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库 > 玄幻小说 > 造物主说 > 《造物主说》正文 第六十九章 ?因为爱情?
    漆黑。

    庞大的压力。

    这里是深海。

    在这里,光线无法投射进来,一切都被黑暗笼罩。

    黑暗带来了未知与恐怖,无数的恐怖之物隐藏在里面,它们游荡着、厮杀着、劫掠着、觊觎着,生存之战时时刻刻都在上演。

    “我”就是在这样一个黑暗的环境中出现的自我意识。

    “我”不知道从何处而来,也不知道是怎样诞生的,最初好像只是一片碎肉,没有什么时间和空间的感知,只有最本能的求生念头。

    在这股求生欲的驱使下,“我”不断的寻找,那些能够增强自身生命的物质,接连被捕获——当然,比起深海中的庞然大物,这都是些小东西,有些更是单纯的血肉和骨头,被“我”慢慢吸纳,壮大自身。

    在这期间,当然会遇到许多危险,其中不乏足以致命的,但冥冥之中,却有一种感应,能让“我”提前预测到危险,虽然微弱、而且提前的时间并不长,但也已经足够,这让“我”能在最为艰难的环境中成长。

    随着慢慢提升,“我”终于有了一战之力,在黑暗的深海,慢慢的从被捕食者,变成了捕食者,并且不断吞食……吞食……转化为力量……吞食……吞食……

    慢慢的,“我”强大的身躯,已经可以摆脱深海的束缚,开始向着海面进发,于是发现了那种奇特的、用两条细长鱼鳍移动的生物,他们大部分都十分好对付,虽然有着坚硬的外壳,但阻挡不了“我”的攻击,只要壳被击碎了,藏在里面的多个个体,就毫无还手之力,甚至不用“我”动手,他们自己都会淹死。

    当然,在这种奇特的生物中,有很多强大的个体,其中一些,很让“我”头疼,但他们终究不会强到无从战胜,而且这种个体蕴含的营养非常丰富,甚至比起深海中的一些大块头,更加有用。

    这样的诱惑,让“我”不愿意轻易放弃这些美食,于是在这之后,很久很久的时间里,我都停留在浅海,去搜寻这些生物,通过他们补充自身。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了一种特殊的召唤声,那声音无法阻挡,甚至让“我”控制不住自己,一旦听闻,就有一种从心底最深的渴望涌出,渴望追寻、渴望进入某个地方,循着这股呼唤,“我”总是会进入一片迷雾之中,在深处,能看到一道伟大的身影。

    “我”对那道身影感到畏惧和亲切,渴望靠近,但本能告诉我,一旦靠近,就会毁灭!所以,“我”总是在距离那道身影的不远处徘徊。

    在这期间,也有那些误入迷雾的奇特外壳生物,我会将他们捕杀,只不过最近这种生物出现的越来越少了,以至于“我”不得不远离那道身影,只是为了补充能量。

    直到这一次,“我”看到了两个外壳生物,其中一个散发出来的气息,居然和那道伟大身影十分相似,所以“我”毫不犹豫的发动了攻击!

    ……

    感受着这庞大的信息,虽然杂乱、混沌,像是一个婴儿的呓语,但邓恩却好像是在短时间之内,看了一场超长的全息电影,让他在短短时间内,就了解了之前那头八爪怪物的漫长一生——

    虽然内容不都,但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漫长的故事,无论是它在黑暗中蛰伏的时期,还是漫长的捕猎,以及最终成为浅海灾难的岁月,每一个其实都经过了漫长的岁月,单纯来看,这头怪物的寿命,至少超过了七百岁!

    这是个什么概念呢?

    在邓恩的认知里,前世古代的王朝,一般也就只有三百年的寿命,结果这头怪物一个人,就等于经历了两个半的王朝岁月,可谓十分古老了。

    但更让他惊奇的,是这种直接的意识联系,带来的信息接触。

    要知道,那头怪物的寿命虽然悠久,但实际上构成自身的自我意志并不十分完善,甚至连一般的思考器官,都称得上是残缺不全,在这种情况下,它只能大概的记忆自己经历过的事,没有系统,很多地方甚至没有逻辑顺序。

    所以,无论是“我”,还是其他什么认知,对于那头怪物而言,都是模糊不清的,如果是直接的意识交流,邓恩恐怕都无法搞清楚怪物想要讲什么。

    但是现在,这一切信息,都有着一个奇特的信息联系,而这个联系的根源,实际上就来自神性。

    “这种神性的联系,果然十分奇特,事实上,如果不能讲那头怪物残留在神性中的记忆和烙印完全剥离、扫清,那么这一缕神性,对于其他人来说,就是比病毒还要恐怖的东西,完全可以扰乱吸收者的自我意识,让那头怪物重生。”

    意识到了这一点,邓恩立刻就有了净化这丝神性的需要,因为这东西不好存放,而如果贸然收入意识世界,那么结果也会十分堪忧,很有可能造成不可预测的后果。

    “那么,该怎么消除神性中的残留,怎么净化?”邓恩大概想到了有一个方法,但他认为这或许是个笨方法,面对神性这么高端的力量,或许还有什么更好的选择才对,因此第一时间向小蜥蜴询问。

    “很简单。”小蜥蜴的回答,还是那么的坦诚,“对于其他人而言,这或许是个问题,但是对您不,那些凡物晋升而来的超凡,他们想要净化神性,必须做出万全的准备,为此准备很多,最后借助于仪式,来沟通外界的元素潮汐,将神性中残留的信息洗刷干净,但您是真神,您不需要这么麻烦……”

    听到这里,邓恩其实已经猜到了一些。

    果然,接下来我们的冥界引导者不负众望的说着:“您拥有强大的、坚定的、独属于自身的精神力,只需要用您的精神力在这丝神性中猛烈的冲刷,那么原本存在的一切,都将会烟消云散,这是十分简单的事。”

    邓恩叹了口气,这和他想到的方法一样。

    说白了,这种方法,实际上十分暴力和干脆,就像是一个大力士,冲进了一个房间里,然后不分青红皂白的横冲直撞,将里面的东西全部砸碎、砸烂,那么所有的问题就不复存在了,因为原本的一切都被打破了。

    “但是这样的话,经过我的精神力冲刷,那么神性中一定会残留有我的精神印记,将来,这道神性被其他人吸收,不是一样要受到影响吗?这恐怕算不上是净化吧。”

    虽然神性神秘,难以描述,但在邓恩看过的书籍中,也有过一些描述,其中提到过,神性要被净化到空白的层次,才容易被人吸收,否则只不过是让神性的原本主人,换了一个载体罢了。

    “是的,但是这不是很正常的吗?”小蜥蜴的声音里,透露出了疑惑,“受到您的影响,那么这道神性对您而言,就是纯净的,而有一位真神的意志烙印,也可以让这道神性不至于消散,否则神性不可能独立存在太长时间,至于被其他人吸收,这就更不是问题了……”

    它声音中的困惑有增无减:“既然是经过您手中的神性,那么吸收它的人,当然应该受到您的影响,难道还想要脱离您的掌控,这简直太蠢了!”

    听到这里,邓恩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他忽然明白了,自己是在用凡物的思维,来揣测神明的意志,大部分的神性源于神,对神而言,任何神性都应该存在神灵的意志,这才是神性本来的面貌,哪怕是其他意识衍生出了神性,但只要有神明过手,那就应该遵循这个法则。

    “好吧,我明白了,听起来你的说法没问题。”

    在说话的同时,邓恩的意志已经有如决堤的洪水一样,呼啸而出,在那道神性中横冲直撞,摧枯拉朽的将一切原本的意志烙印破碎,然后留下了自己的印记。

    整个过程很短,几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当邓恩重新回到甲板上,他的手上,那一缕代表神性的金色光辉,就仿佛有了灵性一样,缠绕在邓恩的尾指上。

    这时,邓肯船长才小心翼翼的来到邓恩的身旁,请示他,是否可以开始收集海怪的血肉了——事实上,尽管已经经历了很多,邓恩甚至在短短时间内,体会那个还怪漫长而又混乱的一生,但在这都是通过神性实现的,在现实世界,前后不过几分钟时间。

    那些为邓恩让出一条通道的海盗们,还站在原本的位置上,等待着新的命令。

    “开始收集吧,然后让船上的厨师简单处理一下,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未来的一段时间,我们都无需寻找港口,寻找补给,对了,不要忘记把怪物体内的液体也收集起来,那些可以作为饮用水。”

    邓恩说完这些,就转身回了船舱,他需要好好地研究一下手中的神性。

    “好吧,如您所愿。”邓肯船长的脸色有些不自然,其他海盗,对于这个命令,也或多说少的表现出了一定的抵触。

    尽管海盗从来不是讲卫生的代表,他们甚至是不卫生的同义词,在大海上一漂就是一个月、几个月的时间,淡水的匮乏,让洗澡都成了奢望,任何一艘海盗船上,往往都充斥着种种异味,至于吃的、喝的,更是惨不忍睹。

    但即使如此,当邓恩告诉他们,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们要将那种丑陋的、恐怖的、完全不符合人类审美的怪物,当成口粮,他们还是感到胃中翻滚你,有种难以忍受的冲动。

    只不过,等晚上,热腾腾的烤海怪肉,被放在海盗们的面前,他们心中的担忧和抵触,顷刻间就被“真香”的赞美所代替,所有人大口朵颐,而那些黑漆漆的液体,更是成为了他们的最爱,有一种朗姆酒的味道。

    于是,很自然的,在接下来的旅程中,海怪的肉和血液,就成了海盗们的最爱,这让他们即使被围困在迷雾中,也不再担心什么了——甚至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这是一件好事,因为迷雾中,那些更加频繁露面的海怪,根本不是邓恩的对手,最后不过是送给海盗们更多美味罢了。

    而且,几天之后,海盗中最强壮的几个人发现,随着他们吞食海怪的血肉,自己的力气和感知,似乎都在提升,这就更增加了他们吃海怪的热情,一时之间,在面对邓恩的时候,他们除了一开始的敬畏之外,又多了一些亲近和崇拜,算是邓恩之前没有想到的。

    不过这样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至少让原本有些浮动的人心安稳下来,让这次航行变得更有保障。

    但另一方面,而在随后的几天,随着几头海怪接连遭了毒手,邓恩的手上已经有了四道神性,而每一条神性在吸纳的时候,都会被体内神火引诱着,将那一头头海怪的生平展现在邓恩面前。

    但正因如此,也让邓恩逐渐意识到,他这具降临之身的血脉绝对不简单,而另一方面——

    “这些神性的记忆中,无一例外的都表示,海洋之主就在迷雾深处,那么是否我们也有遇见祂的可能性?”

    在将第四道神性净化之后,邓恩郑重的问起来。

    小蜥蜴罕见的沉默了一会,最后才承认道:“这些迷雾实际上就是海洋权柄泄露出来的余波,之所以会呈现出季节性,实际上是和海洋之主的爱情有关?”

    “???”

    邓恩一脸问号。

    “这是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小蜥蜴强调道,“是关于海王之主的一位爱人,在她坠入冥界后,祂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来这里怀念,这就是迷雾的季节原因。”

    “???”

    一脸疑惑的邓恩,最后忍不住问道:“我想问一句,你们的神话有何爱情无关么?为什么不是因为爱情沉了一块大陆,就是因为爱情弄得大半个海洋都是迷雾!难道祂们不觉得,这样很给其他人添麻烦吗?”

    “……”小蜥蜴沉默了一会,似乎是在思考,最后它说道,“也有没关系的,有几个。”( 造物主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