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库 > 玄幻小说 > 造物主说 > 《造物主说》正文 第二十八章 黑夜之前,星光黯淡
    “……历任蓝堡伯爵,几乎每一位都有值得称道的战功,我们的家族从立族开始,就不是一个平凡的族群,我的荣誉建立在鲜血与刀剑之上,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邓恩?”

    听着年轻骑士的询问,邓恩耸了耸肩,他很配合的说道:“这意味着什么?基纳这个姓氏是多么的了不起?”

    “不,这意味着家族里但凡有些本事的人,都不是省油的灯,哈哈,”阿兰德挤眉弄眼,“我很同情你,我可以想到,你抵达蓝堡之后会遇上什么,相信我,那群老家伙,哦,有些人不是那么老,但是他们不会让你舒服的,他们会从各个角度,注意,是各个角度,任何一个他们能抓住的话题,用来贬低你和攻击你,做好准备吧,我的兄弟。”

    “听起来很不妙。”邓恩撇了撇嘴,“也许我该转头离开?”

    “别这样,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阿兰德咧着嘴笑起来,“你觉得我在夸张,但事实上……”

    “不,我当然知道你说的都是真的,但是这都是废话,阿兰德,”邓恩看着这个这两天有意和自己亲近,并且也算熟悉的远方亲戚,用稍微严肃一点的声音说道,“我没有选择,而且也不打算选择,而且你难道没有注意到,这次事情的关键在哪里吗?”

    “关键在哪里?”阿兰德对于邓恩的评价有些不开心,“你的名声?实力?还是血脉浓郁的程度?”

    “得了吧,”邓恩摇了摇头,“想想看,爵位是属于谁的?”

    “属于下一位继承人,而这个继承人还没有被决定出来。”阿兰德用稍微冷硬的语气说着。

    “错了,难道不是属于伯爵的?”邓恩提高了声音,“阿兰德,我的那位伯父,如果他承认这一点的话,他还活着,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是的,我明白了。”阿兰德一愣,然后表情有些沮丧,似乎受到了什么打击,他懊恼的拍了一下大腿,“是的,我早该想到的,该死的,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他这么念叨着,离开了邓恩的马车,直到女骑士挡在前面,才停下了话。

    “您早就想到了,对吗?”年轻的骑士问道,“您直到关键从来不是那些人的态度。”

    “当然,我们又不是帝国的议会,也不是大公的内阁,蓝堡从来都是主宰者说得算,”女骑士笑了起来,“他这些年或许因为伤心,或许是因为年龄,或许是其他什么原因,所以显得有些低调,这让很多人忘记了他过去是什么样,告诉我,阿兰德,你敢违逆他吗?你敢违抗他的命令吗?上一个违抗伯爵命令的人,他现在是什么样,在哪里?”

    阿兰德听到这里,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然后小声说道:“但是聚集起来的人很多,这几个月,他们一直商量着……”

    “他们商量了什么事?”薇拉女士嗤之以鼻,“用你的小脑瓜回忆一下吧,他们只是看起来决定了一些事,但都是些家族事物,涉及到领地问题的,这些人的提议,一个都没有被采纳过,这代表着什么?”

    “继承人也是家族事物,也许……”阿兰德似乎有些不甘心,又或者是想要用这种方法请教。

    “继承人是法律,这绝不是单纯的家族事务,他关系到领地的未来,我相信伯爵会有一个清楚的判断的。”女骑士说着,转身朝车队前面走了过去,“休息的时间差不多了,我相信邓恩也做好准备了,那么上路吧,再过不久,哦,最多一个小时,我们就到了,伟大的蓝堡,会怎么欢迎他的血脉呢,真让人好奇。”

    ——————

    “我敢说,当你真正见到蓝堡的时候,会感到震撼,”意识世界中,吸血鬼正在向邓恩介绍着蓝堡的大概历史,“我曾经去过一次,一直记到现在。”

    “只有一次吗?看来你和蓝堡伯爵的关系不怎么样。”邓恩结合着吸血鬼和阿兰德的介绍,在心底拼凑出了对蓝堡历史的第一印象。

    古老、威严而又富裕,更重要的是,传承久远的血脉,以及在正确时间做出的选择,让这个古老家族一直掌握着权力,虽然现在有些褪色。

    “不不不,”吸血鬼伯爵摇了摇头,“想想看,我过去只是男爵,虽然是一位施法者,但同时也是一个异类,这一点很多人不知道,不过也有一些大贵族知晓,我怎么可能进入公国,或者帝国的核心圈子呢?过去,我只有在宫廷上,才能和老伯爵说上话,真是让人感到悲哀的过去。”

    他做出了一副遗憾的表情。

    “得了吧,库洛,我知道你,”邓恩却笑了起来,“你不会轻易被这些事影响,你总是有自己的计划,我还记得你那几位血仆,他们中的一部分,就在南方。”

    “瞒不住您,您是想见他们了吗?他们有一阵子没有去精神的世界里,聆听您的教诲了。”吸血鬼露出了笑意,“我会安排一个时间的。”

    “让他们在这里和我配合吗?”邓恩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但他摇了摇头,“还不到时候,如果我真的能在这里也扎根,那么我不会介意得到他们的帮助,但如果没有,那么我该全身心的投入到对真理的追求中,那么也许不会再踏足南方了,当然,我更期待的是,能从这里找到一些真理知识,相信一个古老家族,肯定不缺乏底蕴。”

    “据我观察,您的机会很大,要我为您介绍一下,现在基纳家族的情况吗?”吸血鬼库洛压低了声音,“您的同族为您介绍了很多,但不得不说,他们毕竟是有偏见的,过度美化了自己的姓氏,也有意的隐瞒了他们正在头疼的事,您或许还不知道,基纳家族在公国遇到了不少麻烦,甚至连……”

    “甚至连继承人接连死去,都和这个有关?”邓恩摆摆手,“算了吧,我能想到这些事,而且你之前多多少少都透露过,那么如果我真的有机会触摸那个位置,看起来还是一件危险的事,或许有些人就想着要把我推出来,当个挡箭牌。”

    “看来我没有什么要补充的了。”吸血鬼微微躬身,“您都已经准备好了,是迫不及待想要看看蓝堡了么?”

    邓恩瑶瑶头,他说道:“恰恰相反,我只是觉得麻烦,我最近正在研究那个和星辰有关的冥想法,有了一些发现,正想要尝试一下,能不能凝聚最初的一点魔力,但是在目前这样的环境中,完全找不到试验的机会,毕竟星辰,在精神空间中,可找不到。”

    吸血鬼眼中一亮,他忽然说道:“您真的这么想吗,我却觉得,您可以试一试,如果能够在精神世界创造出星空,那么一定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尝试,甚至足以颠覆历史!”

    “哦?”邓恩心中一动,“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星辰,和神灵、和魔鬼、和恶魔、和许许多多强大的存在,有着最直接的关联,他们代表着多元宇宙的奥秘,利用星辰凝聚魔力的冥想法,总是带有神秘色彩,原因就在于此,想想看,如果将这种神秘,移植到您的精神世界……”

    “听着很美好,但似乎也有很大风险,先排除其中的困难,单纯是涉及到那些强大存在,那就不能太过大意,贸然将代表他们的星辰在这里建立一个数据模型,说不定就是给他们制造了一个投影,”邓恩眯起眼睛,“我听说一些伟大存在,连提起他们的名字,都会被他们感知,就更不要说这种事了,所以这件事……”

    他看着吸血鬼似笑非笑。

    “只能先缓一缓。”

    “您的知识越来越渊博了。”吸血鬼说着,后退两步,“我那边还有一个实验要进行,就先不打扰您了。”

    “正好,我也要趁着这可能是最近一段时间里,最后的一段空闲时间,将这一路上得到的心得整理一下。”

    在精神空间告别了吸血鬼,邓恩的本体在现实世界拿出了自己的笔记本。

    他的这辆马车很宽敞,坐在里面虽然在行驶的时候有颠簸,但却因为整个车厢地板上铺着基层缓冲物质,柔软而又清爽,无论是坐着还是躺着,都十分舒适。

    在车厢的一角,还摆放着一座小书架,以及一张小矮桌。

    书架上的几本书,邓恩都已经翻过了,虽然没有细读,但却习惯性的将里面的内容都收入了资料库中,并没有从里面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不过倒也值得一读——里面除了三本诗歌散文之外,就都是有关历史的书籍,有关于大陆历史的,也有关于帝国的,更有很多是涉及到蓝堡和周围势力的。

    邓恩大概浏览之后,就注意到,这些书里面记载的内容,和魔法议会的图书馆、高塔的图书馆截然不同,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记载的——权势的更迭。

    毫无疑问,这些书并不是无缘无故摆在这里的,邓恩隐约能猜出,安排这些的那个人,背后有什么用意,但他并不打算详细研读。

    说实话,一直以来,他对吸血鬼他们的说法,并不是随口说说,关于这个爵位,邓恩看得并不重,他更在意的还是对真理的追寻。

    毕竟,在抵达了阿特兰亚之后,邓恩已经算是走入了魔法的殿堂,虽然还没有走进去,却已经品味到了里面的美妙和神秘。

    现在,他迫切想要得到的,是真正凝聚第一道属于自己的魔力,因为那代表着真正踏入施法者的门槛,是他从学徒,真正成为法师的开始。

    所以,稍微平静下来之后,邓恩就将自己最近的实验心得,记录在了笔记本上。

    他纪录用的文字,是古老的精灵语,其中蕴含着特殊的魔力,而且每一个字都十分复杂,书写的时候,要缓慢而慎重,否则一旦有一个笔画写错,整个字都会彻底崩溃——复杂的结构,令每一个古精灵文字都能承载着大量的信息,但笔画和顺序却决定着信息的准确性。

    “这个星空冥想法,脱胎于对星辰的观测,是可以用来补充我的创造冥想法的,毕竟我的这套冥想法,根本就没有体系,也说不清来历,未来如果暴露出来,或许存有隐患,那么一个有名的冥想法,无疑是个很好的掩护。”

    带着这样的想法,邓恩闭上眼睛,缓缓沉思起来。

    在他的身体周围,一股淡淡的晶莹光泽逐渐浮现,只是因为阳光的关系,无法清晰的被人看到。

    外面,随着车队的缓缓前行,穿过层层叠叠的树林,一座繁荣、热闹的城市慢慢清晰起来,她的形状、她的声音、她的气息。

    以及,在这座城市最深处,那个依靠在山脚下伫立着的暗蓝色城堡。

    邓恩听到了车外,众人的欢呼声。

    他睁开了眼睛,眼眸深处的一点星光一闪而逝,随后他站了起来,眉头皱起。

    他感觉到了,身体深处,一股奇特的悸动正在隐隐跳动着,仿佛有一个声音正在呼唤着他,就在不远处。

    这种变化,甚至让他难以静下心来,于是驱使着他掀开窗帘,朝着远方的那座城市看了过去。

    天色渐暗,星光初显。

    邓恩在那座城市中隐隐看到了什么,却无法抓住。

    ——————

    就在邓恩抵达自己这具身体血脉的源流之城时,在阿特兰亚的一座古堡中,满身烧焦衣服的诺莱法师从实验室中走了出来。

    “是么,那个邓恩已经离开了阿特兰亚,真是让人以外的消息,你看,只是因为一场实验,我就失去了招募他的机会,对了,我的信送过去了吗。”

    他的一位学徒回答道:“尊敬的诺莱法师,信已经送出去了,但是并没有回信,也许要等一阵子。”

    “不着急,贵族吗,当他们有很多选择的时候,就会很有耐心,幸好,我也很有耐心,而且这次收获不错。”他笑了起来,“这其实不是坏事,邓恩回到他的血脉之地,也许会得到好处,这样以后他作为我的学徒,也会更加省心。”

    他的学徒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在好奇什么,”法师换了一身衣服,才继续说道,“这么多人都在试图招揽邓恩,为什么我这么肯定呢?”

    他轻笑起来:“因为我这次的实验得到了收获,相信基纳家族会对我这次的结果很重视,因为……我可以帮助他们,至少,能尽快让邓恩凝聚属于自己的魔力。”

    他意有所指:“就算再天才的人物,拥有多么好的精神力基础和天赋,凝聚魔力都是一个门槛,没有这么快的,所以,我们有的是时间等待。”( 造物主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