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库 > 玄幻小说 > 造物主说 > 《造物主说》正文 第三十章 撇开亲情,我们来交易
    邓恩跟着那位管家模样的老人离开之后,所有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包括了领着邓恩回来的女骑士薇拉女士。

    人们显然是因为之前的那场对话,而生出了种种顾忌和想法。

    “真是一个狂妄的家伙!完全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之前为扬奇男爵张目的那个年轻人,现在终于回过神来,忍不住出言讽刺起来。

    就在刚才,在邓恩开口和男爵对话之后,这位年轻人不仅完全插不上嘴,甚至有那么很长一段时间,他不敢在贸贸然的出声了,因为他已经意识到,自己面对的,可能不是那些从偏僻地方来到繁华城市的乡巴佬——这种人很多,也是很多人理想的欺负对象。

    但是在意识到邓恩不好惹之后,很多人当然就有了退缩之意,包括这位年轻人在内。

    只不过,他既然之前为男爵出头了,现在自然不好不表示,因此邓恩一离开,就到了他的表演时间。

    只是他的这番表现,却没有引起扬奇男爵的重视,这位刚刚被邓恩当面怼了的男爵,现在的注意力显然是转移到了薇拉女士的身上。

    “尊敬的女士,这位邓恩似乎对我们的家族存有成见,或许他的心里已经预设了前提和立场,这样我们很难和他交涉,如果因此造成什么误会,说不定反而要让伯爵误会他,我想这方面,您应该好好提醒他。”

    听着男爵的话,女骑士却是眯起眼睛,随后她摇摇头,直言道:“尊敬的男爵,这里面的关键在什么地方,我想你比任何人都清楚,我们应该关注的,是如何让邓恩认同自己的血脉,而不是其他,也许你们更想考验他对家族的忠诚,但如果一个人连对血脉的认同都还没有建立,又谈何忠诚呢?”

    你刚才一副袖手旁观的样子,不也是想要考验他?

    不少人在心里暗暗嘀咕着,但他们当然不会愚蠢的说出来,因为面前的这位女骑士虽然一直单身、没有继承什么有重量的爵位,但资历却很深,而且作为男爵的姐妹,很得那位大人的信任,加上本身人脉也很广,在基纳家族中,就算是两位男爵,一样要对这位女士表示尊重,又怎么有人敢当面说一些难听的话?

    随后,扬奇男爵就说道:“我想这是一场误会,真的,但我依旧坚持自己的看法,如果没有足够的忠诚,那么就谈不上认同,谁知道他得到了爵位,或者在家族的支持下得到了力量,又会表现出什么样的态度?要知道,他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学徒,还没有得到哪位法师或者大人物的青睐,就已经是这幅样子了,好像已经拥有了地位一样……”

    “我想你搞错了一点,”女骑士却忽然打断了他,“哦,不是你搞错了,而是还没有得到最新的消息,所以才做出了错误的判断吗?这也算是我的疏忽吧,只是把消息传给了我的兄弟,却忘记也嘱咐那些人,把消息也告诉你们,也许出了一点问题,消息已经传达到一些人手上了,但是这些人没有选择公之于众,那就太让人感到遗憾了。”

    “什么消息?”扬起男爵等人的心里都出现了不妙的预感。

    “到目前为止,我已经收到了九封信,其中最差的一位,也是正是法师,”薇拉女士看着众人,露出了一个笑容,“猜猜这些法师突然之间给我来信的原因?”

    “难道说……”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很清楚,女骑士在这个时候,不会无缘无故的提出这样的事,既然挑在这时候,明显是因为这件事牵扯到邓恩,考虑到他这次前往阿特兰亚的目的,这里面的可能性,几乎呼之欲出了。

    “是的,他们都是希望能招募邓恩,”女骑士摊开双手,“希望我们这个原来的亲戚能够成为他们的学徒!”

    “这不可能!”扬奇男爵身边的年轻人第一个表示反对,“这说不通!”他注意到众人的目光都落到了自己的身上,他感到了压力,然后焦急的解释起来,“我听说过他的天赋,或许会引起一两位法师的关注,但是你说有九位,这太不可思议了。”

    “事实上,在抵达蓝堡的城市边际线之前,还只有八位!”女骑士说着,将自己的目光从这个年轻人的身上转移到了扬奇男爵的身上,“你瞧,事情就是这么简单,我们来了一位很有天赋的同族,而且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多到出乎你的想象,那么为什么我们不调整一下自己的态度呢?难道我们还比不上那些没有同样血脉的人吗?”

    “看来我们这位归来的同胞,并非只是一位单纯意义上的幸运儿,反而是一位很不简单的人物,说实话,我有些好奇,也有些期待了。”

    人群靠前的位置,那位莫洛男爵对自己的兄弟,以及其他两个亲近的族人说着。

    以他的身份和地位,本来应该和扬奇男爵一样,也站在人群的最前面,表达自己的观点和看法,但很遗憾,因为他在细节上表现出了自己的一部分看法,于是被众人“无意间”遗忘了,以至于现在能够安静的在一旁观看。

    现在,莫洛男爵正观察着扬奇男爵的表情。

    扬奇男爵的脸色难看起来,他张嘴欲言,但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一个扑扇翅膀的声音打断了,随后一个浑身散发着血色光辉的猫头鹰落了下来。

    这头猫头鹰一来,立刻带来了一股浓郁的压力,就算是最迟钝的人都猜得出来,这头飞禽的背后拥有一位强大的法师!

    不过,当女骑士从猫头鹰的腿上取下那封信,看了一眼之后,却露出了一点怪异的表情,但马上他就扬起了那封信,对扬奇男爵等人说道:“您瞧,又一位伟大的阁下,还是一位中阶大法师,我想您一定听过他的名字,那位血族领主,刚刚成为伯爵的异族法师,就连他,都忍不住在这个时候来了一封信,而且言辞恳切!”

    “请给我看一下。”扬奇男爵忍不住走上前去,他接过那封信,看了一眼之后,手微微颤抖起来。

    原因很简单,这封信虽然是希望招揽邓恩,成为那位法师的学徒,但毫无疑问,为了显示诚意,血族法师先是夸赞了邓恩,将这位骑士之子和历史上有名的那些强大人物联系在了一起,并且给予了高度评价,随后更是言辞恳切的希望能够得到邓恩作为自己的学徒,而且列出了种种好处,更许下众多诺言。

    众所周知,那位法师不仅仅是魔法议会的意愿,还是帝国的贵族,所以他的诺言,不仅涉及到奥术学习和魔法议会的利益,甚至还有贵族利益在里面。

    这样的承诺,毫无疑问让很多人大为震惊和意外,显然,那位血族法师是认定邓恩未来会有所成就的,至少在奥术之道上,会拥有不错的地位。

    对于女骑士口中,那些有关邓恩的说法,不由就坚信了几分,再回忆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更生出了一些后悔的念头,然后暗暗庆幸,自己之前没有做出头鸟。

    相比之下,那位年轻人的表情就比较精彩了,毫无疑问,他的心里更多的是害怕,是在担心自己的行为会不会招来后患。

    毕竟,比起扬奇男爵可能给予自己的好处,一位未来的法师,或者很有可能是未来的南方大贵族,如果对自己怀有敌意的话,那毫无疑问会带来灾难!

    别说他了,就连扬奇男爵的表情看起来,都不那么自然了。

    而这一切的根源,其实就是那封信。

    “你居然会给我寄出一封信,还挑选在这个时候……”

    蓝堡之内,邓恩在老管家的引领下,行走在充满了时代感的、宽敞而又幽深的走廊上,心里却在和吸血鬼进行着通讯。

    这会,自己的这个从属,总算是有时间回复了。

    “喜欢这个礼物吗?”血族伯爵的意念中,透露出一点得意,“其实这封信我早就准备好了,在您说出自己的决定的时候。”

    “你是说,我告诉你,不打算低调反击那次?”

    “是的,既然不低调,那自然就要高调,那么就需要一些衬托,”吸血鬼简单介绍了自己的思路,“有什么衬托,能比一封来自大法师的信,更能表现出您的能力呢?我想他们一定会认识到您的价值,并不在于一个家族的名头,或者血液中的神奇。”

    “这么说……”邓恩抓住了对方话中的含义,“你果然知道一些什么,有关基纳的血脉,是吗?”

    “一点点,而且也是传闻,”吸血鬼库洛顺势说道,“我记得和您提过,或许是您忘记了,基纳这个姓氏因为足够古老,所以在漫长的历史中,有过太多次的起起伏伏,血脉中也先后加入了太多的内容,比如源自神灵,又或者恶魔的血脉,你知道的,这其实并不罕见,施法者中的术士,往往就是这么诞生的。”

    “据那些书籍的描述来看,术士更多时候是和深渊的恶魔联系在一起的,”邓恩微微停顿,然后问道:“基纳家族曾经有过术士?这个姓氏容纳了一个恶魔血脉?”

    “这就不是我能真正告诉您的了,”吸血鬼的声音低沉下去,“毕竟我也只是听说,过去还可以多说两句,但现在您就踏足在这片土地上,我的话不该太多,否则hi影响到您对自己血脉的看法,这在和伯爵他们交流的时候,会无形中影响您的行为,继而干扰结果,这可不是我愿意看到的,我最想看到的,是您成为这座城堡的主人!”

    “好吧,那么我最后再问一句,你不是真的想成为我的导师吧?”

    “为什么不?”吸血鬼笑了起来,“哦,不开玩笑了,当然不是,因为我随时随地都能给与您指导,又为什么要争夺那个名头呢?况且,跟随其他法师学习,也能让您更加开拓眼界,减少我们之间的误会,我知道,您一直防备着我,并且认为我别有所图。”

    “难道不是吗?好了,我到地方了,你继续自己的实验吧,不过说实话,你的那封信,如果真像你说的是那些内容,我想其他法师一旦知道了,说不定会放弃收编我,那可就不妙了。”邓恩停止传念,转而观察着眼前的那扇门。

    “如果真是那样,那么我就只能成为您的导师了,但请相信我,这绝对不是我的本意。”在似真似假的话语中,吸血鬼也结束了传念。

    嘎吱。

    随后,那扇木门被老管家推开。

    这位管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就停在门边,恭敬的等待着。

    邓恩点头感谢,然后走了进去。

    说实话,他对于那位老伯爵还是十分好奇的,而且在他的预想中,本不该这么快、这么容易就见到这位基纳家族的最高领袖。

    伯爵和邓恩记忆中和乔纳森有七分相似,只是明显更加威严,而且年龄也更大,更重要的是,那个坐在真皮座椅上,叼着烟斗的老人,有着乔纳森所不具有的气度,那双眼睛平静的注视着邓恩,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哪怕邓恩已经强化了感知,试图掌握对方的情绪变化,从而尽可能的掌握交涉主动权,却依旧没有从老人的身上得到多少收获。

    “很像。”忽然,老伯爵开口了,“你的这张脸,让我想到了乔纳森年轻的时候。”

    邓恩则干脆的问道:“我应该怎么称呼您?”

    “你可以像其他人那样称呼我,”老人微微一笑,“也许不久之后,你可以换一个称呼,但不是现在。”

    “好的,伯爵大人。”邓恩点点头。

    “其实以你现在的身份,没有必要用这样的称呼,毕竟你即将得到一个郡,哪怕那是贫瘠之地,”老人忽然轻轻摇头,“不过考虑到我和乔纳森的关系,我认为你现在的态度还是合适的,那么,解决了我们的称呼问题,就开始下一个吧。”

    他往椅背上一靠。

    “我们来谈谈,家族和你,家族可以提供的东西,以及你可以提供的,”他微微眯眼,“你放心,我不会用什么血脉亲情来空说,我们先进行一场交易。”( 造物主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