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库 > 玄幻小说 > 造物主说 > 《造物主说》正文 第五十九章 强势围观
    “一个巫师团体。”

    感受着地下正在发生的事情,邓恩已经知道那些黑袍人的身份了。

    当年他和智慧之神一同降临下来,随后时光之力封锁了整个伊迪斯大陆,连同周围的一片海域。

    在这之后,不仅仅只是这片大陆范围内的时间增加了一百倍,更重要的是,因为时光之力的封锁,导致内外相对隔绝,原本充盈的元素力量得不到完全补充。

    因此,被封闭的这片大陆,里面的元素力量快速的衰减下去,如今持续了半个世纪之后,现在几乎没有什么施法者能直接调动元素的力量了。

    “很有意思,他们发现了新的施法道路,而且似乎还和时光之力有关系,”邓恩明锐的注意到了这股力量的特性,“这五十年,我的神族化身借助审判骑士的力量,参与到了整个大陆的历史之中,塑造了传说和大势,对于时光之力的理解逐渐深入,而且慢慢圈定了那位古老神祇的力量踪迹,但还欠缺一些东西!”

    他站在屋顶上,目光穿透了种种阻碍,直视着那个黄金沙漏。

    “也许这个沙漏,就是我欠缺的东西,也许该弄清楚这东西的来历,在这场风波之后。”他的念头落下,淡淡的神力波纹在身上扩张,将他的这个投影的存在概念,从这一片区域中抽离出去。

    这并不是说他这个人不存在了,他的投影依旧在这里,看着一切,听着一切,感知着一切,甚至还能进行干涉,但即便他直接参与了什么事,那些人和生命都不会记得他的存在,还有这个投影之前的行为——

    就包括他在那个酒馆中付出硬币,喝了一杯酒的事,以及他被人看到的事。

    在存在的概念被抽离了之后,就好像他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他过去所做的事、现在所做的事,以及未来所做的事,都会有一些合理的“原因”和“巧合”,让其他人的认知中不存在他!

    这种能力,是邓恩拥有了世界化身之后,借助盖亚和阿赖耶两种力量,推演出了一些操控那个妖魔小世界人的命运后,推演出的一种能力雏形,还不够完善,而且有很大的局限性和副作用。

    “由于我并没有存在和虚无之类的神职,所以并不能像是本能一样使用,需要消耗神力,或者从一个世界中凝聚世界原力,与此同时,我还只能局限于自身周围,或者化身和投影周围。”

    “种能力的持续时间也不长,一旦效果领域消失,之前被抽离的存在也会恢复,简单来说,就是本来不记得我的人,会重新记起来。”

    “最大的问题是,可能会留下残留的隐患,让过去的一部分残缺,因此给投影临时用一下,才是最安全和最优选择。”

    心中感慨着,邓恩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看了过去——那里正有一批人气势汹汹的跑过来,朝着邓恩所在的房间靠近。

    从这些人的装扮上,邓恩能看出很多东西,尤其是其中几个人,还和邓恩本身存在着特殊的精神联系,如果有需要的话,邓恩甚至可以让这几位虔诚信徒进入自己的精神世界——

    没错,正在赶过来的这些,有不少神职人员,是北方王城中几座神殿的祭祀,风暴之神、智慧之神、大地之神,也包括了审判之神在内。

    十几名神职人员在五名骑士、二十多名士兵的护送下,快速接近这里。

    “就是这里!”

    神力的光辉,在那位智慧之神祭祀的手上闪烁,他指着门。

    “那些异教徒,就躲藏在这里,他们肯定在沟通魔鬼,试图在王者归来之际挑起纷争!”智慧祭祀说完,和身边几位神职人员对视了一眼,就对那五位骑士说道,“海拉尔,你让人守住这座屋子,不要让任何人逃出来,我们进去将那些恶魔信徒抓住!”

    “这太危险了,必须要有人在旁边保护您!”那位骑士首领摇摇头。

    “你觉得,我们需要保护吗?”风暴祭司冷笑一声,身上荡漾着超凡光辉,强劲的气流朝着周围扩散,让骑士和士兵们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好吧,但是还是需要一位骑士随行的,”那位骑士首领态度软化,“您知道的,摄政王十分重视这次行动,那些恶魔信徒十分狡猾,他们有着很多通道,所以这次才会出动这么多人,将八个嫌疑地点全部包围,我认为我们应该再谨慎一些。”

    风暴祭祀还想要再说什么,但被智慧祭祀拦住了,后者点头说道:“好吧,那就由你跟随,我们时间紧迫,不要耽误了,现在就跟随我们进来。”

    他们冲了进去。

    这时候,邓恩的投影施施然的从屋顶上跳下来,但无论是他的动作,还是落地的动静,都没有引起任何的注意或者侧目——就好像这些人根本没有看到身边多了一个人一样。

    邓恩就这样穿过众多骑士和士兵,来到了那些神职人员之中,跟随着他们一起走了进去。

    等一行神职人员走进屋子,穿过了灰暗的走廊之后,风暴祭祀念出了祷告语,狂风肆虐屋中,将众多书架摧毁!

    在书架的炸裂声中、在漫天散落的书页中,那个漆黑的洞口呈现在众人面前。

    海拉尔骑士神色严肃,他吩咐了几句之后,深吸一口气,跟随者众多神职人员走了进去。

    清晰的脚步声传了进去,让地底洞穴中的八个人猛然惊醒。

    “诸神的走狗来了!”苍老的声音猛然说道,“但是无须担心,我们可以从其他道路……”

    哒哒哒!

    急促的脚步声中,有两个年轻人冲了进来,他们并非是从米勒来的那条路出现,而是从其他的通道——这个地底空间,并不是只有一个入口,而是有多个通道,米勒走下来的那一条,只是其中之一。

    “我们被包围了,导师!”两个年轻人一脸慌乱,“他们,王国的士兵们,他们把我们住的地方包围了,我们看情况不妙,只能先进来!”

    “但是他们肯定会发现入口的,那群人太野蛮了!”

    “把事情给我说清楚!”苍老的声音显得沉重起来。

    就在这时,又是急促的脚步声,从其他几个方向传来,伴随而来的是一个个消息的到来,而每一个消息,都让在场众人的心不住下沉。

    “看来我们没有地方可以逃跑了。”米勒摘掉兜帽,露出了苦涩面孔,“很显然,他们蓄谋已久了。”

    “但为什么会是今天?”

    “恐怕因为王者归来的原因,导致各处的情绪元素沸腾,我们无法抵受住这样的诱惑,”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这让我们的活动更加频繁,也就更容易暴露了。”

    “是这样的,虽然你们之中的一些人,早就暴露了,但我们要抓住你们所有,本来并不容易,但现在,你们都主动出现了。”风暴祭祀的声音,从米勒下来的楼梯中传来,伴随而来的,是众多神职者,和那位海拉尔骑士。

    “蒂歌斯!”苍老的声音透露出痛恨之意,伴随着一个佝偻着的黑袍人,走到了众人的前面,他解开兜帽,露出了一张丑陋的面孔,像是被火焰灼烧过一样,“你这个叛徒,难道真的要将我们赶尽杀绝?”

    那位风暴祭祀蒂歌斯冷笑一声,他缓缓走下来,直视着老人,冷笑道:“瓦列昂,直到现在,你还这么天真,没有意识到时代已经变了,自失魔之日开始,一切都无法逆转,元素力量的衰落将持续下去,并且持续很久,可能是一千年、或者一万年,但有一点很清楚,绝对不会只有一百年,属于巫师的时代过去了,为什么你还这么天真,不愿意侍奉真神?”

    “真神?”老人瓦列昂摇摇头,“我们现在遭遇的一切,都是所谓的神造成的,他们妄图将犯人当城羊羔一样圈养,肯定也是为了像人类圈养羊羔一样,是要不断收割羊毛的!”

    “但是我们交换了力量!”蒂歌斯微微摇头,“你太固执了,属于神秘者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为什么你就是不明白这一点?”

    “力量永远是从智慧中诞生的!”瓦列昂也摇了摇头,然后毫不畏惧的和对方对视,“知道吗,我们找到了新的施展方法!你过去也是我们的一员,为什么要阻止我们?”

    “你们的方法,是窃取真神的信仰,是异端!”蒂歌斯露出了冷笑,“这种亵渎之举,必须要被根除,正因为我也曾曾经走在错误的道路上,现在,才必须亲手纠正它!”

    两个人的争论持续着,其他人并没有动手,或者逃离,因为目前看起来,局势已经十分清楚了。

    “那些神秘者似乎无法逃脱了,”邓恩就站在两个争论之人的中间,听着他们的话,陷入了思考,“没想到他们两个人,居然还是一对cp,似乎还有一些相爱相杀好基友的味道,也许我应该在他们的身上,试验一下时光之力结合命运之力的效果?”

    这么想着,邓恩的目光慢慢收回来,却落到了那个黄金沙漏的上面。

    “不过,还要等这次冲突结束才行,毕竟这个瓦列昂说了这么多,就是为了拖延时间,释放黄金沙漏的力量,我正好观察一下具体的效果。”

    没错,邓恩一眼就看得出来,瓦列昂并不是真的要辩论,或者指责什么,甚至连这股怒意,都有很大的伪装程度,真正的原因就在于,他们需要一些时间,激活黄金沙漏中蕴含着的恐怖力量!

    而这一切,很快就实现了——

    当那位风暴祭祀再一次反驳了对方,并且隐隐意识到不对,开始命令随同而来的其他神职者开始包围对方时候——这个时候,邓恩看着那几个听从指挥的审判祭祀,心里有些不爽快——黄金沙漏忽然闪烁出刺眼的光芒!

    恐怖的威压从里面渗透出来,伴随着的,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神性光辉!

    如果不是邓恩的投影距离这么近的话,就连他可能都会忽略掉里面的神性元素,但是现在,他的脸色凝重起来。

    伴随着咒语的响起,八位穿着长袍的人——包括了那位瓦列昂老人,同时吐出了一个音节!

    随后,狂暴的魔法能量从沙漏中蜂拥而出,转变成了众多元素力量,变成了火焰、寒冰,变成了狂风,以及引动了地面的震动!

    地火风水四种元素,再次充盈在这片空间之中!

    魔法的光辉,让骑士露出了惊恐之色,也让神职们感受到了难以言喻的威胁,于是祷神之言接连响起,神术的光辉随之蜂拥而出,抵挡住了元素的力量!

    轰隆!

    碰撞带来的炸裂,让这一片洞穴摇摇欲坠,碎石泥沙滚滚落下,带来了惊呼和死亡!

    在交战之间,邓恩却缓步而行。

    “真是浪费,这么有创意的收集方式,获得的力量却转变为元素之力,实在是太过浪费了,浪费了想象力,但这也正常,用思想来塑造力量的表现形式,是受限于认知的,他们没有见过其他形式的攻击,当然也就无法想象出不同的力量体系,就连我,看似拥有不少能力,但如果突然之间,给了我一种塑造新体系、新力量的能力,我也只能从过往知道的事物中挑选一个……”

    这样想着,他来到了那个黄金沙漏的跟前。

    持续不断地光辉,正在从沙漏中蜂拥而出,被那几个黑袍人用意念扭曲本质,变成元素的力量,进行攻击和防御。

    沙漏中统合的力量逐渐降低,但那种属于神性的光辉却没有丝毫减弱,让邓恩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这是一股奇特的、陌生的神性,既不是智慧之神的,也不是风暴之身祂们的,反而带有一丝世界气息,而且这股和时光之力接近的频率波动,难道说……”

    蓦地,他心情沉重起来,想到了一个可能。

    “时光之神,并没有彻底陨落?而是留下了圣遗物,等待重生?”( 造物主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