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库 > 玄幻小说 > 造物主说 > 《造物主说》正文 第五十章 调查团和监察者
    “非常有趣的故事,但是这不是我关心的,大图书馆里发生过什么,或者一个学徒怎么击败了巨灵,那是吟游诗人该在意的事情,而不是我。”

    宽敞的房间里,几位身穿长袍的男人坐着交谈,其中一位面容倨傲的男人说着。

    那位诺莱法师坐在里面,他带着自信的笑容,正在和那位看起来十分倨傲的法师交谈着,语气中带着谦卑:“路易阁下,您和您的老师,当然不会在意这些东西,但魔法议会中,有很多法师,十分看好邓恩呢,也许您应该考虑一下他们的看法。”

    “哦,听起来,这些人里面也包括了你,诺莱。”倨傲法师路易眯起眼睛,这让他本来就细成一条缝的眼睛,更加……看不见了里面的东西了,“我想知道,你们是否有为了邓恩,而迎接我的老师,伟大的监察者的怒火的勇气!”

    “别升起,路易阁下,”诺莱轻轻摇头,“没有人敢忽视伟大的监察者,但我不认为,一个小小的一环法师之死,就能让他在意,哪怕这位法师,曾经是他的学徒。”

    “这还不够吗?”路易冷笑起来,“曾经跟随我的老师学习过,也就打上了烙印,他甚至还曾经为老师的试验有过贡献,这样的人,随便就被人杀了,哪怕是帝国的贵族,也必须给个说法,更何况只是一个小学徒。”

    诺莱笑了笑,没有说破。

    他很清楚,所谓的为试验做过贡献,大部分的时间,是将自身献出去,让更高位阶的法师,拿过去直接进行人体试验,说白了,所谓的贡献,就是被人研究,当然会签订一些契约作为交换,比如未来如果出了问题,作为实验另外一方的法师,有义务为他出头。

    当然,更多的时候,是作为试验品的人在实验中发生意外,丧失意识,或者直接疯狂异化,甚至当场死亡,而作为交换,试验品的家人就要被主持实验的法师保护一阵子。

    很显然,那位死去的一环法师格鲁奇,非常幸运的在实验中没有死亡,但承诺并没有作废,现在他出了意外,也就有那位监察者大人过来为他讨还公道的一幕了。

    但诺莱法师同样很清楚,这种契约关系并非牢不可考,至少,作为补偿的手段,不是单纯只有报仇一种。

    “一位贵族后裔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一位有潜力的法师学徒,同样也不见得就有光明的未来,但当这两者结合在一起,尤其是,邓恩本身还是一位准伯爵,拥有着伯爵该有的地位,甚至不久之后,他可能还会继承多个爵位,再加上,他的天赋,让很多人十分看重,连图书馆中的那位女士,最近都向议会提交了一份申请,试图成为邓恩的导师……”

    “什么?”路易法师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他微微眯起眼睛,“如果是这样,那么我确实没有办法代替老师做出决定,不过,格鲁奇的事,必须要有一个交代,现在帝国将责任都推到了蓝堡的身上,他们必须给出一个解决办法。”

    “格鲁奇为帝国服务,哦,准确的说,是为那位奥罗第的大公服务,现在出了事,他怎么可能一点责任都没有呢?”诺莱法师笑了起来,“难道我们不该问一问他,本来应该在法师塔中进行研究的施法者,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监察者的学徒,一位正式法师,在大公国只能作为侍卫,跟随在一个连继承权都不确定的小家伙身边?”

    路易法师眉头皱起,这里面的原因在哪里,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因此没有解释,只是说道:“还是等会见到了邓恩,再详细的了解吧,不过有一点,我必须声明。”

    他的目光,扫过身边其他的几位法师,最后停留在诺莱身上。

    “虽然你们都很推崇邓恩的天资,但是我必须要说,学徒时再出色,但终究只是暂时的,当他们获得了自己的魔力之后,才真正决定了未来的发展,如果那个邓恩,最终被认定,拥有一个非常糟糕的魔力属性,我想你们也就不会这么热衷于找他作为学徒了吧?”

    “现在讨论这个问题,还显得太早了,不是吗?”诺莱法师保持着微笑,“他还只是一个学徒,接触真理的道路没有多久,最少要一年后,我们才能知道他的魔力,到底是什么属性。”

    “哼。”路易法师冷哼一声,“我想,只是贵族的那些事,就足够牵扯他的精力了,还想在一年之后就冥想成功,拥有魔力?而且,不要用这样的话来拖延,今天过来,那个邓恩,必须有个说法,或许……”他注意到几位法师的目光,冷笑起来,“我该带他回去,让老师直接走出处罚。”

    果然,这句话一说,众多法师的表情都有了变化。

    这一次,从魔法议会中来到这里的法师,一共正式法师一共有七位,而且没有一位是一环,最低的都是两环法师。

    法师作为议会的主体,虽然有地位差别,但更多的时候,看得是学术和科研的成绩,在奥术上的领悟,有的时候不能完全转化为施法等级,但大体上还是可以作为参考的。

    因此这次的队伍,主要还是以路易法师和诺莱法师为主,前者的地位,更多的是来自于他的老师,那位议会的监察者、预言系奥术的大能,而后者的地位,则来自于本身的实力和成就,以及诸多研究成功。

    所以,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其他法师不会轻易开口,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的到来,就是完全的陪衬——说到底,法师们有学徒关系,却没有明明白白的统属,大部分的法师,不会在做研究,就是在思考自身的问题,单独抽出时间跑到贵族的地盘上作为使者,本就显得怪异。

    所以,所有人都有他们的目的。

    大部分的目的,都和邓恩有关。

    现在,听到邓恩可能落到那位监察者的手上,他们都有些不满,因为这就意味着邓恩彻底轮不到自己掌控了。

    感受到众人的这种情绪,路易法师的表情更加难看了。

    而诺莱却笑着说道:“我们为什么,总替邓恩决定他的命运呢,难道不该听听他的辩解吗,也许杀死格鲁奇,真的是一个迫不得已的选择。”

    他这边话音落下,基纳家族的仆从已经过来。

    这是一位正装骑士,他小心的朝着众多法师行礼,然后传达了老伯爵的意见:“伯爵邀请诸位阁下,前往大厅,邓恩少爷也已经抵达了。”

    “既然这样,那我就要当面听一听,这位优秀学徒的说法。”冷笑中,路易法师站起来,也不理会正装骑士的礼仪,直接朝外面走了过去。

    “心急,并不会让你得到更好的结果。”诺莱法师则冲着那位骑士点点头,然后招呼着其他人,一同跟随骑士而行。

    其他法师纷纷点头,并且维持着最基本的仪态,并没有表现出急切,虽然他们心里,十分担心路易法师跑过去,直接给邓恩扣几个帽子,然后抓着人就走。

    可无论如何,施法者神秘而睿智的形象,不该在这样的时候破坏。

    当这一些人缓慢抵达大厅的时候,他们首先看到的,就是正在直视路易法师的邓恩,以及两人之间那紧张的、剑拔弩张的气氛。

    老伯爵正在旁边苦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似乎打算劝慰什么,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气度威严的中年男子,神色凝重的站在老伯爵的身旁,但法师中拥有特殊侦测手段的人,注意到这个中年人更多的,是在好奇,并没有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紧张。

    甚至,就连那位有着切身利益相关的老伯爵,在众多法师进来的一刻,也第一时间将注意力转移过来,落到了诺莱法师的身上。

    法师微微一笑,冲着老伯爵轻轻点头,但没有说什么,而是和其他法师一起,走到了大厅中,然后很自然的各自挑选了一个位置坐下来,自在的就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

    但没有人觉得奇怪,在帝国,议会的法师们,确实拥有很多特权,这是两边合作的附带福利之一。

    然后,诺莱法师他们,就进入了看戏模式,他们并没有上前帮主路易这位同伴,或者劝解两者矛盾的意思,而是在观察。

    该死的!

    路易当然看到了“同伴们”的到来,也注意到了他们的行为,露出了十分不快的表情,但现在他没有更多的时间,也不想理会这些。

    他看着面前的邓恩,满脸厌恶的说着:“哦,这么说,在你认为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就敢出手反击,将议会的正式法师杀死?难道你不明白,任何法师之间的冲突,都应该由议会来仲裁,我们有自己的规则!不要把贵族之间,相互挑战的习俗,带到真理的殿堂中!”

    “哦,难道作为学徒,我就应该站着不动的等待?”邓恩露出了嘲讽的笑容。

    “我的意思是,你不该杀了他,”路易法师冷笑着,“你会为自己的决定后悔的,但也该为议会的规则而感到庆幸,他让你还有自己申辩的机会,否则现在出现在这里的,就不是我了,但直到现在,我都没有感到,你对这件事,有一丝一毫的忏悔!”

    “我不知道您的思路,是否还适合做研究,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邓恩眯着眼睛,眼睛里透露出危险的寒芒,“如果不是我做出了这个决定,现在就不可能站在您的面前了,或者,我应该问一句,如果当时倒下来的人是我的话,那么今天您会出现在大公的宫廷中,质问格鲁奇吗?”

    路易被他问的一怔,然后硬是憋不出话来了。

    说到底,嘴皮子并不是大部分法师所擅长的。

    “你瞧,也许议会有自己的规则,但这个规则对不同的人来说,也是不同的,”邓恩耸耸肩,“所以在关键时刻,我还是选择先保住性命,这样至少还有面对议会规则的今天,而且看起来,这并不是一个错误的选择,不是吗?”

    “收起你的狡辩……”路易半天憋不出话来,终于决定不再口舌上和对方争论,没想到他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不是你说的,让我为自己的行为申辩吗?”邓恩故意作出了一副疑惑的样子,“难道我现在做的不对,我的申辩,应该是为自己有罪而诉说吗?”

    “你!”

    路易法师气急难耐,眼睛里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好了,”这个时候,诺莱法师终于发话了,“也许我们应该坐下来,商量出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条件来,你们觉得呢?”

    听到他开口,苦笑的老伯爵眼中闪过精芒,随即点头说道:“这也是我的想法,诸位阁下,我认为现在最重要的事,其实是解除双方的误会。”

    “有什么误会?”路易法师冷哼一声,“难道格鲁奇的死是假的?动手的不是他?”他指了指邓恩,后者耸了耸肩,而且觉得自己面前的这个法师,就像是一个熊孩子一样,不是冷笑就是冷哼,仿佛从来没有经历过正常人的社交一般。

    而且,邓恩过人的感知,已经捕捉到了很多细节,他意识到自己的这位便宜亲戚,很有可能与新来的法师有什么私底下的接触,因为两人表现出了非同一般的“默契”。

    又是所谓的“游戏规则”么?

    他皱起眉头,觉得十分无奈,如果有可能,他更希望能在图书馆中坐着,进行自己的试验。

    “抱歉,阁下,是我没有表达清楚,”老伯爵微微欠身,“今日李察子爵也在这里,他代表着大公来进行调查,而且对于格鲁奇法师的死亡,也已经有了一些调差结果,我们为什么不听听他的意见呢?”

    在他的身边,那位中年男子对着众人行礼。

    “你就是李察子爵?未来的大公?”路易法师看了过去,“这次为大公服务的法师死在蓝堡,我是希望这里能给议会,以及大公一个交代。”

    那位子爵微微一笑,整个人顿时充满了自信的气息,然后他说道:“这正是我要说的,我们已经掌握了一定的证据……”

    “好了,无非又是一个相互妥协,然后折中的方案,有的时候,事情就该简单一点……”

    突然,大厅的外面传来一个声音,普拉金老人在艾莉小姐的跟随下,走了进来,并且打断了子爵的话。( 造物主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