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库 > 玄幻小说 > 造物主说 > 《造物主说》正文 第十一章 图书馆的大草原
    会死?

    当构装体它们离开了之后,众多学徒的脑海中,还是回荡着对方的这番警告,同时感到一阵荒谬,偏偏学徒们又很清楚,这些并不是徐家的,因为就在窗户外面,偶尔就能看到一座座庞大的书架缓缓走过,散发出令人心悸的气息。

    此刻,学徒们被安置在三间小木屋里面——他们被分成了三个小团体,但并不是平均分配,邓恩和两名学徒被安置在最大的这间屋子。

    这座屋子里面有一个小餐厅,以及三个独立的房间,里面的摆设算不上精致,但无论是桌椅,还是杯盏,都放置井井有条,关键是屋子里十分干净,像是经常有人打扰一样,没有一丝灰尘。

    这样的环境,至少是让人心情愉悦的,所以多多少少让经历了突变的学员们,稍微冷静了一些。

    “现在的情况看起来不怎么样。”

    和邓恩一起的两位学院,一个名叫乌尔,来自南方的一个皇帝直属的伯爵领,有二十多岁,但这个年纪在几个人里面,已经算是最大的了,另外一个,名叫古尔,只有十三岁,脸上稚气未脱,和邓恩一样,是从北边过来的。

    现在,他们终于安定下来,乌尔就忍不住感慨着。

    他看了一眼屋子里的其他两人,压低声音,语重心长的说道:“因为我的家乡,是皇帝陛下的直辖领地,再加上还在南方,距离魔法议会不远,所以在学徒里面早就有些朋友了,按照他们的说法,过去的学徒们,都没有遇到咱们这种情况。”

    “什么情况?”古尔忍不住问起来,他年幼的面孔上,还残留着一点惊魂未定的样子,实在是在外面游荡的几个书架,把他吓着了。

    乌尔瞪了少年一眼,他说道:“就是学徒的待遇,我们作为学徒,什么是学徒?至少要有一位导师,不管这位导师是不是重视我们,但是要有一位导师,明白吗?”

    “是啊,什么时候给我们分配导师啊。”古尔又忍不住问起来,而且看他的样子,这个问题憋在心里,已经不是一会半会儿了。

    “大地之母在上,你在想些什么呢?”乌尔拍了拍脑袋,一副受不了了的样子,“导师是给你分配的吗?每一位有资格成为导师的法师,都是正牌法师,他们地位很高,之所以需要学徒,不是要传承,而是需要有人帮他们进行试验,说白了,就是试验的助手,那些法师阁下们是什么样的身份?只要他们放出风声,不知道多少人要把自己的儿子、侄子送到他们的面前,而且里面不乏贵族!怎么可能会分配给你!”

    “好吧,好吧,我知道错了。”古尔低下了头,露出了羞惭之色,但随后又忍不住说道,“但是,乌尔先生,您刚才说了什么?称呼一位神灵吗?我记得法师们,是不喜欢信徒的。”

    乌尔的脸色猛然一变,然后左右看了看,然后他才压低声音:“小子!你注意点言辞!要知道,这些话如果被法师阁下们听到了,你一样有麻烦!”

    这句话,一下子就让古尔惊恐起来,年轻的学徒用双手捂住了嘴巴,不敢多说什么。

    随后,乌尔继续说道:“是的,小心一点!不要乱说话,明白吗?学徒就要学会低调,最重要的是,你的低调,会为你换来安全和知识。”

    邓恩在冷眼旁观,却看出了一点门道,但他没有说破,而是思考着乌尔这些话中透露出来的信息。

    “学徒的意义,看起来和我原来想的有些偏差,如果按照这个乌尔的说法,很多法师招募学徒,根本就没有想过有关传授知识的想法,那么建立一个为学徒着想、旨在为学徒谋福利,耽误导师们研究时间的组织,恐怕真的不那么容易建立,而且矛盾和冲突是显而易见的。”

    邓恩所想的,当然就是那个正在议会引起撕逼的奥术学院。

    这种事,他这样地位的学徒,当然是没有资格插手的,但偏偏这件事,其实关系到了他的切身利益,因为按着吸血鬼的说法,北方派系的议员们有心让他做个榜样。

    “真是伤脑筋的事,难怪有那具古老的话,树木如果长得太突出,就会被狂风摧毁,咦?我都开始习惯用通用语了。”

    这边,邓恩吐槽着,那边两个学徒也在嘀嘀咕咕着。

    最后,那两位学徒来到了邓恩的面前。

    “基纳先生,”乌尔表现的十分恭敬,“我们都听说了您的事迹,对此感到佩服,而且看起来,那位血族法师对您青睐有加,也许您能借助这样的便利机会,完成学徒真正该有的待遇。”

    “也许吧,”邓恩耸耸肩,然后指了指窗外,“前提是,我能走出这个图书馆。”

    听到这句话,其他两位学徒都沮丧起来。

    事实上,已经有人试图去打开大门了,但是很遗憾,图书馆的大门被关上之后,根本就打不开,任凭学徒们如何使劲。

    除此之外,他们现在居住的屋子,位于草原深处,如果没有构装体带领的话,别说怎么绕开那些危险的书架,就算是找到回去的路,恐怕都不容易。

    “我想,只有等那几个构装体再来带路了。”乌尔这样说着。

    但是他肯定没有想到,之后的几天,不仅构装体没有再次出现,甚至连屋子里储备的食物逐渐耗尽了,都没有人再来补充。

    情况越来越糟糕,他们不得不为了自救,外出寻找食物,顺便寻找回去的路。

    说起来十分可笑,明明图书馆的顶棚就在他们的头上——这可不是开玩笑,虽然草原很大,甚至还能看到光芒,但实际上,他们头上并不是蓝天,而是穹顶一样的结构,离地很高,似乎是通透的,阳光能投射进来,所以也有昼夜交替。

    可是,这片草原太大了!

    但实际上,除了这个穹顶之外,他们找不到任何,注意,是任何,和图书馆相关的景物——千篇一律的草原风景,偶尔会有一片小树林,但因为距离屋子较远,学徒们不敢太过深入,担心找不到回去的路。

    这也是他们被困在这里的原因,风景的单一,缺少有辨识度的地标,又没有明显的道路,他们当然不敢走的太远,只能在物资周围活动。

    但问题是……

    “这样我们还怎么做学徒?”

    一众学徒彻底傻眼了。

    “没有书籍,也没有导师,我们甚至不能参加任何实验,也看不到任何奥术的光辉,就这么被困在这里,还没有人过来询问,更穿不出消息,难道要一直困死在这里?”

    乌尔发出了悲鸣。

    古尔则小声建议:“也许我们可以尝试一下,如果实在不行,就试着看能不能走出这片草原,也许这只是一个考验。”

    他的话,让一些学徒开始思考,但邓恩却摇了摇头。

    “我不喜欢被考验,除非是我考验别人。”

    然后他指了指不远处,继续说道:“其实我们有另外一种选择,这可以让我们得到书籍,走上奥术的道路。”

    顺着邓恩指着的方向看过去,能见到一座正在缓慢前行的书架,那个徐徐前进的样子,给人一种沉稳、强势的感觉。

    “基纳先生,您的意思,难道是要让我们去挑战这些书架?”古尔露出了担忧的神色,“这太不明智了,您知道的,这些书架十分危险,那位血法师曾经反复强调过这一点。”

    “是啊,我也不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而且袭击书架,也不会让我们有吃的,也许我们可以再想一想其他的办法。”乌尔难得的同意了少年的意见,这在几天之中是非常罕见的,为了表示自己的年龄和阅历,这位南方本土学徒,经常会对少年的判断和话语进行反驳和指点。

    其他人也是一样的意思。

    邓恩听着众人的话,耸了耸肩。

    他当然不是平白无故就提出这样略显冒失的提议,而是因为在这之前,他已经和血族男爵库洛确认过了,所以知道那些书架虽然危险,但如果碰到了落单的,单纯靠着他们这些学徒掌握的咒语力量,未必没有一拼之力——这还是在邓恩不暴露真实实力的前提下。

    当然,这一切还是有一个更大的前提——一座落单的书架。

    不过,既然他的建议没有被采纳,邓恩并不打算坚持,他只是耸耸肩,然后就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不继续劝一下吗?”精神空间里,瓦珀的声音随之响起,“您看得出来,这些人支撑不了多久了。”

    “他们还没有到绝境,我不该在这个时候不合群,”邓恩在精神层面回答着,“更何况,你知道的,我们的时间同样不多了,必须尽快进行了,尤其是在这个时候。”

    邓恩的本体回到了房间,然后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邓恩的精神体则出现在精神殿堂里,他看着面前的瓦珀。

    “让你重获新生的准备已经完毕了,下面就要进行第一次尝试了。”

    “我喜欢您的这个词,第一次尝试,这让我有机会看到自己未来的情况,”游荡者说着,目光朝着更里面看了过去,“不过,说实话,我觉得这里越来越不错了,即使最后常住在这里,也不见得是坏事。”

    在他的目光尽头,是一座充满了科技感的房间——

    洁白的屋子,从顶到地面,都是洁白的一片,而且还没有任何缝隙存在,就像是浑然一体的一样。

    事实上,确实是这样。

    浑然一体。

    这其实是一座独立于精神殿堂的另外一个实验室,也是邓恩在这段时间通过冥想而建立的另外一个精神世界组成部分。

    不同于来源于高塔大厅、现在被放置书架的精神殿堂,这座崭新的实验室,并没有任何古旧和奇幻的气息,而是充满了科技感,是来自于邓恩的前世。

    “说实话,我真的十分好奇,您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这种设计理念,”穿着一身白大衣的吸血鬼从实验室里走出了出来,“这种简洁而光滑的美感,真是让人迷醉,我认为我的起居室,完全可以按照这个风格重建。”

    出现在这里的,当然是血族男爵的精神体,而他的装扮也是独属于邓恩的精神世界,是直接从资料库中构建出来的。

    “说真的,如果有一天,您这种凭空造物的手段,可以在现实世界中实现,而不单纯是强化物体,那么绝对会有让世界震惊的资格。”瓦珀在邓恩身边说着,然后跟随着一起朝着那个实验室走了过去。

    “每一次见到您,都会让我惊叹,”吸血鬼看着走过来的两人,微微欠身行礼,“我能感觉到,您的精神力有了很大的提升,但是并没有用我提供的冥想法,但也不该是那些普通的冥想法,介意告诉我,它来自何方吗?”

    “你不是说了吗。”邓恩指了指脑袋,“我的冥想方法十分简单和干脆,就是冥想这个实验室,不断地完善它,实现它,让他完整,并且充满了细节,最终成型。”

    “原来是这样。”吸血鬼恍然大悟,“这应该是独属于您的冥想方法,我非常好奇它能发展到那一步。”他的语气虽然恭敬,但实际上却有一点不以为然的样子,显然并不认为这个冥想方法,真的能比得上自己给出的那个。

    这是在几天前,和邓恩介绍了法师的大概情况后,吸血鬼在精神空间给出的方法。

    但是邓恩出于谨慎,并没有使用库洛提供的冥想法,虽然他知道这应该不是简单货色,相比之下,精神殿堂里面存着的那些——主要是从几位法师的记忆里搜集得到的,就相对普通了。

    虽然书籍众多,但因为大部分属于中高阶内容,邓恩暂时还用不上,所以他从学徒毕业的进度,似乎被意外的锁死在冥想法这个步骤了,直到邓恩为了实验自己的设想,开始凭空制造这个实验室——

    此时,他和瓦珀走了进去,目光落到了实验室最里面的那个仪器上。

    检测仪的上面躺着一个男人。

    游荡者,瓦珀。( 造物主说   )