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库 > 玄幻小说 > 造物主说 > 《造物主说》正文 第六十一章 碧海巨浪,黑帆坠落
    “大概五分钟了吧,终于要落地了。”

    高空中,邓恩感觉到身体有了坠落的感觉,于是做好了准备。

    稍微回望,就能看到一条裂缝,出现在上方的云层中,那正是他落下来的时候,留下的痕迹。

    当时那一蹬之力,让他破碎了一座山峰,然后借助反作用力,在空中疾驰,只是这种飞行,其实只能说是跳跃,期间邓恩试图控制方向,或者尝试飞行的举动,全部都以失败告终,最后不得不这么一路落下来。

    “算算距离,跨越了的地域太过广袤,从最初的山脉冰原,经过了一片草原,以及一片海洋,现在落到的地方,好像已经有人烟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

    他的目光转而向下,凝神观看之后,视野跨越漫长距离,将一大片景象都尽收眼底,入目的赫然是一片城邦建筑,坐落于群岛之上,最远的地方是一片半岛,里面似乎划分成了诸多国度。

    只不过,在邓恩的目光中,这些国度还有一些古怪的地方,几乎没有一个比较大的城市中,都有一道直达天空深处的光柱,而且颜色各异。

    靠着这具身体超乎寻常的感知能力,他能够感觉到,那些光柱寻常人是看不到的,只有拥有特殊感应的人,才能捕捉到踪迹。

    而且,邓恩甚至能在其中感觉到一股股迥异,但是博大、复杂的奇特旋律,就好像是当初他刚刚接触到咒语时的感觉一样,只不过,比起咒语,光柱中蕴含的韵律更加复杂而多变,似乎根本不是任何生物的发声器官能够发出来的韵律。

    “综合一下目前掌握的情况,这些光柱或许就和这个世界的所谓神族有关了,而我的这具身体,肯定和神族的关系更加密切,很有可能就是神族之体,即使不是,恐怕也相差不多,否则这样的力气和表现力,就实在是说不通了。”

    这样的念头,在他刚刚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只是还不能完全确定,等经过了一番折腾,尤其是发现这具身体展现的能力之后,在他看来,这个猜测却越来越接近于最终答案。

    “那么,几个新的问题就衍生出来了,那个突然攻击我的火光,来自哪里?还有,为什么,我能够占据身体?这个身体原本的灵魂、主人去了哪里?以及最初低语的那个女人又是谁,她和这具身体有什么联系?又去了哪里?当然,最重要的是,她显然拥有着强大的力量,那么会不会发现这具身体的变化,又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想到了这个问题,邓恩的表情不由严肃起来。

    “假设,火光的来源是这具身体的敌人,而低语的女人是这具身体的同盟,那么我现在就处于一个尴尬而又危险的情况中,因为继承了身体,那么毫无疑问,过去的敌人依旧还是敌人,但由于我的精神并不是原来的主人,那也就意味着,原本的盟友也是潜在的敌人,一旦暴露出来,恐怕是没有什么退路可以走的!”

    他顿时感到了头疼了。

    虽然探索一个新的世界,拥有一个强大的身体有着很多的好处,但如果这个身体会引来更加强大的敌人和麻烦,那就未必有那么好了。

    “但无论如何,事情已经发生了,我能做的,就是小心隐藏自己,哦,这又是个麻烦,毕竟原本摆放在山峰上的身体没了,连带着一座山都没了,等摆放的那个人回来,肯定会试着寻找吧,总之,在麻烦到来之前,尽可能的了解这个世界,毕竟如果一切顺利,这里就是我抵挡魔鬼侵袭的最好后方!”

    带着这样的想法,他的目光转移到了前面。

    前方,是一座看起来不大的岛屿,整座岛上只有一座小城,或许称之为城镇更为准确,因为它没有北方那个半岛上城市的城墙,完全裸露在外面。

    而且,此刻正有一些麻烦萦绕在城镇上——几条看起来有些破旧的漆黑风帆战舰停在港口,很多拿着武器的男人冲了下来,他们并不友好,几乎试图抢夺他们看到的一切东西——从市集一直抢到每个镇民的家里。

    在这个过程中,流血与死亡是不可避免的,当然还伴随着其他不好的事,像是最原始的冲动之类的。

    “怎么看,这都不是一次和平的交涉活动。”

    带着这样的想法,邓恩猛然沉下身子。

    庞大的精神力和力量,让他能够在距离地面不远的地方,掌控住大概的方向,于是身体直接就砸落下去。

    轰隆!哗啦!

    在碰撞声中,停放在港口的一艘舰船轰然炸裂,海浪呼啸而起,像是一面墙壁。

    原本留守在船上的人,大部分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被剧烈撞击中,形成的狂暴冲击力,打得直接飞了起来。

    等这些人跌落下来,几乎没有几个还活着,那强烈的冲击,虽然让他们的肢体依旧保持完好,但是内部……身体内的脏腑在这一刻,早就破裂了。

    这样突然的变化,让其他两艘船上的人受到了惊吓!

    “怎么回事!”

    一名带着三角帽,穿着黑色皮衣、留着长胡子的强壮男人,从船舱中走了出来,急急忙忙的跑到了边上,看着那呼啸而来的海浪,不由脸色大变,随后马上传出了命令,让舵手转向躲避。

    随后,水花如同雨点一样砸下来,因为太过密集,让其余两艘船颠簸起伏,剧烈的晃动,加上转舵时船身的倾斜,甚至差点倾覆。

    最终,靠着丰富的经验,在舵手和水手们的努力下,总算是避开了一场灾难,但还是有不少人跌落到海中。

    不过,比起那艘彻底碎裂的船上的成员,这些因为海浪而落水的人,情况要好得多,毕竟他们还活着,而且靠近岸边,不至于真的淹死。

    只不过,看着那海岸上,也因为海水的呼啸,而留下的一地狼藉,那个带着三角帽的男人,不由沉默了,再看海面上漂浮着的船只碎片,那些断裂的木板、破碎的水桶,以及毫无声息的尸体,每一个都在刺痛他的神经。

    两个慌慌张张的船员跑过来,向他传递消息:“邓肯船长,不知道为什么,鹰嘴号突然裂开了!”

    “我难道看不到这些吗!?”邓肯船长怒吼了起来,“我要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为什么!明白吗?”

    “也许是还怪!”皮肤黝黑的大副走了过来,他浑身上下都湿透了,脸上有着惶恐,“能造成这样海浪的,只有那些怪物!我们也许……”

    “不!”邓肯船长坚定的摇了摇头,“这个月的祭品,我们已经奉献出来了,伟大的海洋之主,祂允许我们穿行七海,祂的宠物们不会违逆这个决定!”

    “那么……”大副露出了犹豫之色。

    “肯定有什么问题,我知道你的意思,”邓肯船长表情凝重,“刚才的海面十分平静,而且我们的航海士,他们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天空……”他抬头看了看万里无云的蓝天,“根本不该有风暴出现,这一切都太反常了!”

    “能跟我说说,有关那个海洋之主的事吗?”

    忽然,一个声音传过来。

    这让邓肯船长和他的大副同时变色,他们第一时间就拔出了长刀,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但随即就愣住了。

    因为那是还未完全平息的海面。

    声音,就像是从海水深处传出来的一样,有一种厚重和隔着东西的感觉,但偏偏又十分清晰。

    这样古怪的情况,让那位船长立刻意识到了危险!

    “我们走!”他忽然说道,“离开这里,不要继续了,把岸上的人……把他们召集回来,让他们登上弯角号,我们先乘坐着黑铁号离开!”

    边上的几个船员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但那位大副显然是经验丰富的,他不仅没有询问任何问题,反而第一时间就转身要走,要把命令传达下去。

    只是还是晚了一步。

    哗啦!

    海水的呼啸中,一道身影从水中飞跃而起,随后直接落到了甲板上。

    嘎吱!

    甲板上,以这个人的落点为中心,裂痕迅速蔓延,刚刚稳定下来的船身,又猛烈的摇晃起来。

    很多在甲板上众多水手本来就惊魂未定,还没有从刚才的猛然变化中回过神来,忽然就看到一个人从海水中跳出来,一落到船上,整个船差点翻了,都是惊恐万分,但还是本能的拔出了武器,对着这个人。

    这个人当然就是邓恩了。

    他转身看向那位船长,对方距离他不远,而且没有拿出武器,虽然脸色不怎么好,但至少表现得相对平静。

    “你不害怕?”邓恩笑着问了一句。

    邓肯船长深吸一口气,然后说道:“我当然惊恐,但是能够随意毁灭我的一艘船,这样的力量,不是我能对抗的,所以我更愿意向您表达善意。”

    他们的语言,和奥都斯的通用语不同,发音更加复杂,不过邓恩的这具身体,似乎具有通晓语言的固有能力,刚才在水下的时候,就能把周围吵杂的声音尽收耳底,并且解析其中的意义,而且快速掌握。

    现在,邓恩甚至能够通过语言,来感觉到说话的人的心情和情绪,以及他是否说谎。

    毫无疑问,对面的邓肯船长十分惊恐,但他的话,并不完全是真的。

    “哦?你的海盗团中,存在着掌握着某种力量的人,或者东西?”邓恩的话,让那位船长脸色大变,他无法在压抑住心中的惊恐。

    “看来,那个人目前不在这里,而是上岸了……”邓恩顺势朝着岸边看去。

    他坠落之时,狂暴的海浪并非只是冲击了海上的船只,还有靠近岸边的那些屋子——岛上的小镇,他们的建筑百分之九十多,都是木质结构的,只不过在地基和布局上有些规划,能够抵抗涨潮的海水,不过在强浪的冲击下,还是有一定的损坏。

    好在因为这群海盗的来袭,靠近岸边的建筑中,几乎没有几个平民的,即使有,也被海盗们抓出来,聚集在了一起——因此,几乎没有伤亡。

    这些信息,随着邓恩的目光一扫,就全部被他知道了,让他有一种轻而易举全知全能的感觉,随后再凝聚目光,视线顿时穿过层层阻碍,一直延伸到了岛屿深处,一座山洞之中。

    “这个人……穿着黑色的袍子,拿着的权杖用骷髅作为饰品,浑身萦绕着死亡的气息,大概是和死者打交道的人,而他所在的山洞……”邓恩将发现的信息缓缓说出,瞥了对面的海盗船长一眼,后者的表情,随着邓恩所说出来的话,越来越显得惊恐和不安,“里面的这座祭坛,也许就是你们这次袭击的目的了吧?嗯?你为什么这个表情,难道你不知道?”

    顿时,邓恩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那么,你是被人利用了?”

    “伟大的存在!”那位海盗船长直接跪在了地上,“我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渺小,愿您能原谅我的卑微,您想要知道什么,我都会说出来,只是恳请您,能宽恕我等,能饶恕我等!”

    “很好,我确实有很多话想要问你,而一位走南闯北的海盗船长,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如果你的答案能让我满意的话,我可以饶你们的性命,但不要误会,”邓恩眯起眼睛,“不是因为你们冒犯了我,或者隐瞒了什么,而是因为你们的行为。”

    他指了指周围。

    “我不喜欢滥杀无辜,杀戮应该建立在平等上。”

    看着那位船长惊慌的面容,邓恩轻轻摇头,然后一转身,朝着海岸的方向走了过去。

    “现在,带上你的亲信,跟过来,在等待那位亡灵……嗯,就先当他是亡灵法师吧,如果这里的施法体系和我那边差距不大的话,在等待他的时间里,你可以告诉我一些东西。”( 造物主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