堡之主?真是一顶不错的帽子,也充满了诱惑力,只不过,如果蓝堡现在还完好无损,恐怕他们不会这么甘心吧。”

    “但显然,这不能打动于汝,不是吗?”黑猫从旁边跳了过来。

    “当然了,难道我会为了一个所谓的爵位,就中断自己的学习?”邓恩说完这句话才意识到,对面并不是学员或者导师。

    果然,黑猫撇了撇嘴。

    “我是说,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埃多兹世界。”邓恩耸耸肩,“你肯定也同意。”

    “其实汝可以回去。”黑猫提醒道,“这并不是为了爵位,而是为了另外一种力量,那个被青睐者的背后,有值得你重视的地方!”

    “我的回答已经很清楚了。”邓恩摇摇头。

    “会改变主意的。”黑猫笑了起来,是的,这是一个猫的表情。

    邓恩刚想说些什么,随后神色微变,然后脸色阴沉起来,他点点头:“是的,我改变主意了!我会过去的!”

    “哦?”黑猫露出了惊奇之色,“居然这么快就得到消息了,这么看来,汝等确实隐藏了不少秘密,不过放心,吾不会探究。”

    邓恩没有回答。

    不过,第三天,一只通过冒险者公会过来的猫头鹰,将这件事背后的原因揭露出来——

    这头猫头鹰是蓝堡的扬奇男爵,花费了大价钱,才会被用来传递消息,因为这是一头魔化猫头鹰,是法师才能够趋势的特殊信使。

    动用法师来传递的消息,当然不会是一般的消息。

    “……卑劣者一如他过去的所作所为,现在直接对您的家乡动手了,但是请不用担心,我们已经派出了使者,他会通过杜兰堡公爵,来帮助您的兄弟,不会让他受到伤害。”

    很显然,这意味着蓝堡内战,开始波及更大的范围了,已经不再局限于蓝堡领地,而是顺着血脉,以及其他原因,迅速燃烧起来。

    “他在玩火。”邓恩摇了摇头,“这并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我根本没打算回去,至少之前是这样的,但是他现在逼着我不得不做出决定!”

    “这确实很愚蠢,但似乎除了一开始的意外,汝就没有更多情绪流露了。”黑猫有些好奇,它有些探究的欲望。

    “因为费歇尔并不简单,所以他的这次举动,不应该是一时兴起,他应该已经有了一个计划,一个将我逼出来的计划。”邓恩吐出一口气,试图让自己冷静,但双眼之中,依旧有光泽在跳动,“显然,对他来说,就算我不出现,但只要存在,就是威胁,因此他要彻底切断危机的苗头!很好,这是一个杀伐果断的人物!”

    “那么,直接杀过去?”黑猫跳了起来,“如果完全发挥世界之力,应该很容易搞定这件事,然后这对下一步探查清楚埃多兹世界有很大的好处。”它说道,“只有尽可能的了解世界,然后留下烙印,才能在短时间内,占据那个世界。”

    邓恩愣了一下,随后才意识到,自己的进度之快,恐怕不仅出乎了星神的预料,也同样超出了根源的计算。

    但他马上就说道:“记得吗,我刚刚才说过,费歇尔肯定有所准备,我不应该掉以轻心,哪怕拥有了一些力量,所以,我打算用另外的方式过去,而且也不应该按照对方的节奏走,无论如何,北方的问题,症结还在南方。”

    “吾等明白了。”黑猫点点头,“学院的南下队伍。”

    “对,虽然只是传闻,但我很清楚,奥术学院确实打算插手,而这次考核就是机会,我需要获得一个确保能加入进去的入场券。”

    邓恩深吸一口气。

    “我的等级,应该要提升一下了。”( 造物主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