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库 > 玄幻小说 > 造物主说 > 《造物主说》正文 第三十四章 博学者的对话
    “尊敬的先生,我希望你能遵守你的约定,”艾莉小姐回头看了那位老人一眼,“您说过的,一切都是以礼貌为前提。”

    “别担心,别担心,”老人摆了摆手,“我不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难道我还会因为几个圣枪骑士团的小子,就要对一个魔法学徒不利?那你未免太看得起他们了,他们最后的结果,是用来换取他们自己的性命的,毕竟和魔鬼签订契约的人,在物质位面不知道能做出什么事,我让他们继续活着,已经足够宽容了,难道还要帮他们做事?”

    “那就好。”

    艾莉小姐松了一口气。

    作为诺维斯家族的成员,她的这次南下,其实受到了家族的默许,否则在这样一个紧要关头,家族正在和泽梅自由邦的对手对峙,同时承受着北方战争余波的时期,就算是一位家族女性,艾莉小姐也无法随意活动。

    而让她能够成行的原因,就是邓恩。

    毫无疑问,诺维斯家族现在十分看重这位名门之后,为此甚至隐隐允许了艾莉小姐的任性。

    只不过,这位小姐南下的旅程,并不是一帆风顺。

    在邓恩被困在图书馆的这段时间里,这位小姐也经历了颇为曲折的远行,她甚至因为过去在圣枪神学院的学习经历,卷入了一场围绕着邓恩展开的谋杀计划里。

    但最后,靠着智慧和运气,艾莉小姐暂时摆脱了这一切,这个故事作为枝叶,我们暂时不用过于深究,而整个故事的结局,终止于一位意外来客,一位从长眠中苏醒的超凡人物。

    只不过,这个人物的身上,始终萦绕着一层迷雾,让艾莉小姐感到危险。

    “您是打算直接亮明身份,直接拜访基纳家族吗?”走进蓝堡这座伟大的城市之后,艾莉小姐顾不上观看沿途的风景,就有些忧虑的询问起来。

    “我说过,别担心,”老人眯起眼睛,“如果你觉得这样不太好的话,我们可以缓一缓,或者,你用诺维斯家族的名义去拜访一下,但是请相信我,这样一个南方贵族的领地,当你的车队出现在这个郡,他们就已经得到消息了,暂时的隐藏,根本毫无意义。”

    “好吧,我明白了,但是无论如何,了解和熟悉这里的情况,是绝对不能跳过的,”艾莉小姐有了决定,“我们先住下来,试着和基纳家族接触,如果条件成熟,再去拜访,您觉得呢?”

    “都由你来安排吧,算是对你当初恭敬的回报,我不会太过焦急,但是有一点你必须清楚,”老人说着收起了笑容,“不要想着耍花招,或者提前通知那个邓恩,我想要什么,你要知道,我能够来见他,这都是真理的安排,如果最后的结果让我满意,我和他都会得到好处,但如果最后的结果有了偏差,这个责任你是付不起的。”

    艾莉小姐苦笑着点点头。

    “我明白了。”

    ——————

    “尊敬的道奇小姐,我为我的无礼向你道歉。”

    蓝堡图书馆最里面的桌子上,邓恩正在对那位埃莉诺小姐道歉,他错把对方当成了送饭的女佣,这当然是十分失礼的,因为在这个世界,判断一个人位阶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观察他们的衣着。

    埃莉诺的衣着,怎么看都和女佣相差甚远。

    事实上,在问完那句话之后,邓恩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而当时如果不是他沉溺于一个有关于精神力转化的奥术公式中,几乎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处理其他的事,因此下意识的顺口问了一句,这样失礼的话,他是说不出来的。

    如果换成其他贵族,因为这样一个不经意的小失误,就有可能带来一个充满敌意的敌人,但埃莉诺小姐显然不是这样的人。

    她现在坐在餐桌的另一边,用优雅的动作切着牛排,同时用一双美丽的眼睛盯着邓恩,观察着这个最近十分有名的远来者。

    “您无需为此道歉,阁下,”她轻声说着,“我知道沉迷于书海的那种感觉,你的思维甚至沉浸在里面,无法一时脱离出来,不是有句话说过吗,‘书中的世界,也许并不比诸神的国都失色,或许更加精彩,因为决定那里的是我们的心’,您瞧,有的时候,我也会因为回忆书中内容,而产生一些失误。”

    “普拉金的话,”邓恩笑了起来,他放下刀叉,“这句话似乎并不常见,因为这出自普拉金这位伟大的学者和诗人的私人信件中,是在他死后被人整理之后,编撰的一本合集上,才能看到的语句。”

    埃莉诺小姐眼中一亮,她的笑容真诚了几分:“真没想到,您居然看过那个合集。”

    “因为这句话太特殊了,所以让我印象深刻,如果是其他的语句,恐怕我就根本听不出来了。”邓恩说的是大实话。

    他这几天埋头在这座图书馆里面,基本上没干其他的事,就是抓着那些书籍,录入到资料库中,在这个过程中,他需要不断的翻阅图书,目光扫过每一行字,也许不需要仔细思考,但至少视野中必须要出现过,这样才能成功收录。

    看起来十分枯燥的过程,当然也需要一些调剂,因此每当有些不错的话语闪过,邓恩多少会停下来品味一两下。

    现在,他的资料库储存了庞大的资料,其中一大部分他都还没来得及仔细看,有些甚至没看过——比如从高塔几位法师的记忆中,直接得到的那些知识。

    但大部分过眼的,还是能在看过一遍后,就记住让他印象深刻的语句的,毕竟现在他的智力也在提升中,记忆力作为附属效果,自然会有不错的反馈。

    只不过他的这句话,落到对面的贵族小姐耳中,却让后者有了其他的感受。

    “您太谦虚了。”埃莉诺小姐微笑着说道,“很多人不会注意到这些语句的,因为他们的目光,更多的是集中在被人传诵的成就上,普拉金先生的伟大作品,更多是通过那几部诗史流传出来的,尤其是纪录神圣帝国灭亡时期的那几本。”

    “是的,那几本书确实十分精彩,而且这位大师将自己的目光,聚焦在小人物的身上,抱歉,也许我的这个用词不太恰当。”

    “不,没什么,”埃莉诺小姐也放下刀叉,“歌颂英雄的诗史已经太多了,普拉金先生通过对纳瓦特西亚家族的描述,讲述了帝国崩溃,一直到彻底破灭的时间中,一个普通的、没有爵位的家族,是如何度过的,以及他们命运的重大改变,这无疑更能体现出时代的变迁。”

    邓恩点头表示同意,他说:“是的,如果是英雄诗史,那么单纯就是一个帝国破灭,几个王国出现,然后几次战役,我们在看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强烈的冲击了。”

    埃莉诺小姐笑的更开心了:“不错,这样的风格其实就是普拉金先生真正可贵的地方,而和他一样的人,到目前为止,也只有有限的几个。”

    “让我来数数……”邓恩微微眯眼,“道格拉斯伯爵、杜路特尔先生,以及那位有着翠绿色耳环的无名诗人?”

    “太让人惊讶了。”埃莉诺小姐兴奋起来,“您真是博学的让人惊讶!”她的语气越发感慨起来。

    “不,其实我只是知道他们的大概,如果涉及到具体的内容,那么……嗯,那么我要回忆好一阵子才能想起来。”他当然需要一段时间来调阅资料库,才能用这几个名字作为关键词,获得相关的内容,然后在意识世界中。

    不过,任何人都不会想在一位女性面前,表现出无知吧,所以邓恩稍微夸张了一下。

    毫无疑问,效果相当好。

    埃莉诺小姐越来越投入到这场谈话中,她甚至忘记了心里的一些比较。

    而他们的谈话内容也越来越广泛,从最初的一句话引出的伟大历史学家和诗人,慢慢延伸到繁重的大陆历史,诗歌、文艺、音乐、画作,几乎无所不谈!

    这些涉猎广泛的内容,让那位年轻的图书管理员听得很是意外,更是让他对于面前两位贵族的看法,不断的发生着改变。

    原来那位女士喜好读书的名声,并不是装点,也不是虚构的,而是实实在在的现实!

    原来那位远道而来的少爷,并不像那些老爷、少爷私下里说的那样无知,恰恰相反,他的博学明显是在那位女士之上!

    对于诸多典故、历史细节、事件出处,邓恩都表现得信手拈来,就算偶尔遇到了偏僻的,他也只需要沉默一会,就可以说出准确的答案来。

    这一切,都让年轻的管理员越来越惊讶,越来越佩服,甚至崇拜起来。

    事实上,小赛巴斯在这座图书馆里面驻守的时候,用来打发无聊时间的重要手段,毫无疑问就是看书。

    喜欢书的人,很多显得比较孤僻,沉浸在的世界里,能够给他们带来快乐,远胜于和人交流,不过如果能碰上一位同好,那却是再好不过的事。

    一开始,邓恩表现得急功近利,他快速的翻书,在小管理员的眼中,这显然是在装样子,没有人能看得这么快,即使能,那么他又能记住什么呢?

    但是现在,他意识到自己错了,邓恩不仅能看得那么快,他甚至还清楚的记住了,这让小管理员在羡慕之余,更滋生了一缕崇拜。

    同样的,他没有忘记自己的另外一个使命,因此在观察了好一会之后,就快速离开,他要把自己看的这些,原原本本的传递上去,让伟大的伯爵知晓。

    “所以,我们可爱的小邓恩,他不仅仅是个奥术天才,还有这过目不忘的能力?”

    当蓝堡的老伯爵,从自己的老管家嘴里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笑了起来。

    “你瞧,伟大的血脉,永远可以催生出天才,我甚至都在考虑,让邓恩去城堡的地下试试了!”

    “这太危险了,我的老爷!”管家眼皮子一跳,“您不会想要让这个天才,还没有展露出自己的光辉,就陨落在家族的秘密里面吧?”

    “不要这么紧张,我只是有这个冲动,但理智还控制着我,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老伯爵叹了口气,“已经这么久了,那里早就失去了原本的作用,现在,它是一个剥夺基纳性命的坟墓,没有什么人敢继续让血脉进入那里了,因为这毫无意义,结果都已经注定了。”

    说到这里,他的语气有些遗憾,眼睛里更有挥之不去的不甘。

    “但是,那明明是基纳真正伟大和强大的保证,却会因为一次意外,演变成这样,这太可惜了,也许,未来会有机会将它修复。”

    老伯爵的语气重新恢复平静。

    “为此我们需要一个奥术大师,至少也要是传奇,虽然这个希望很渺茫,但目前看来,家族有两个人拥有这个希望,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支持他们。”

    “还是说说您的继承人吧,”老管家试着把主人的思绪拉回来,“毕竟两个希望中,有一位还有机会继承您的位置。”

    “是的,邓恩,说实话,我对他不是很满意,但却越来越欣赏他了,要知道,那位道奇小姐是有名的难结交,不要被她表面的友好迷惑,她其实是个苛刻的人……”

    老伯爵话没有说完,就被敲门声打断,走进来的那位仆人,为他带来了两个消息,这让老管家的脸色不好。

    等人一走,老管家就忍不住说道:“那位公爵之子可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而且他似乎对那位小姐有意思。”

    “不要用这样的话试探,一个那样地位的人,会因为女人随便树敌吗?”老伯爵摇了摇头,“他有其他的目的,女人只是借口而已,这件事交给邓恩去处理,我们不要插手,但必要的时候,基纳家族该显露出对血脉的支持,哪怕他不是继承人,也不该破坏了这个传统。”

    他弹了弹烟斗。

    “基纳们可以敌对、可以争权,甚至可以相互编织阴谋,因为这会让更适应游戏规则的人走出来,但是有一点,在面对威胁的时候,要站在一起,因为这关系到家族的存续,把这些告诉那些小子们。”

    老管家点点头。

    “然后,我们来看第二个问题,”老伯爵露出了笑容,“我可没想到,我们的小邓恩还是个情种,瞧瞧,诺维斯家族的小姐,千里迢迢的赶过来,你说我该安排一个什么样的场面,让他们重逢?”( 造物主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