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库 > 玄幻小说 > 造物主说 > 《造物主说》正文 第四十二章 师徒的约定
    “真是奇妙、神奇,甚至神圣的能力!”

    大厅中,当只剩下普拉金老人和邓恩之后,这位老人终于如愿以偿,他看着那把自己带来的匕首,眼中闪烁着光辉。

    这不是形容词。

    老人的眼睛里真的闪烁着光芒,一闪一闪的,看着有些怪异,但邓恩却能感觉到,纯粹的、博大的,甚至可以说是浓郁的精神力波动,从那双眼睛里不断的散发出来,萦绕在那把匕首上。

    他可以想象,在匕首的内外,精神力必然层层渗透进去,将这把匕首里里外外的细节和结构,甚至是更加微观层面的东西,都探查的一清二楚。

    邓恩回忆着自己在一些书籍上看到的记载,上面对于法师们、施法者们,单纯利用感知、利用双眼、利用精神力进行探查能够达到什么程度,进行了描述,有些时候,那些高阶施法者们本身的探查能力,比前世那些精密的仪器还要惊人!

    很显然,目前自己面前的疑似传奇,正在进行类似的举动,考虑到对方之前说过,那些武器的虚实,只是靠着自己观察,就猜出了来历,邓恩不由更加着紧起来。

    事实上,他心中的警惕一刻也没有放松,并未因为对方的一席话,就觉得高枕无忧了,毕竟这是一位传奇,传奇的要求,别说邓恩了,就连基纳家族也不敢拒绝,否则老伯爵不会离开大厅。

    他仔细的观察着对方。

    一个看起来平凡的老人,皮肤松弛了,头发和胡子也都白了,他穿着宽松的袍子,但并不是法师那种样式,更像是一种古老的、贵族特有的衣服,虽然在边边角角的地方做了修改,使得这种装扮,更加接近现在的审美和风潮。

    他露在外面的手,枯瘦而又充满了褶皱和斑点,就像是一层薄薄的皮包裹着骨架,血管因此而凸起,显得格外清晰。

    无论从什么样的角度来看、来判断,这都好像是一位普通的老人,已经走到了生命的暮年,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除了那双正在发光的眼睛。

    但正是这种普通,才让人感到心惊。

    传奇拥有着什么样的力量,拥有着什么样的手段,对邓恩而言都是未知数,出于谨慎的考虑,他甚至没有在这位传奇的面前,动用精神通讯,毕竟曾经就前车之鉴——那个深渊的魔鬼领主,就发现了精神层面上的变化。

    一年的约定,还记在邓恩的心中,因此他才会在每一个能够吸纳知识的场所留下脚步。

    他需要积累力量,而且已经隐约找到了道路,但如果能得到外力的帮助,无疑可以事半功倍,可前提是,这个外力并没有怀着恶意。

    “这把匕首,重新恢复了它独特的特性,它的刀柄具有一定的恢复力,而刀刃能够震动,在刀刃的深处蕴含着阴影的力量,每当这把刀刃划过血肉,就会让阴影渗透进去,腐蚀敌人的骨骼和肉体,震动会直接破坏他们的身体结构,而鲜血中的力量,会被抽取出来,通过刀柄传递给握住匕首的人,从而补充生命力,治疗伤势!”

    老人眼中的光芒忽然熄灭,他抬起头,话语中有掩饰不住的欣赏和赞叹:“这真是一种精妙的设计,三种截然不同的特性,被有机的融合在一起,彼此之间没有任何排斥,巧夺天工!更让我意外的是,这整个过程,你实际上并没有往里面增加什么,还是原本那把武器的结构和材料,只是在内部的分布上,发生了一些偏转。”

    “您真是好眼力。”邓恩点点头。

    事实上,这把匕首的强化,已经和过去不同了,邓恩在抵达了魔法之都后,得到了大量的基础知识,对奥术的了解与日俱增,这让他在制造数据模型投影的时候,能更进一步的明白其中的结构和理论特点,获得更好的优化方案。

    这把匕首原来的能力是什么,其实邓恩已经无从发现了,因为他当初设计并且制造了很多不同的投影,时间过去这么久,忽然有人拿来一把空白匕首,就算是出自自己的手中,邓恩也没有办法完美复原,更不清楚里面原来的特性是什么样的——其中一点过去的残留都没有剩下。

    既然如此,他也就不再想着什么模仿过去,防止泄露机密,直接将最新的研究成果投入其中,制造了这个三功能合一的匕首。

    毕竟这个时候,隐瞒一些微末枝节,反而变成了毫无意义的事,倒不如尽可能的展现出价值,如果对方真的是想要帮助自己的话。

    “很好,这个结果让我很满意的,”老人的目光从匕首上转移到了邓恩的身上,“我从你的身上感觉到了警惕敌意,但这并不怪你,在漫长的历史中,如果发生了今天这样的事,作为弱势的一方,你是应该保持敌意的,这其实是一个很好的习惯,而且我不妨直接告诉你,对于所谓的追求真理,我是并不在意的。”

    这样的话,让邓恩更加疑惑起来,因为在他所了解的范围内,法师们无论是什么样,至少都有着追求真理的目标,即使只在嘴上。

    老人微微一笑,他说道:“我追求的不是真理,而是现实,是漫长的历史,是隐藏在时间长河中的真相,是发生在具体空间中的古老,时间和空间是国度的载体,而纪录他们的过往,就有可能知道真相,而真相中蕴藏着无尽的宝藏,这才是我的追求!”

    这些话似乎是在对邓恩进行解释。

    不是真理,而是真相,但话语中透露出来的气势,却同样邓恩凛然。

    按照吸血鬼的理论,传奇,可以摆脱世界的制约,他们跨越位面、漫游星河,寻找真理的大门,而眼前的这个人,似乎寻找的是那些世界本身的纪录。

    蓦地,那几本署名“普拉金”的通史,浮现在他的心中。

    难道,面前的这个人……

    “那么您所擅长的奥术……”心里想着,邓恩询问着。

    “按照他们的说法,是属于预言系,一种非常有趣的能力,不过我的历史书和他们的法术书不同,我也从来没想过要施展什么奥术,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然的发生了,未来,当你成为我的学生,这些东西自然都会知道,包括了我的过往历史,以及这个大陆、这片土地的意义。“

    普拉金老人忽然点了点头,他说道:“对了,你不用担心,我知道你在魔法国度那里也有个约定,甚至议会中有些法师,同样希望教导你,我不会阻止的,作为我的学生,将拥有非常宽松的环境,同时还将享受我的庇护,我认为这还是很有用的。”

    邓恩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不用付出什么代价、甚至不用履行太多的义务,就能享受这么多的权力和好处,这反而让他不安起来,于是谈问道:“既然您对奥术并不感兴趣,那为什么……”

    “为什么还会因为一把武器,找到你?”普拉金将那把匕首收了起来,“因为我需要你的帮助,邓恩·基纳,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伟大的人物,也不认为自己被称为传奇,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在探究过去真相的道路上,我需要一些特殊的能力,但很可惜,有些我并不具有。”

    注意到邓恩还想继续提问,老人摆了摆手:“耐心点,先听我说,是的,我看得出来,你对于自己的能力其实并不了解,但相信我,你的这种能力可以通过探究过往不断的加强了解,我今天付出的一切,当然不是无偿的,在未来,当条件成熟,当你足够强大,你的能力被进一步开发之后,我就需要你的回报了。”

    “我能问一下,我需要做什么事?”邓恩微微放心,他问道。

    “我不能说得太详细,不是要隐瞒什么,而是一种力量,即使你只是提起祂,都会被感知到,我只能告诉你,你要做的很多,但大部分不在这里。”

    老人指了指脚下。

    “我的意思是,不是在这个大陆,甚至不是这个位面,知道吗,探究古老真的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事,这一点我不会隐瞒,而且比危险更让人难过的事,有些事发生在眼前,但因为条件不充足,你就无法完成,我曾经一度绝望,直到我发现你的作品,邓恩,相信我,这一切都不是无缘无故发生的,命运的双子在引导着我们。”

    然后他压低了声音:“虽然我知道她们的母亲已经陨落了,也不信仰她们。”

    “我可能有些出乎你意料的麻烦。”邓恩想到了那个魔鬼的威胁,他不能确定一位深渊领主和一位传奇,哪个更为强大,“也许反而要影响你的计划。”

    “这就是我该付出的代价,孩子,万事万物都有他们的运转,你永远不可能把好处都占了。”然后老人笑了起来,“我从你的语气中听出了善意,这么说,你是同意了?”

    “说实话,如果您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对我只有好处,但我还是要考虑一下,要了解一下,毕竟我们今天才刚刚见面。”邓恩表现得十分坦诚,同时言语上也很注意分寸,毕竟现在一位传奇跑过来,说要让他做学生,如果邓恩表现出太过分的态度,无论如何都不合适。

    “哦,这是对的,”老人点点头,“我这段时间就住在城里,我对蓝堡很感兴趣,对于你们的血脉,也十分有兴趣。”

    “关于这个……”犹豫了一下,邓恩最终问道,“有些惭愧的是,我对于蓝堡的血脉,知道的却不怎么多,我只是知道这似乎可以追溯到神圣帝国时期。”

    “你不清楚?”老人露出了疑惑之色,然后露出恍然之色,“明白了,你毕竟是远来的,那么是想要从我这里了解?”

    邓恩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那就是一个比较长的故事了,而且我的版本,和基纳家族纪录的版本,可能还存在一定的出入,但是作为参考,还是有一定价值的,毕竟……”他露出了一个比较自傲的笑容,“论及对历史的了解,我还是非常擅长的。”

    ——————

    “这枚符文,真的来自那个世界?”

    书房中,老管家看着正在沉思的主人,小心的问着。

    “即使不是,也肯定和我的血脉有紧密的联系,”老伯爵眯起眼睛,“在见到它的瞬间,我就感到血液在沸腾,握在手里,甚至连思绪都无法控制了,这足以作为侧证。”

    “但是……”老管家犹豫了一下,“我不认为现在还有人能找到那里,您也知道的,自从神圣崩塌之后,两边的联系就断绝了,这里面牵扯到的事太多了。”

    “当然,当然,老伙计,我很清楚里面的危险,所以这个东西,不一定是从那个世界得到的,很有可能是早就流传出去,然后被那位法师阁下获取了。”老伯爵弹了弹烟斗,看着面前桌上的那块石头,“但问题是,他还拥有多少这种东西?”

    “您难道是想要在祭坛上……”老管家吃了一惊。

    “当然不是,我的儿子为什么会死?其实我很清楚,那些把他抓走的人,就是用他的鲜血在做实验,他们是一群疯子,妄图呼唤早就和奥都斯隔绝的存在,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能利用这些符文增强力量。”

    老伯爵狠狠地吸了一口,然后吐出烟圈,眼神迷离。

    “我们不需要做的那么过分,因为我们不是要召唤什么存在,单纯是要加强血脉的力量,这不是天方夜谭,帝国中的几个古老家族中,那几个没有衰落的,就进行过类似的行动,而现在要做的,其实是搞清楚,这东西要怎么利用。”

    他抬起头。

    “现在,将家族中和神秘侧有关的人,都召集起来,尤其是几位法师,即使他们在魔法之都,也让他们回来,哦,不,这样会让那位法师猜到我的目的,那么魔法之都的几位先不要通知,邓恩,对了,等那位普拉金先生离开,让邓恩先过来,我想听听他的意见。”( 造物主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